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明: 莲宗十二祖彻悟大师 (恭录于《净土圣贤录》) 清.际醒(莲宗十二祖)际醒,字彻悟,号讷堂,俗姓马,京东丰润县人也。幼通经史。剃染后,遍历讲席。博贯性相两宗,而于法华三观十乘之旨,尤为心得。参广通粹如纯禅师,明向上事,师资道合,乃印心焉。后纯公迁万寿寺,醒继席广通,策励后学,宗风大振。 每谓永明寿禅师,乃禅门宗匠,尚归心净土。况今末代,尤宜遵承。于是专修净业,主张莲宗。日限尺香晤客,过时则礼念而已。嗣迁觉生寺住持。寻退居红螺山资福寺,衲子依恋,追随日众,遂成丛林。醒为法为人,心终无厌,但一以净土为归。每当开演如来救苦与乐之恩,或至泪随声落,听者亦未尝不涕泗沾衣也。其语录二卷,尤为切至。 略言,吾人生死关头,唯二种力。一者,心绪多端,重处偏坠,此心力也。二者,如人负债,强..[内容详细]

    总赞叹:14

    赞叹祖师:

净宗十二祖徹悟大师

莲宗十二祖彻悟大师
(恭录于《净土圣贤录》)

清.际醒(莲宗十二祖)际醒,字彻悟,号讷堂,俗姓马,京东丰润县人也。幼通经史。剃染后,遍历讲席。博贯性相两宗,而于法华三观十乘之旨,尤为心得。参广通粹如纯禅师,明向上事,师资道合,乃印心焉。后纯公迁万寿寺,醒继席广通,策励后学,宗风大振。

每谓永明寿禅师,乃禅门宗匠,尚归心净土。况今末代,尤宜遵承。于是专修净业,主张莲宗。日限尺香晤客,过时则礼念而已。嗣迁觉生寺住持。寻退居红螺山资福寺,衲子依恋,追随日众,遂成丛林。醒为法为人,心终无厌,但一以净土为归。每当开演如来救苦与乐之恩,或至泪随声落,听者亦未尝不涕泗沾衣也。其语录二卷,尤为切至。

略言,吾人生死关头,唯二种力。一者,心绪多端,重处偏坠,此心力也。二者,如人负债,强者先牵,此业力也。业力最大,心力尤大。以业无自性,全依于心,故心重能使业强。今以重心而修净业,则净业强。他日报尽命终,定生西方,不生余处矣。如大树大墙,寻常向西而歪,他日若倒,决不向余处也。

何为重心。我辈修习净业,信贵于深,愿贵于切。以信愿深切,故一切邪说莫能摇惑,一切境缘莫能引转。假若正修净业时,达摩祖师忽现在前,令我舍净趋禅,可以立地成佛,我不敢从命。即释迦如来忽尔现身,谓更有异方便,胜于净土,令我舍此从彼,我亦不敢依教。此之谓深信。假如赤热铁轮,旋转顶上,不以此苦,退失往生之愿。又若轮王胜妙五欲现前,亦不以此乐,退失往生之愿。如此逆顺至极,尚不改所愿,此之谓切愿。

信深愿切,是谓重心。以是修净,净业必强,业强则熟。极乐净业若熟,娑婆染缘便尽。临终时,虽欲轮回境界再现在前,不可得矣。虽欲弥陀净土不现在前,亦不可得矣。然此信愿,要在操之于素,到时自不入于歧路。

如古德临欲命终,六欲天童次第接引,皆不去。专心待佛,佛现乃去。夫四大分张,此何时也。天童接引,此何境也。苟素常信愿不到十分坚固,当此时,对此境,而能强作主宰乎。

又云,有禅者问曰,一切诸法,悉皆如梦。娑婆固梦也,极乐亦梦也。同是一梦,修之何益。答曰,不然。七地以前,梦中修道。无明大梦,虽等觉犹眠。唯佛一人,始称大觉。当梦眼未开之时,苦乐宛然。与其梦受娑婆之苦,何若梦受极乐之乐。况娑婆之梦,从梦入梦,展转沉迷者也。极乐之梦,从梦入觉,渐至于大觉者也。梦虽同,而所以梦者,实不同也,可概论乎。

嘉庆十五年二月,预知时至,辞诸外护。嘱曰,幻缘不久,虚生可惜,各宜努力念佛,他年净土好相见也。临寂半月前,示疾,命众助称佛号。见空中幢幡无数,自西而来。告众曰,净土相现,吾将西归。

至十二月十七日申刻,复告众曰,昨见文殊、观音、势至三大士。今复蒙佛亲来接引,吾去矣。众称佛号愈厉,醒面西端坐,合掌凝眸曰,称一声洪名,见一分相好,言毕,结印而逝。众闻异香浮空。露龛七日,貌如生,发白变黑。阇维,获舍利百余粒。世寿七十,僧腊四十九。(彻悟禅师语录)

评曰,宗通说通,而独归心于安养。迹其梵行之精严,导人之切至,抑何与莲宗尊宿,如同一辙欤。为人师,作佛祖,吾于是见之矣。



十二祖彻悟大师略传
(白话文)

清 际醒(莲宗十二祖)

际醒。字彻悟,号讷堂,俗姓马。京东(河北)丰润县人,年幼时精通经典史籍。剃发出家后到处参访各个讲席。广博通达法性及法相两大宗派,对于法华一心三观及十乘的 要旨,特别有心得。后来,参访广通寺的粹如纯禅师,探究明心见性的大事,两人应对之间互相契合,纯公于是为他印证。后来,纯公迁到万寿寺,际醒便继承他在广通寺的席座,而在广通寺策励后学,当时的宗风因此而大振。

际醒法师有一次说 :“永明延寿禅师,乃是禅门的一大祖师,尚且要归心净土,何况现今是末法时期,更应遵承永明禅师的遗风。”于是专修净土法门,主张宏扬净土宗。每天 只以极短的时间会晤宾客,时间一过则只是自己礼佛、念佛而已。接着迁至觉生寺担任住持。很快又退居到红螺山的资福寺,因僧众仰慕其德望,追随他而来的人愈来愈多,资福 寺于是成了丛林。际醒法师终日为法为人,内心始终没有丝毫的疲厌,一心一意只以净土为依归。每当开示演说如来救苦与乐之恩德,常常自己感动地随声落泪,听讲者也莫不涕 泣沾衣。际醒禅师的语录有二卷,其中的开示尤其恳切至要。略言 :

“在我们生死的关头,只有二种力量。一者‘心力’,临终时心绪纷乱变化多端,心念偏执何处,生死便趋向何处。二者‘业力’,就如同人负债一样,业力强者就先牵引生死。业 力最大,而心力更大,因为业报本无自性,全依于心,因此心力重大能使业力增强。如今以‘重大的心力’而修净业,则净业强,他日报尽命终,必定往生西方,而不生于他处。如同大树大墙,平常就向着西方而倾斜,他日若倒塌,绝不可能向他处倾倒。

什么是‘重心’(重大的心力)呢?我们修习净土法门的人,信念最重要的是在于深 ;愿力最重要的是在于切,因为信念愿力深切的缘故,一切的邪说不能动摇迷惑,一切的外境尘缘不能牵引流转。假使我们正在修习净土法门之时,达摩祖师忽然现前,命令我舍‘净土’而趋‘禅宗’,可以立地成佛,我也不敢从命。又即使释迦如来忽然现身,告诉我更有 其他的殊胜方便、胜过于净土者,命令我舍此从彼,我也不敢依从他的教导。这就是所谓的‘深信’。假如赤热的铁轮,旋转于我们顶上,也不因为这种痛苦,而退失往生之愿。又 若转轮王胜妙五欲的依报现前,亦不以此为乐,而退失往生西方净土之愿。如此逆境和顺境到了至极之处,尚且不改所愿,这就是所谓的‘切愿’。

信深愿切,这就是所谓的‘重心’,以此重心修净业,净业必强,而业强则往生极乐世界的净业成熟。极乐净业若成熟,娑婆世界的染缘便已尽了。因此临命终时,虽然希望轮回 的境界再现于前,也不可得啊!虽然希望阿弥陀佛极乐净土不现于前,也是不可能的!然而此信愿,最重要的是必须在平时就努力培养,届时自然不会误入歧路。

譬如古代大德临命终时,六欲天的童子次第接引,皆不去,而专心至诚等待阿弥陀佛的接引,等到佛现前才肯往生。临命终四大分散时,是何等痛苦难忍的时刻啊!而天人的 接引,又是何等殊胜快乐的境界啊!假如平常信愿不是到十分坚固的地步,正当此时面对此境,心还能强作主宰吗?”又说 :

“曾有修禅者问 :‘一切诸法,悉皆如梦。娑婆固然是梦,而极乐亦是梦,同是一场幻梦,修行又有何益呢?’答 :‘其实不然,七地菩萨以前,仍是梦中修道。无明的这场大梦,虽是等觉菩萨犹是眠而未醒。唯有佛陀一人始称‘大觉’。当迷梦的幻眼未睁开之时,苦乐皆是清清楚楚宛然似有,与其在梦中受娑婆之苦,何不在梦中受极乐之乐。何况娑婆之梦, 是从梦入梦,辗转不断地沉沦昏迷。而极乐之梦,是从梦入觉,逐渐至于大觉。幻梦之名虽然相同,但所‘梦’的境界,实在是不相同啊!怎可一概而论呢?”

清仁宗嘉庆十五年(西元一八一○年)二月,预知时至,于是向护法的信众辞行,并嘱咐说 :“虚幻的因缘不会长久,虚度了此生实在很可惜,你们各个自己应当努力念佛,他日 来年在极乐净土好相见。”临圆寂的半个月之前,示现疾病,命令大众助念佛号,际醒法师见到空中幢幡无数,自西方而来,于是告诉大众说 :“净土之相已经现前,我将向西方归去了!”

到了十二月十七日申时(下午三~五时),又告诉大众说 :“昨日见到文殊、观音、势至三大菩萨,今天又蒙阿弥陀佛亲来接引,我往生去了。”大众更加恳切高声地念佛。际醒 法师此时面向西方端坐,合掌凝视说 :“称一声洪名,见一分相好。”说完后结手印而往生。

大众都闻到异香飘散在虚空之中。往生后开着龛柩七日,面貌如生,头发由白变黑。火化后获舍利子百余颗。世寿七十岁,僧腊四十九年。(彻悟禅师语录)

评曰 :“禅师既通达禅宗又通达教理,而却独独归心于极乐净土。考究际醒禅师精严的修行,教导后学之至诚恳切,与净土宗历代的祖师大德,有如同一个典型啊!永明大师所谓的‘有禅有净土,犹如带角虎,现世为人师,来世作佛祖。’我于际醒禅师身上即见到了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恭录于《净土圣贤录白话》-弘化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