说明:   莲宗初祖慧远大师 (恭录于《净土圣贤录》) 晋.慧远(莲宗初祖,慧持)慧远,姓贾,雁门楼烦人。幼而好学,博综六经,尤善庄老。时释道安,建刹于太行恒山,远往归之。闻安讲般若经,豁然开悟,因投簪受业。精思讽诵,以夜继昼。安叹曰,使道流东国者,其在远乎。晋太元六年,过浔阳,见庐山闲旷,可以栖止,乃立精舍,号龙泉寺。 时远同门慧永,先居庐山西林,欲邀同止。而远学侣浸众,西林隘不可处。刺史桓伊,为远更立寺于山东,遂号东林。远于是率众行道,凿池种莲。于水上立十二叶莲华,因波随转,分刻昼夜,以为行道之节。既而四方清信之士,闻风而至者,百二十三人。远曰,诸君之来,能无意于净土乎。乃造西方三圣像,建斋立社。令刘遗民著发愿文,勒之石。 时王乔之等数人,复为念佛三昧诗以见志。..[内容详细]

    总赞叹:42

    赞叹祖师:

净宗初祖慧远大师


 






莲宗初祖慧远大师

(恭录于《净土圣贤录》)

晋.慧远(莲宗初祖,慧持)慧远,姓贾,雁门楼烦人。幼而好学,博综六经,尤善庄老。时释道安,建刹于太行恒山,远往归之。闻安讲般若经,豁然开悟,因投簪受业。精思讽诵,以夜继昼。安叹曰,使道流东国者,其在远乎。晋太元六年,过浔阳,见庐山闲旷,可以栖止,乃立精舍,号龙泉寺。

时远同门慧永,先居庐山西林,欲邀同止。而远学侣浸众,西林隘不可处。刺史桓伊,为远更立寺于山东,遂号东林。远于是率众行道,凿池种莲。于水上立十二叶莲华,因波随转,分刻昼夜,以为行道之节。既而四方清信之士,闻风而至者,百二十三人。远曰,诸君之来,能无意于净土乎。乃造西方三圣像,建斋立社。令刘遗民著发愿文,勒之石。

时王乔之等数人,复为念佛三昧诗以见志。远为作序曰,夫称三昧者何,专思寂想之谓也。思专,则志一不分。想寂,则气虚神朗。气虚,则智悟其照。神朗,则无幽不彻。是二者,自然之玄符,会一而致用也。

又诸三昧,其名甚众。功高易进,念佛为先。何者,穷玄极寂,尊号如来。体神合变,应不以方。故令入斯定者,昧然忘知,即所缘以成鉴。鉴明,则内照交映,而万象生焉。非耳目之所暨,而闻见行焉。于是灵相湛一,清明自然,元音叩心,滞情融朗。非天下之至妙,孰能与于此哉。所以奉法诸贤,咸思一揆之契。感寸阴之将颓,惧来储之未积,洗心法堂,整襟清向,夜分忘寝,夙兴唯勤。庶夫贞诣之功,以通三乘之志。仰援超步,拔茅之兴。俯引弱进,乘策其后。以此览众篇之挥翰,岂徒文咏而已哉。

远以江东经藏多阙,遣弟子远越葱岭,购诸梵本,并传关中。所有经律,出诸庐山,几至百卷。尝造法性论,以明泥洹常住之旨。鸠摩罗什见而叹曰,边方未见大经,便暗与理合。居山三十年,迹不入俗。专志净土,澄心观想。三见圣相,而沉厚不言。

义熙十二年七月晦夕,于般若台之东龛,方从定起,见阿弥陀佛,身满虚空,圆光之中,有诸化佛,观音势至,左右侍立。又见水流光明,分十四支,回注上下,演说苦空无常无我之音。佛告远曰,我以本愿力故,来安慰汝。汝后七日,当生我国。又见社中先化者,佛陀耶舍、慧持、慧永、刘遗民等,皆在侧。前揖曰,师早发心,何来之晚。远谓弟子法净、惠宝曰,吾始居此,十一年中,三睹圣相。今复再见,吾生净土必矣。即自制遗戒。至八月六日,端坐入寂,年八十三。

慧持,远同母弟,与远同事安公。遍学众经,亦有高行。隆安中,辞兄入蜀,以西方为期。住郫县龙渊寺,大宏佛化。义熙八年,入寂,年七十六。遗命诸弟子,务严律仪,专心净业云。(东林传,庐山集。)



莲宗初祖略传 (白话文)


慧远。俗姓贾,雁门楼烦(今山西代县)人,幼年即好学不倦,广博学习种种知识并通达六经,尤其善长庄子、老子。当时道安法师建立寺院于太行恒山,慧远前往归依。在听闻道安法师讲《般若经》时,顿时豁然开悟,因此剃发出家追随学习于道安法师座下。慧远平时精勤思惟讽诵经典,夜以继日精进不懈,道安赞叹说:‘使佛法流传于东土中国者,应当就在慧远吧!’晋孝武帝太元六年(西元三八一年),慧远经过浔阳,见到庐山广阔空旷,可以栖身安住,因此在当地建立精舍,名为龙泉寺。

当时慧远同门的师兄慧永法师,已经先居止于庐山西林,想要邀请慧远一同安住。然而慧远的同参道友以及归依徒弟渐渐众多,西林过于狭隘无法容纳。刺史桓伊,为慧远再建立寺院于庐山东侧,因此称为“东林”。慧远于是率领大众修行佛道,挖掘水池种植莲花。在水池上立十二叶莲华为计时的刻漏,依循著水流的波动而随著旋转,并分别刻划日夜的时段,作为修道经行的节次。自此之后,四方具有清净信心的读书人,听闻到慧远高风亮节的德行而来归附者,有一百二十三人。慧远说:‘诸位君子前来此处修行,难道能够无意于求生净土吗?’因此乃恭造西方三圣形像,建筑房屋结集莲社,令刘遗民作发愿文,雕刻于石头上。

当时王乔之等数人,也作了念佛三昧诗以表明求生净土的心志,慧远为他们作序言:‘所谓的三昧是什么呢?那就是专一心思、澄寂想念。心思专一,则心念一致不令散乱;想念澄寂,则意气清虚、神志明朗。意气清虚,则智慧了悟而能清明观照;神志明朗,则没有丝毫幽微玄妙的义理不能通达透澈。专一心思、澄寂想念,这两者是与真如实际相应之凭借,既能悟入一真法界而又能发起度化众生的妙用。

然而诸佛所开示的三昧,种类名号甚多,求其功效高而容易进入进步的,则以念佛为第一。何以故?因为凡是能穷究一切不可思议玄妙义理、达到最澄寂宁静不可思议之境界者,我们尊称他为“如来”,如来既能悟入本体的神妙又能随顺因缘应机变化,应用无方而无有定法。因此能让入此念佛三昧的人,浑然忘却分别的知见,随著外在所缘之事物而内心如明镜般的现起相映的作用。映现万物的内心既然清明澄澈,则内在的清净与向外的光照互相交融,因此一切万象就随著清净的觉性而影现出来。这不是用耳根、眼根等因缘法所能达到,然而耳闻及眼见之觉性却不断地妙用现行。于是灵明的觉性显露出湛然澄澈、纯一无染的相貌,在清净光明本然具足的体相中,阿弥陀佛这个玄妙本然的念佛音声,叩击相应于圆照清净的如来藏心,此刻一切的挂碍情执顿时消融,本不生灭的真如本性刹时朗现。如果不是天下最玄妙最殊胜的方便法门,怎么可以达到这个境界呢?

所以王乔之等这些依教奉行的贤者们,都能知道要思惟修习这个总摄一切佛法的要门纲领。同时也感悟到人生短暂片刻的寿命随时将要耗尽,恐惧未来了脱生死的资粮尚未积存,因此洗除分别妄想的心念安住于道场法堂,整束行仪、振奋精神,认清了自己未来往生的归向。夜里则精进而淡忘睡眠,清晨起身后即一心一意精进不懈,如此专一心志趋向于理想的修行功业,必然能够相应于佛法中三乘解脱道的目标。向上既仰仗阿弥陀佛接引而顿超三大阿僧祇劫,又藉著同参道友的劝发提携而一起往生净土。向下引导怯弱、无信愿心的众生,在他后面警策鼓励,令其向前精进求生净土,以这种观点来阅读王乔之等人诸篇念佛三昧诗的挥毫大作,又怎能说它只是文人流露情感的诗词歌咏而已呢?’

慧远以江东地区的经藏多缺乏不足,因此派遣弟子远行越过葱岭,请得了许多梵文本的经典,并传入关中一带。在当时所有的经律当中,从庐山流通出来的,几乎有上百卷之多。慧远曾著作《法性论》,以说明涅槃常住的道理。鸠摩罗什大师见了之后赞叹说:‘边地未见到大乘了义经典,竟能暗与佛法的究竟义理相合。’慧远大师居住庐山三十年,足迹从不涉入俗世,专一心志修习净土,澄寂思虑专心观想极乐世界阿弥陀佛,三次见到西方三圣,皆沉稳厚重而不向人言说。

东晋安帝义熙十二年(西元四一六年)七月底的夜晚,在般若台东边的佛塔,慧远正从禅定中出定,见到阿弥陀佛,广大的身相遍满虚空,在清净的圆光当中,有无数化佛,而观世音菩萨、大势至菩萨则在左右相侍而立。又见到极乐世界的水流光明,分为十四支,上下回流,宣扬演说苦、空、无常、无我的法音。阿弥陀佛告诉慧远说:‘我以本愿力的缘故,来安慰你,你在七日后,当生我国极乐世界。’又见到莲社中先化生西方的佛陀耶舍、慧持、慧永、刘遗民等,皆在阿弥陀佛身旁,向慧远之前作揖问讯说:‘大师发心最早,怎么来得这么晚!’慧远告诉弟子法净、惠宝说:‘我从最初到庐山安居至今,十一年之中,三次见到西方三圣的圣像,今天又再一次见到,我往生净土是决定不移的了!’因此自己制定遗戒,到八月六日,端坐入寂,享年八十三岁。

慧持。是远公同母所生的弟弟,与远公一同奉事道安大师,遍学一切经典,也有高尚的德行,东晋安帝隆安年间,辞别兄长慧远,进入四川,以一起往生净土为两人的约定。住郫县龙渊寺,广大地宏传佛陀的教化,东晋安帝义熙八年(西元四一二年)圆寂往生,年七十六岁。遗言命令弟子,务必严守律仪,专心净土法门等等。  (东林传。庐山集)

——恭录于《净土圣贤录易解》



附录:

莲宗初祖 

(恭录于民国版《莲宗正传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