观看记录
观看历史
随喜赞叹:

关于送往生的几个问题-更新第11集

小题:菩提之路之答疑解难(1)关于送往生的几个问题

主讲:刘素云老师

时间:2018-04-22 15:42

点击:加载中...

随喜赞叹:127

关于送往生的几个问题简要说明答疑解難—關於送往生的幾個問題  劉素雲老師主講  (第一集)  2013/12/11 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 檔名:56-149-0001 尊敬的各位同修,大家好!請坐。今天這節課是「答疑解難」,因為前面五節課都講完了,根據同修們提出的一些問題,還有時間,我就在這裡給大家解釋解..[详细]

扫码用手机观看

正反排序路线一播放说明:支持苹果和安卓手机、电脑播放
正反排序路线四播放说明:支持苹果和安卓手机、电脑播放
正反排序路线三播放说明:支持苹果和安卓手机、电脑播放
正反排序MP3播放(1)播放说明:支持苹果和安卓手机、电脑播放

在线播放列表 (在线报错)

  • 路线一
  • 路线四
  • 路线三
  • MP3播放(1)
正反排序路线一下载说明:无需安装插件点击即可下载
正反排序MP3播放(1)下载说明:无需安装插件点击即可下载

      在线下载列表 (下载报错)

      • 路线一(视频)下载
      • MP3播放(1)下载

      正反排序路线一下载说明:以下内容需要安装迅雷软件后才可下载 (迅雷精简版--立即下载)

      正反排序MP3播放(1)下载说明:以下内容需要安装迅雷软件后才可下载 (迅雷精简版--立即下载)

          迅雷下载列表 (下载报错)

          • 路线一视频(迅雷下载)
          • MP3播放(1)(迅雷下载)

          关于送往生的几个问题-第11集-菩提之路之答疑解难(1)关于送往生的几个问题

          答疑解難—關於送往生的幾個問題  劉素雲老師主講  (第一集)  2013/12/11 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 檔名:56-149-0001
          尊敬的各位同修,大家好!請坐。今天這節課是「答疑解難」,因為前面五節課都講完了,根據同修們提出的一些問題,還有時間,我就在這裡給大家解釋解釋,盡我所能。為什麼今天說一說關於送往生的幾個問題?也可能就是這個機緣,昨天晚上佛陀教育協會的一個義工同修,他的妻子身體狀況不是太好,然後夫妻兩個和我談一談,她的妻子就請教了幾個關於往生的問題,我想她那幾個問題實際在很多人生活當中,送往生當中都會遇到的。既然是這樣,那今天這兩個小時,我就專題的講一講關於送往生的幾個問題。
          第一個問題,我想對當前送往生的一些基本情況,據我所知道的一些情況,談談我自己的一點看法,供大家參考。第一個我想談一談什麼?就是求與送的關係。我們現在往往忽視了這個求,往往重視了那個送。求什麼?求往生;送什麼?送往生。你想想是不是這樣?我們很少人說求往生吧?所以現在我們就得把這個關係把它搞明白。送往生是得在求往生的基礎上,求往生是主,送往生是輔助的,得把這個關係弄明白。我們現在如果不把求往生的情況搞明白,你沒辦法送,實際我們平時那個送法有很多就是流於形式,起不到真正送往生的作用。譬如說這個往生者他能不能往生,首要的條件是三資糧是否具足。三資糧是否具足,第一個就是信,這個往生者他到底信佛不信佛,如果他不信佛,你就硬送他去西方極樂世界,好像可能性不大。所以信願行三資糧他必須得具足。我們有時候送往生,往往就把這個忽略了,反正是誰要走了,家裡人一請就過去了,連敲帶打的在念佛號,這就叫送往生,實際這個就是太簡化了,就是沒把真正送往生的意思搞明白。為什麼這樣說?因為送往生是一件大事。很多人在往生的時候,如果是你用的方式方法理念如理如法,可能真把他送去了;如果不如理不如法,可能就把他耽誤了。你想想,一個人這一生只能往生這一次,對不對?他得這個人身,他遇到這麼一次機緣,這個往生的機會,究竟去哪裡安家落戶,哪裡是他的歸宿,所以最後這一哆嗦是非常非常重要的。因此我今天講的第一個題,就是要把求與送的關係搞明白,兩個條件都是重要的,但是第一個條件一定要是放在第一位的,就是他得求往生。
          再深一個層次,求往生他要往哪求?他是不是求生西方極樂世界?有的人可能是沒啥求的,稀里糊塗來的,稀里糊塗就走了,這屬於沒求的。有的求能多活兩天就多活兩天,還有的求我覺得這生當人挺不錯的,我求來生我還托生人。所以求不一樣,那往生是不是一樣?也不一樣。我們說送往生送往生,我說送到哪去了他都往生,送到地獄他也往生,送到餓鬼道他也往生,送到畜生道他也往生,到極樂世界他也就往生了。你得說全一點,一定是送他去西方極樂世界,你得把這個搞明白,你就簡單的說送往生那不全面。
          送往生咱把這個問題搞明白了,第二個問題,什麼事最重要?家屬的配合。沒有家屬的配合,你想送往生,它肯定是不順利的。家屬怎麼配合?我建議助念團如果有這三種情況,我們助念團不要介入,可以撤出來,如果你已經進入了,我建議你可以撤出來。我不知道我這個意見對不對,好像以前沒聽別人這樣說過。哪三種情況?第一種情況就是家屬不配合,他不理解你送往生的意義,他對你這套做法很反感,這是第一種情況,就是家屬不配合,不接受助念團的安排意見。因為你助念團是負責這次助念的主要人物,主要團體,你的建議和意見安排他的家屬不接受,你沒有辦法助念,你就可以撤出來,因為你助念,最後的結局肯定是不好的。這是第一個情況要撤出來的。
          第二個問題就是家屬內部意見不一致,譬如說兄弟姐妹、親朋好友亂鏘鏘,這個也想說了算,那個也想說了算,有的甚至都吵架打仗,就這種情況,助念團沒辦法助念,可以撤出來。你如果沒介入你就乾脆別介入,如果你已經進去了,你可以撤出來。這是家屬內部有矛盾,意見不統一。
          第三個是助念團自己內部意見不統一。我曾經說過,就是請助念一定要請一伙人,這一伙人我當時是說,譬如說修淨土法門的,咱們就請修淨土法門的助念團去助念。但是現在我又發現一個新的問題是什麼?同樣都是修淨土念佛法門的,他的助念方式也未必一樣。什麼樣的情況最好?就是這一撥人,七八個人、十來個人,出去助念的時候總是他們幾個在一起,就是配合默契了。他們幾個不會說,他要那樣他要那樣,就這樣的情況是最好的。就是完全是修一個法門的,而且他們又配合了很長一段時間,這個配合已經很默契了,內部不會產生異議,這樣的助念團請來是最合適的。如果助念團的意見不統一,也不可以請。這助念團你也別上人家去助念去,你們意見不統一,到人家家去助念,你內部開始鬧矛盾,你說東他說西的,叫人家家裡看著笑話一個,再一個就說人家不理解,這念佛人怎麼這樣,上我們家來念佛還打仗?那說不定讓人家把你轟出去了。所以我上邊就說,如果你遇到上面的三種情況,助念團一可以不介入,二如果介入了可以撤出來。這是第二個。
          第三個,關於助念的時間。什麼時候助念團進駐助念最合適?根據我經歷的這些,或者是聽大家說的,這個時間確實是很難掌握。為什麼難掌握?因為如果是這個往生者他預知時至這好辦,那時間很明確。如果他要不是預知時至,身邊的這些念佛的同修們,又沒有那個能力能夠觀察出他究竟大約還能有多長時間,這個時間就非常難掌握。我記著上一次大連同修們送一個老人家往生,本來覺得好像三兩天就可以送走了,也可能這個念頭起錯了,你愈想他快走他愈不走,結果送了二十多天。送了二十多天,把送往生的這些個同修們都累得精疲力盡,就是人困馬乏了,這個往生者本人大概也不耐煩了,他的家屬也疲勞了,所以就弄得最後收場也不好收,是不收還很難進行下去,就比較被動。所以說關於什麼時候這個助念團進去助念,這個時間確實是很難掌握。但是如果有明白人,你哪怕能看出個大概都好。但是這個不能隨便亂說,說本來我不知道,我也沒看出來,完了我就給人說了還有幾天。就像小刁她丈夫老齊往生的時候,因為我知道準確的時間,結果有同修就說,你家老齊就這樣,半個月也往生不了。所以小刁就過去跟我說:大姐,人家說半個月往生不了,那我都讓他們回去吧。我當時一看時間,實際已經就那麼一兩個小時就到點了,時辰就到了,結果我咋說?我沒法跟小刁說。我就告訴她,我說妳隨便安排,妳要把他們打發回家就打發回家,妳願意留下來妳就留下來。後來小刁就把那些念佛的都打發回家了。那面剛走,有的家遠的可能都沒到家,這面人老齊往生了。結果我去找小刁要那個陀羅尼被,好給他蓋上,小刁大吃一驚:走了?我說走了。她自己都不相信。所以說這個時間,如果有一個明白人能在旁邊給你把握把握,看得明白一點,那是最好不過的。不宜提前太多時間。
          我給它起個名叫什麼?如果這個送往生,你要搞成像馬拉松一樣,那可糟了,全都拖垮了。往生者煩了,往生的家屬煩了,我們送往生的居士們心也起草了,他不會定下心來好好念佛的,這種送往生肯定效果是很糟糕的,所以這個時間應該大概有個估摸。如果說最佳時間是多少?我說最佳時間二、三天之內是最好的。如果是三天,可能大家還不至於感到那麼疲勞。實際助念是很累人的一個活,這我們都參加過助念,都知道。如果時間長了,大家一疲勞就生煩惱,那個效果就不好了。所以如果能掌握的準確一點,三天左右是最好的。但是有時候可能就那個緣,有的甚至念了好幾個月,你看大連那念二十多天,最後都有點招架不住了,你想要念好幾個月,該是一種什麼境況?你就那樣,把人家庭的那個生活規律都完全打亂了。你十幾個二十幾個人住在人家家,天天連敲帶打念佛,是不是人家裡人會受不了的。所以這個時間一定要把它基本上掌握好,別太過早的進駐。有的居士心急,早點去,多念幾天。心是好的,但是你考慮整個布局,似乎這樣不太合適。就是不要搞馬拉松式的助念,不搞疲勞戰術,這是我能想到的第三點。
          第四點就是送往生要因人而異。送往生沒有一個絕對的模式,我接觸過這些個往生的人,給我的感覺找不出同樣的,一個人一個樣,各有不同。所以你都按一個模式去送不行,你得根據每個人的不同情況,採取不同的方式方法去送,這樣才行。譬如說,就是這個往生者,他究竟現在還有什麼心結沒打開?他心結肯定是不一樣的。譬如說我見過的同修,有的他什麼心結?放不下。放不下誰?放不下財產,我家還有多少錢。實際他沒有多少錢,就幾十萬塊錢,就給他折騰的不知道怎麼辦好,就覺得我這幾十萬塊錢我怎麼安排?到他臨走之前他還琢磨他這幾十萬,實際那算個啥!這是一個心結。再一個放不下情執,捨不得丈夫,捨不得兒女,捨不得孫男娣女。心結不一樣,那你怎麼辦?你去給他助念的時候你就得,放不下財產的,你得打開他放不下財產這個心結;放不下妻子、丈夫、兒女的,你得給他打開這個心結。還有的同修,誰誰曾經得罪過他,他還恨著人家,就是到死還想著怎麼報仇。這個心結你要不給他打開,你說他帶著瞋恨心他上哪去?他肯定上地獄。所以每個往生者,他有不同的心結。
          乾乾淨淨、利利索索的,什麼心結沒有的,我就一心念佛求往生,有沒有?有,我見著過那麼幾個。我就舉個例子,一個是哈爾濱的一個老居士,常大姐,老人家都八十多歲了,老人家真是就一門心思念佛求往生,別的什麼想法都沒有。而且我去看她的時候,她跟我說話的時候,那是非常乾脆利索的,滿面笑容,就沒有說這是要準備往生的人了,就沒有那個感覺。所以對這個我一看,我就心裡特踏實、特放心,這個老大姐就不用我操心了,你什麼也不用說,你也不用勸她,我就堅定不移的相信,常大姐她一定會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。這是一個例子。還有一個例子,是一個年輕的同修,四十來歲。她往生之前她想見我,我去了,非常親,因為她也是骨癌,和我姐一樣病,也是截肢一條腿。她就在床上坐著,疼的時候她就前邊有一個小長桌,就整個人就抱著這個小桌子這麼晃啊晃啊。我去了以後,馬上那就是給我的是一個笑臉,告訴我:劉姨,我一定往生西方極樂世界。特別堅強、特別難得的一個同修,我非常讚歎她。你說這樣的人她能不往生嗎?這樣的人還用你操心嗎?還用你給她什麼所謂的開示嗎?什麼都不需要了。但是這樣的畢竟是很少的,帶著各種心念、各種負擔、各種包袱的那還是多得多,還是佔絕大多數。
          再一個就是每一個往生者,他的身邊都是有冤親債主的,這個冤親債主有的我們能看得見,那就是人;有的我們看不見,就是那些無形眾生。這個我們要認賬,這個問題是存在的,絕對不是什麼迷信。他歷生歷代的、多生多劫的,短一點說就上一生,他傷害了多少眾生,你現在要想作佛去,這些個眾生他恨你,他要報仇,那你要作佛去了,他找誰報仇?那就趁著你有氣的時候,人才來報仇。報仇的方式方法就是折騰你,讓你痛苦讓你難受,第二個不讓你念佛。有的同修說我提不起念佛的念頭,怎麼回事?人障礙你,為什麼?以前你曾經障礙過人家,現在輪到人家來障礙你了,人家來報仇,非常正常。怎麼辦?懺悔。這個時候他自己懺悔如果是已經沒有那個力氣了,那誰來解決這個問題?助念的人裡如果有德行好的,德行高的。我這麼說我也不知道我得不得罪人,那你說誰德行好、誰德行高,咋挑法?但是事實就是這樣的。去給他開示,開示這個求往生者的本身,你就在給他的眾生開示。實際你說給這人聽的,他眾生他在聽,比你聽得還認真。
          昨天譬如說咱們協會那位義工同修和他的妻子,就是小刁我們四個人面對面坐著,我跟他說的那一番話,後來我直接就點破了,我說實際現在我是對著你說,也是對著你身邊的眾生說。要給人起個不好聽的名就叫冤親債主,說得好聽點就是你的朋友,和你有緣的朋友。說的這套話的目的是什麼?讓他們原諒你,跟著你一起修行。我說你看這套話,如果他聽懂了,他就不折磨你了。因為什麼?你和他有怨,你找他報仇,你現在想折騰他,對不對?沒有不對的地方,理解,因為他曾經折騰過你,可能都要過你的命,你現在讓他受點小苦報,那可以理解。我說但是你想沒想,你最後的結果是啥?你折騰他,他念不了佛,他去不了西方極樂世界,對你一點好處沒有。你要是理解了,原諒他了,他下定決心,他今生一定念佛求生淨土。他去西方極樂世界了,你們一個不落,都跟著去西方極樂世界,我說這個機會你為什麼不抓住?你就是要了他的命又能怎麼的?他這個肉身消亡了,沒有了,他那個真我,人家該上哪上哪。你把他逼死了,這個命還給你了,你六道輪迴的問題,你到底是一點也沒解決。我說現在遇到這個好機會,你可以借好光,你好好支持他,讓他好好念佛,他求生淨土了,你們全都解脫了,都跟著去了。
          一開始的時候空氣非常緊張,他夫妻倆跟我說的時候,因為語言我不是百分之百能聽得明白的,我得仔細的聽。後來我覺得愈談愈融洽,愈談愈融洽,等最後我們臨分別的時候,我看夫妻倆,尤其他妻子,都是笑臉的。她問我的問題我都給她解答了,譬如說面對昨天那個情況,怎麼跟她說?我可以這麼說:沒問題,妳這是個小病。因為她是乳腺癌。妳這是小病,治治就能治好,如果我這樣說可不可以?她也不知道我怎麼回事,那你見我了,我給你個意見,我勸你了,你挑不出我毛病。但是我覺得不行,那樣我是對她的不負責任,我必須得告訴她真話。但是我還是比較婉轉的,沒有太直白。我說這樣,一個念佛解決兩個問題,我說全是念阿彌陀佛,一條道就是阿彌陀佛還有任務交給妳,讓妳留在這個人世間,來為眾生服務,我說妳病就好了,我就是這個例子。我說想當年都給我判死刑了,我自己都給我自己判死刑了,你說她這就活過來了,還活得這麼好。我說這是我認為阿彌陀佛有任務給我,所以把我留下來。我說妳念佛,這是一條道。我說如果咱在這個人世間沒任務了,我倒勸妳早點回老家,愈早愈好。我說另一條道就是念阿彌陀佛,阿彌陀佛來把妳接回原本的故鄉。咱們來到這個世界上幹什麼來了?來旅遊來了。
          我過去就給舉過這個例子,極樂世界是我們本有的故鄉,那麼美好,我們現在出來時間長了,把美好的家鄉都忘了,現在看看這個景點不錯,看看那個景點不錯,我說所有的景點你都看完了,該不該回家了?該回家了。一開始給我的感覺,她心裡是什麼反應?怕死。你想,我估計她可能也就不到四十歲,怕死,那我能感受得到。你說她怕死正不正常?正常,人之常情。你別說她這麼年輕的,就是年老的,往往到他臨走的時候還不願意走。我公公那時候,到最後最後了,完了還說我要完蛋了,我不想走。他自己都知道他要走了,還告訴不想走。因為啥?捨不得他這兒子兒媳婦。因為我公公就留戀我們留戀到啥程度?他住的那個床是搶救的那種床,高,我們要是這麼坐著椅子,他平躺著,他看我們看不清楚,費勁,所以他就讓他兒子我倆就在他床前站著,在他側面站著。一開始我不理解,為什麼讓我們站著,後來我才知道,我們倆站著個高了,他就可以瞅我們瞅清楚了。就是到最後,我估計可能嚥那口氣的時候,都恨不能那眼睛都沒離開這個兒子。因為當時他最後走的時候,嚥最後一口氣的時候我不在場,我老太太(我婆婆)怕我害怕,因為我沒看見過死人,我婆婆把我支出去了,讓我去買菜回家做飯。我哪知道老爺子要走了,老太太她有經驗。
          所以說人的這個心念是特別主要的。你一定要理解分析透這個同修,這個要往生者,究竟他的心態是什麼,他的心念是什麼,他的心結是什麼。你只有把這個東西你掌握清楚了,你才能送他,你說的話他能聽進去,否則的話你就冠冕堂皇全是官話。像我們刁居士今天早晨告訴我說:大姐,舉我的例子,讓大家借鑒,別向我學習。她怎麼的?不管見著這人什麼種情況,就是一個模式,「好好念佛,上西方極樂世界」。可簡單了,不用動腦筋。這個不行,咱們得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方法。最起碼你得想,得讓他接受你,讓他接受你的話,他覺得他跟你挺親,你說的話可信,這樣你才能幫他、才能度他。你就不管人什麼樣,人家的身體狀況,家庭什麼狀況,你就來一句好好念佛,上西方極樂世界。可能人家在場的家屬,當時就不滿意了,這幹嘛?來了就讓我們上西方極樂世界。那說白了,我今天早上跟小刁說,我說妳那話這麼說還比較柔和。我說要按妳的性格,妳就應該這麼說,「你沒別的路了,你就死去吧!」我說你要這麼給人送往生,都給人送哪去了?都給人送地獄去了。為啥?人生氣,一生氣一瞋恨不下地獄嗎?所以咱們送往生的時候,這方式方法,就是你的面部表情,你的一個眼神,對那個往生者都特別特別重要,我們一定要注意這個問題。你只有打開他的心結,掃除他的障礙了,你才能把他送好。
          就像我昨天說的那個佛友,我去看她,小刁不讓,後來看完了我就摔了。然後她又走得不那麼好,那就是她的心結我沒完全給她打開。媽媽那個心結可能她打開了,因為她丈夫也說,這個妳就放心吧,咱媽的事劉姨都包了,這個可能她打開了,但是丈夫這個心結,姑娘這個心結,我沒給她打開。因為眼睛瞅著丈夫:我就捨不得他,我不願意走,我不願意離開他。你看跟我說話,握著我的手,眼睛是瞅著她丈夫,這個心結沒打開,這是她走不好的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。所以我們送往生一定要因人而異,把每個往生者的心結在哪裡給他找準,然後給他破解開。這是第四個。
          第五個,關於怎麼開示,這就是每次送往生都能遇得到的,怎麼開示。我理解,按照老法師曾經在講經時候講過,就是(這是我概括的)開示要簡潔明瞭,不能長篇大論。我們有人開示,我也曾經聽到過有人的開示,最少不下於半小時。我當時,你說咱們在座的你想想,我們活著的人,如果有人就跟你嘮嗑(就說話),滔滔不絕的說了半個小時,你能不能從頭至尾耐心的聽?到最後是不是有點不耐煩了?何況他是一個往生者。他已經往生了,他什麼也表達不出來了,他前面有一段時間,譬如說最少有八個小時,他那神識還沒出去。我們看他已經死了,實際我們的一舉一動,那個亡者他知道。他一看你這滔滔不絕都說些啥,像嘮家常似的,甚至講經比古的,像講故事一樣,開示這樣是不行的。對於往生者的開示簡單扼要,就那麼幾句話,讓他提起正念,老實念佛,懇請阿彌陀佛來接引。就這幾句話,簡不簡單?你何必說得那麼囉囉嗦嗦的!
          因為在這之前,有一個同修給我講了一段他的經歷。他說有一次他去送往生,那次送往生可能那個家屬不太明白,就請了二、三夥來送,一夥是修淨土的,一夥是修禪宗的,一夥是修密宗的。不同的法門它送往生的方式方法不一樣,咱們修淨土的是念阿彌陀佛,那禪宗的,它有它的一套方法,密宗的我知道是持咒、誦咒。那這方法不同,你說這個亡者,你這面送他的人告訴他好好念阿彌陀佛,也給他念佛號,那面讓他持咒,你得持咒子,那面告訴他什麼,三撥人告訴他三種方法。有一撥告訴他,你找哪塊亮,什麼光、什麼顏色的,什麼光,你就往裡進,不是那個光你就不往裡進。結果這個亡者,咱們就當神話故事聽,這個亡者就聽,不讓我找光嗎,找對了那光我就鑽進去,我就往生極樂世界了,我就去好地方了。所以他就是,那魂嘛,他就是屬於飄飄惚惚、飄飄惚惚的,在這個空間到處去找人家指導他讓他找那個光,結果他也找不著。那個光沒找著,這面還督促他你快持咒,這面還督促他你快念佛。結果把這個亡者整煩了,通過一個居士的嘴說出來了,「你們到底誰說了算!讓我怎麼辦?我是找光,我還是持咒,我還是念佛?」你說這個如果他不通過那個居士的嘴說出來誰知道?因為咱是凡夫,那看著他已經沒氣了,已經往生了。實際你說這個事是真的還是假的?我說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。
          確實存在這個問題,就像咱們,別說往生了,就咱們拿我來說,有人讓我念佛,有人讓我念經,有人讓我念《六祖壇經》,有人讓我念《金剛經》,就不用說別的,就這一個經,我就想了,你們到底誰說了算?我到底念哪個經?那最後不還是我自己拍板?我就念《無量壽經》。這是我有能力我自己能拍板,那往生者他可能到時候他沒這個能力,他做不了主,就等著你們指導他。你要指導他一條明路,就一夥,就是念阿彌陀佛,其他的全都放下,他就一心念阿彌陀佛,他不就成了嗎?那你說這麼一整是不是糊塗了?所以這個開示一定要簡潔明瞭。
          你可以多說兩句什麼?告訴他,除了阿彌陀佛之外,誰來接引也不要跟著走,包括釋迦牟尼佛。為什麼?魔道的,別的道的,可以變現其他任何佛菩薩的相貌,唯獨阿彌陀佛變現不出來。因為阿彌陀佛是我們淨土法門的本尊,本尊是不可以變的,他變了護法是不允許的。所以只有見阿彌陀佛,你就放心的跟他走。其他任何佛菩薩,譬如說釋迦牟尼佛、彌勒佛、藥師佛,等等等等來接,千萬別跟走。再一個就是已經故去的家親眷屬,譬如說故去的長輩來接來了,你覺得挺親的,見著親人了,千萬不能走,那都是你的冤親債主。你要跟他走了,給你接去了,那就給你送到不好的地方去了,人家就收拾你了。這個你可以簡單的說。我跟你們學這是囉嗦了。你跟他這個可以說,就是除了阿彌陀佛之外,任何佛菩薩,任何你故去的親人來接,一概不能跟他,就可以了。然後你可以告訴他,阿彌陀佛什麼樣。如果他平時信佛,就是他家裡供的那尊阿彌陀佛,就是現那個相來接他。實際是誰?就是他的自性阿彌陀佛。這是我要說的第五個問題。
          第六個問題,我想說說臨終遇緣的問題。臨終遇緣重不重要?重要。過去師父講經的時候,舉了一個張善和的例子。張善和不是殺豬宰牛的嗎?他是這麼一個人。他也沒聞到過佛法,但是他臨終的時候,他就遇到了那麼一個緣。實際這個緣不是偶然的,那也是多生多劫修來的,否則的話,他也遇不著這個緣。就是他看到的全是牛頭人,牛頭人來找他討命,他就相當害怕了,因為要他的命。這個時候就來了一個和尚,給他點了一把香,告訴他拿著這把香,趕快念阿彌陀佛。這個時候,那這都像救命稻草似的,那可逮住了,所以他就大聲的念阿彌陀佛。幾聲過後,牛頭人全不見了,阿彌陀佛現身了,把他接到極樂世界去了。
          這樣的特殊的因緣,不是那麼太好碰的。我們每個往生者,你最後都會遇到緣,但是你遇到這個緣是善緣還是惡緣,善緣是來幫你的,惡緣就是來拽你的。這個你也不要怨天尤人,說為什麼到最後我遇到是這樣的緣?可能到那時候你也來不及想了,你該咋的你就咋的了,是不是?但是這個惡緣肯定是障礙你往生的。那你多生多劫,你或者前一生,你自己造的這個業,你曾經障礙過別人往生,所以這一次,這個惡緣就在你往生之前顯現了,它就障礙你往生。所以這個緣確實是很重要。但是不要攀緣,我們現在很多同修攀緣。反正我是比較知道,就是哈爾濱的同修,這離我比較近的,基本上希望,家裡有親人要往生的時候,希望劉老師來送,覺得劉老師一送,就送極樂世界去了。實際這是一個誤區,不是這麼回事,不要攀緣。有的時候我有計畫有安排,我想去送誰往生,我還真送不到,我還去不了。不是我不守信用我不想去,到時候就出岔,我肯定我就去不了。有的我根本連想都沒想過,那個緣它就成熟了,我就去了,非常奇怪。我自己心裡明白是怎麼回事,就是有沒有這個緣?有這個緣,我不用你請,我就去了;沒有這個緣,你請也請不去我。有時候可能人同修不理解,這劉老師出名了,是不是架子端起來了?這求求她送往生,說啥都不露面。有的時候確實沒請動我,那不是我不動,是我動不了。我就這麼跟大家解釋,可能有同修就明白了,不是我的本意不想去。這是第六個,關於遇緣問題。
          第七個我想說說助念團應該注意的幾個問題。助念團我們助念,一般的就這麼幾方面,一個是到家裡去助念。很少有到醫院去助念的,因為很多同修比較忌諱這個,不願意到醫院去助念,但是少數的,也有到醫院去助念的。有的到殯儀館去助念。第三個,這個不是助念,這叫超度。所以助念只有在家裡助念是最理想的助念,在醫院將就,看看具不具備那個條件,如果具備那條件還可以。到殯儀館去念佛去,那就是超拔了,超度了,那不是助念。
          這些個助念團,到人家家裡去助念,應該注意什麼問題?我重點就說這個。譬如說到人家給不給人添麻煩?到人家指手畫腳,要這麼的、要那麼的,這個一開始可能就引起人家家屬的反感。因為家屬,譬如說兒女,人家有信佛的,有不信佛的,有信教的,有信主的,你不了解這個情況,你到那你就指手畫腳一頓指揮,不行。反感了以後,人家不把你罵出來、攆出來那都不錯了,那都是給你留面子。所以第一條,一定要注意不給人家添麻煩。
          我們有的同修送往生做得比較好,反正很不容易,就是到這個被送往生者的家裡,任何條件沒有,人家特懂規矩,就包括吃飯喝水,都不用人家家屬來給解決,全都是送往生的同修們自己解決。譬如說人家挺講究、挺乾淨的,條件比較好的,這些個送往生的同修就自帶拖鞋。現在有簡易的,塑料袋一罩上就行,一次性的。這些個都不用這個往生者的家屬來照顧。你想人家家裡有個病人躺在床上,就要往生了,你說一會這個事,不說別的,就這一天三頓飯,那個時候有心思做嗎?我非常理解,沒有心思做飯,那腦袋都空了。那我們如果說一天三頓飯,確實是就給人添亂。所以後來有個同修跟我說,他們是怎麼送的,怎麼解決這個問題的,我特別贊成,我說如果都能這樣做,那肯定效果是非常好的,最起碼人家家屬比較歡迎咱們,不會煩的。
          另外一條就是要了解人家家屬內部的基本情況。譬如說人家家屬,剛才我說,家屬裡有信佛的、有信主的,你這個非常容易產生衝突。這個時候如果說你不了解情況,你一個勁的說這個佛如何如何,那個信主的肯定他就反感。然後他不對著你,肯定兄弟姐妹之間就起摩擦,這個時候可能有的就不讓用念佛的方法送了,就用那個方法送了。這個時候你怎麼辦?不要介入,不要摻插意見。譬如說人家哥哥和妹妹,哥哥是信主的,要按信主的方式方法送媽媽;妹妹是信佛的,要按信佛的方法送媽媽,這個時候你怎麼辦?你在旁邊你千萬別摻和。你說不能按你的,一定按佛家的規矩走,肯定矛盾就激化了。所以這個我們是一個什麼樣的角色,自己應該把它弄明白。你到那是客人,你不是主人;另外你是去助念的,你不是去搗亂的,你一定要把這個位置擺正,不能替人家做主。如果說人家不同意用這種方法送,我們馬上撤走。人家願意用什麼方法送,就用什麼方法送。
          再有一個就是助念團助念完了以後,什麼時候算助念完?什麼時候撤?有這麼兩點供大家參考,你看你們那個地區是一種什麼形式。我們哈爾濱這面現在大部分是從助念開始,一直送到火葬場火化,火化完了以後把骨灰盒都安排好,有的就是寄存的,有的就是買公墓直接就入土的,就是咱們這些念佛的佛友是一直送到底,這是一種形式。第二種形式就是人往生之後二十四小時,我們送往生的助念團的同修們給這個亡者擦身體,要給他洗的,最後你得乾乾淨淨、利利索索走。給他身體擦完了以後,把衣服換好,都弄得規規矩矩的,然後就可以撤了。我們哈爾濱,我聽說現在是這兩種方式。好像第一種方式相對來講多一點,第二種方式少一點。就是因為你衣服穿完了以後,人家家屬需要怎麼處理,那就沒關係了,那就人家用什麼方式來發送,出殯那天人家怎麼辦。譬如有的,可能人家家親眷屬願意按俗家的,燒燒紙錢、撒撒紙錢、舉個靈幡等等等等的,那個和咱們助念就沒關係了。因為咱們給他擦完身,穿好衣服,到此助念就可以終止了。這兩種方法,根據不同地區的情況,可以做不同的選擇。
          這是第一個問題,關於助念的幾個基本問題,凡是我能想到的,我就跟大家在這裡叨咕叨咕。我再說一遍,僅供大家參考,因為對於助念我不是什麼內行;我參加過,但是參加的不是太多。另外我參加助念,我的任務就是念阿彌陀佛,別的事我都不管。反正凡是我參加的,基本都是一句佛號念到底,沒有其他的儀式。所以對我來說,比較符合我的特點,因為我就會念阿彌陀佛,唱啊什麼的,那些我全都不懂不會。這是第一個問題。
          第二個問題,說說如何護持親人往生。剛才那個第七個助念團注意的問題,還落了一個小點。這個是小刁早晨給我提示的,我覺得她提示的挺對。就是這往生者走了以後,不是在床上嗎?我們北方是三天,從他嚥氣的那天算起停三天,第三天出殯,是這個。在這個過程當中不都是在念佛嗎?就是在念佛的過程當中,這個亡者的臉給不給他蓋上。有的時候,有的是用陀羅尼被從腳到頭到臉,就都給他苫上,蓋上了,所以念佛的同修看不著他臉。有的是把陀羅尼被就蓋到胸這,那整個那個往生者的臉就露在外面,大家坐著念佛的時候,就看著這個往生者的臉面。如果是說害怕,那肯定他不敢看。但是那個送往生的同修,這都見識得多了,所以不存在害怕不害怕的問題。但是有個什麼問題?就是很多同修心不定,他就老瞅著這張臉,琢磨什麼問題?看他臉變不變化,怎麼變法。所以他的心不是定在念阿彌陀佛上,而是定在看這個臉發生什麼變化,這是一個。再一個就琢磨,他走了以後他上哪道去了,他能上哪道。尤其是我要參與的,我估計有些同修坐那想了,今天劉老師來參加送往生,劉老師能把他送哪去?滿腦袋都是這個,一看臉,二琢磨上哪道。這個對往生者絕對不利,因為什麼?你的一個念頭都是波,只是咱看不著,它都是有作用的,念力的重要性我們都知道。所以我接受小刁給我提的建議,她說大姐,妳講的時候能不能告訴大家,把臉蒙上。把臉蒙上,這念佛的你就看這陀羅尼被,你看不著他臉的變化,你也別尋思他臉變沒變了。二十四小時以後,揭開以後他什麼樣,你自然就看到了。我說這個意見比較好,所以建議咱們助念團以後在送往生的時候,把亡者的臉給他蓋上。
          第二個大題說如何護持親人往生。我說這個事對我們每個人來說都要面臨,不管你現在多大年齡,你上有老下有小,甚至是你身邊的所有親人,你怎麼護持他往生,太重要了。我能想到的第一點就是,最重要的是你,指你自己,一定一定不要做你親人往生的障礙者。你能不能不做障礙者?你可能說,劉老師這個我不服,我怎麼,譬如說媽媽,我怎麼能障礙我媽往生?不見得,真是不見得。昨天那個同修,他妻子跟我說,她說劉姨,我特別擔心一件事情,我姐現在就是不放我,讓我這去看病、那去看病,「妳就不能往生,妳往生什麼?妳看妳學佛學的!」她問我這個怎麼辦。我說這個,如果妳往生那一天,二十四小時之內不要讓妳姐到場,不要通知她;二十四小時以後,她來怎麼做、怎麼鬧沒關係了。我就給她教的是這個辦法。
          所以說我們同修們,你們能不能保證不障礙你親人往生?我說誰是往生者的最大障礙者?說不好聽的,最大的冤親債主是誰?是往生者至親至愛最親的親人。因為啥?別人你想障你可能障不著,你靠不了前,只有他最親的親人才能成天守著,他們障礙那是最方便的。我姐往生這是實實在在的例子,你們都想像不到能障礙到啥程度。你看這最後落實障礙的,事先我知道有障礙,但是我不知道都誰來障礙,那我不知道,我這實事求是的說,我知道我姐有障礙,而且障礙挺大。我怎麼我也沒算計出來,要不說這算計,不可思議,你思不出來,你想不出來。我萬萬沒有想到,第一大障礙,我姑娘。我姑娘和她大姨的感情是最深的,她大姨最喜歡她這外甥女,我姑娘有什麼知心話跟她大姨說,不跟我說。我姐的大姑娘,我的外甥女,有啥話跟我說,不跟我姐說。後來我都開玩笑說,我說姐,咱倆乾脆交換得了,翀翀跟妳當姑娘,大梅給我當姑娘,妳看這個找妳說不跟我說,那個跟我說不跟妳說。我姐就笑了,這兩個小冤家也不知道什麼緣。
          就這麼一個外甥女,最後那就跟你橫著,那真做、真鬧。人說明白了,憑啥送我大姨往生?就把那火全都發在我身上了。後來就說,她大姨已經要走了,你說她還說,給我大姨念佛行,讓我大姨就意思健康起來,給我大姨送往生我不同意。說應該請一個按摩的,來給我大姨按摩按摩,她老擱床上坐著,就是意思說氣血不通。我就擱床上坐著,我姐擱床上躺著,我擱床上坐著,我姑娘擱地下坐小板凳晃蕩晃蕩就這麼說。因為告訴我要以靜制動,就是說她翻不了大船,我心裡有底,所以我怎麼治的?以退為進,人家這佛菩薩事先點我的。我就笑呵呵說,我說翀,妳大姨真需要一個按摩的,妳出去去給妳姨請個按摩師,來給妳姨按摩按摩。實際那時候我姐離往生就差一個多小時了,你說還這樣。完了待會說,我大姨得運動,這不運動不行。我心話,妳大姨獨腿老菩薩,一條腿,妳說讓她咋運動?這我也得笑呵呵的說,不是以靜制動嗎?那她動了,我就得靜。我說翀子,我也知道,妳大姨太需要運動了,我說不行給妳大姨買個自行車,把她弄上去以後,到外面轉悠跑幾圈。弄得滿屋人,你看那麼多佛友給她念佛,都憋不住笑,想笑不敢笑,因為一看我姑娘那樣,怒氣沖沖的,也不敢笑。完了我說也行,弄個自行車騎上出去溜兩圈,真是運動。反正她說啥,我就用這個軟刀子來對付她。要不咋辦?眼看就差一個多小時我姐就要往生了,這還擱這給出難題,一會跟她大姨說說,問問這個、問問那個。最後怎麼解決這問題?她大姨說了,今天妳說了不算,我說了也不算,阿彌陀佛說了算。你看,窩囊老太太最後一把不窩囊了,嘎不溜脆把這話說出來了,我姑娘沒啥話了。你說是不是至親至愛的親人?你說事先,你要問她說翀子,妳能不能不是妳大姨往生的障礙?那她能承認嗎?我也沒想到。
          完了我姐,大姑娘、二姑娘、四姑娘,三姑娘早走了,我姐原來五個孩子,一個兒子。這不就仨女兒一個兒子,然後兩個姑爺、一個兒媳婦,再加孫子,這也七八個好幾個人,我真沒想到,個個和我叫板。跟我最要好的,我大外甥女、大外甥女婿,那是我的心尖,人家不是那幾個孩子說,我老姨最偏心了,就向著我大姐。恰恰這兩個這家跟我彆的,你都不知道彆到啥程度。這個我為什麼沒想到?因為我那個大外甥女婿,我倆是雙重關係。因為啥?他是我學生,我教了他四年。現在我又是他老姨,你說擺資格,他也不應該跟我叫板吧。反正我不跟妳說啥,我就跟妳橫眉冷對,掐著腰,就這樣式的。這大外甥女乾脆那哇啦哇啦的,就這兩個帶頭跟我叫,是我沒想到的。
          然後老五,兒子,我那外甥,你都不知道老實到啥程度,我形容他就是,半個月可能你都聽不著他說一句話。我兒子他倆性格差不多,我兒子說的話能比他多一點也不多,就這麼兩個男孩子。你說就這麼一個老實巴交的,平時對他老姨恭恭敬敬的,可有禮貌的一個孩子,我姐第二天早晨六點出殯,頭一天下午三點我外甥去,就上他媽媽往生的那個地方去跟我叫板去了,那真叫。跟我叫的什麼?非常嚴肅,「老姨,我問妳一個問題。」我頭回聽我外甥說這麼大聲的話。我說問吧,什麼問題?「我說了算不算?」他說了算不算?我就這麼回答的,我說老五,你說了算,你是老郭家唯一的一個男孩,你說了算,你想說什麼你就說吧。他說的意思就是,明天我媽早晨出殯,妳這些佛友一個都不要到現場,你們都上飯店坐著等吃飯去。就這一句話把我說火了,我說老五,我告訴你,我這些佛友都吃過飯,他家都有吃飯地方,來你這裡是送你媽往生,不是來你家混飯吃的。我說你現在你就給我說,你按佛家的規矩走,一切準備就緒,明天早晨六點多咱們準時出殯;你要按俗家的規矩走,老姨依著你,因為你是兒子,你說了算,這個權力得給你,我就讓佛友們從現在開始都給他們撤退。我說我不能撤,因為她是我姐,我得給她送到地方。我說那明天按俗家的規矩辦,你們該咋辦咋辦,老姨不給你們打攪亂,我跟著你們後邊溜達著行不行?後來我外甥就說,就是俗家的,什麼盆、什麼紙、什麼幡,就這些個。
          這時候我們刁居士上場了。她就在跟前坐著,跟我說:大姐,這麼的行不行?兩摻乎吧。就是第二天我姐出殯,她給出一個高招,兩摻乎。怎麼兩摻乎法?又按佛家的,前面按佛家的走,俗家的擱後面跟著。當時我可真發怒了,可能我眼睛我都瞪圓了,當時我就說,我說妳閉嘴,妳這時候妳出什麼主意!一下叫我給她吼回去了。後來事後她跟我說:大姐,我真看妳發怒了。我說那什麼時候,妳還整個兩摻乎,怎麼個摻乎法?最後我就這麼定的,我說老五,老姨尊重你的意見,只要你今天五點鐘之前告訴我一個準信,到底是按佛家規矩辦還是按俗家規矩辦。按佛家規矩辦,我這些佛友就留在這,明天就這麼辦;你要按俗家的辦,我就讓他們都回去,明天家裡這些孩子們想怎麼辦你們就怎麼辦,我不會給你們搗亂的,我跟著你們。就這麼定的。
          我不是說五點鐘給我回信嗎,我這外甥就回去了,回去商量去了。五點鐘之前,不到五點,就給我回信了,給我四外甥女打電話,告訴我四外甥女,「讓咱們老姨上我家來,我媳婦有問題要問」。當時,你說我姐這面已經往生了,這面念佛呢,事多忙!這面這外甥跟我叫板沒叫完,好不容易打發回去了,那面外甥媳婦又叫我,要訓話了。這麼說有點大了,問話,不是訓話,問話。那咋辦?去吧,你不去你解決不了問題,你明天早晨這事怎辦?然後我就和大雲一個,還有那個白事司儀,我們三個一起去的。去了以後,說實在的,好幾天,我已經很疲勞了,我這個外甥媳婦就靠著她家一個木頭櫃,站那就開始說。說實在的,當時我的頭腦都有點空了,我當時什麼感覺?別的我啥都看不著,我就看著我外甥媳婦那個嘴,就像電視一個特寫鏡頭似的,就看著嘴,說些啥我也沒聽清楚,反正我就知道就是不滿意,他們想如何如何。但是我心想讓她說吧,趁她說的時候我閉目養神一會,那你總得讓她把話說完。後來說說說,把大雲說煩了,大雲兩句話給頂回去了。我一睜眼一看,大雲眼睛瞪圓了,因為她說的可能大雲聽不下去了,說什麼盡孝怎麼怎麼的。大雲說,按著妳們俗家的盡孝,妳們媽媽走了,妳們該不該在眼前?該不該守孝?妳們誰去了?妳們這孝是掛在嘴上的?反正大雲當時話說得可衝了,就給我外甥媳婦給噎回去了。完了我外甥媳婦又提出個什麼問題?就說關於子孫後代這個福報問題,那也就是,我估計大概就是風水之類的。第二天,就是給我姐送走以後,立馬得找個地方埋起來,就是不能寄存。後來就這個白事司儀又給她悶回去了,說什麼?說今年是閏月,不宜動土,妳說的這個問題,如果妳要今年處理,真涉及到以後妳家祖墳的風水。就這一句話又把我外甥媳婦悶回去了,因為她有兒子,她擔心她兒子以後發展前途,所以這個事就解決了。最後我外甥媳婦還是比較明理,你給她說明白了,完了跟我外甥說,要不咱倆過去看看吧。就這時候我姐已經往生了,兒子、兒媳婦都沒到場,都能到這種程度。完了這兩人過去了,過去以後還真不錯,進屋給我姐磕了三個頭。
          你說說,兒子、兒媳婦是不是我姐至親至愛的親人?所以我姐往生的時候,在跟前的就是四外甥女,就是我倆。我四外甥女有時候瞅瞅我,那種眼神,我說四兒,沒關係,咱倆一老一小,也得把這事辦好。真是的,就這一老一小。最後終於可能是被這些同修們感動了,一看人家這些同修做到這種分上,感動了,反正也不積極,但是不跟你彆扭了,不跟你鬧扯了。第二天想不去送,就不到殯儀館去送,這個我都開綠燈,我說隨緣,你選擇去你就去,你選擇不去你就不去。
          我說這一段,因為這是已經經歷過的,是我自己姐姐往生的經過。我就告訴大家,至親至愛的親人,可能就是這個往生者最大的障礙。像我昨天說的那個往生走得不好,我去看她那個小吳居士,她就是這麼個問題。她的障礙是誰?她的障礙是她丈夫、是她弟弟。那你說這兩人是不是她的親人?最後她弟弟和她丈夫把她障到啥程度都沒法形容,在我所有經歷過的送往生的,往生的,就往生到她這個分上,我是頭一回聽說。因為當時她往生以後,我不是在醫院住院手術嗎,我沒在現場,後來他們給我們說,她往生以後是什麼樣什麼樣,那整個人就沒有形了,你說能往生到這種程度。障礙,弟弟的障礙,丈夫的障礙。你說還不是說明目張膽的,好心的障礙,看起來是好心,實際上是送她上那個最糟糕的地方去。
          所以第一個我就想提醒大家,每個人都對對自己的號,你的親人往生的時候,你能扮演什麼角色?能不能保證自己不做障礙者?另外,我們將來也有那麼一天要面臨著往生,你的子女,你的親人,你可要做好準備,保不准哪個就是障礙你的人。千萬別說我們倆關係可好了,那個關係也不錯,也可能這個可好、最好就是你最大的障礙。這是第一個,我們自己不要做往生者的障礙者。
          第二個,一定要給你即將往生的親人提供一個安靜的、舒適的,他所熟悉的環境。安靜的、舒適的,他所熟悉的環境,第三條特別重要,他熟悉的環境。你給他弄到一個生的地方去,他可能不習慣,他覺得心裡恐懼。他要熟悉這個環境,他那個恐懼感會減輕的。最好的方案是在家裡往生,不到醫院往生。但是我知道,我們這邊有特殊情況,你要在醫院往生,得怎麼怎麼的、怎麼怎麼的,那確實也是個問題。如果是不能解決在家往生這個問題,一定要送醫院往生的話,能不能把最後一個關把好,不搶救。到最後已經不行了,但是在醫院一般來說,到最後關頭肯定是所有的辦法都給你用上,搶救,各種管子,什麼呼吸機,什麼電擊胸,我這都聽人家說的。就這個是最最糟糕的,凡是經歷這個的沒個好,肯定上三惡道,肯定上地獄,為什麼?他太痛苦了。他痛苦,他又沒法表達出來,他這時候不但恨給他做這個事的人,他連他的親人他都恨,你們這簡直是折磨我,他會生起無比的憤怒、瞋恨,必墮地獄。所以說如果解決不了在家往生的問題,一定要去醫院,千萬把住最後一關,別搶救,讓他最後安安靜靜的走,別讓他遭那個大罪。以前有過這樣的例子,我以前講課曾經說過,我就不再說了,你們回憶回憶,我曾經舉過這樣的例子。
          提供一個安全的環境,這是第一點。第二個就是咱們都學佛了,今天我又告訴大家了,一定要請一個有經驗的助念團,而且這個助念團一定要單一,不要雜,我們是念佛的,就請淨土念佛法門的助念團。另外還要考慮這個助念團是團結的、是和諧的,不是說都想說了算的,有一個一攪和,整個這個場就被破壞了。所以第二個很主要,請一個有經驗的助念團。尤其是助念團領念的這個頭頭非常重要,說白了就是有德行的、有修行的,那是最好不過了。這是請助念團的。
          第三個就是千萬不要哭,這個可得注意,往往這個事最難控制。那你說自己最親的親人走了,好像他說那能不哭嗎?很難,真是很難,但是這條還太重要了。如果往生者嚥氣了,你這面你別說扒拉著他哭,你就站在旁邊一哭,馬上把他那情執就牽動了,他就捨不得離開,他心就難受,難受你就等於往下拽他,所以這個是特別重要的。那怎麼辦?怎麼解決這個問題?如果你最親的親人,你和他感情又特別深厚,你憋不住,你就到另外一個地方,另外一個房間,去哭個痛快,別讓這個亡者知道。離開他,不要在他跟前哭,到另外一個房間去盡情的發洩出來,哭完了以後,該處理什麼問題處理什麼問題,這樣你也不干擾他,因為他沒聽見你的哭聲。你知道,爸爸媽媽和他的兒女是連心的,你這面在他跟前一掉眼淚,你哪怕不出聲他都知道。這個一定要注意,不哭泣。
          第二個是不觸摸身體。我看有些同修,就是總喜歡一會摸摸這,一會摸摸手,一會摸摸腿。二十四小時之內千萬不要搞這個,不要觸摸他的身體,你就在他的床邊走,你都要放慢腳步,不能讓那風呼呼的,就那個對他的肉身(肉體)都是極大的痛苦。所以我們一定要知道規矩。這是一個,再一個就是,最好是二十四小時之內,沒擦身,沒換衣服之前,不要讓親朋好友來探視。因為他們來探視,有信的,有不信的,信的層次又不一樣,什麼樣的都有,那有的嗚哇一喊,一撲到身上去,我的媽呀、我的姨呀,完了,就這你怎麼送你也送不去了,送不去極樂世界了。送是能送走,送哪去了,剛才我不說了嗎?肯定不是好地方。所以最好二十四小時不要讓親屬來探視。什麼時候探視?二十四小時後,身體也擦乾淨了,衣服也換好了,陀羅尼被給他蓋得板板正正,這個時候可以把臉露出來,親屬就可以來探視了,不怕看,不是怕看。
          我記得小刁她家老齊往生的時候,因為不是有這一條嗎,不讓探視。老齊是哥兒六個,弟弟也多,都不同意小刁按這個佛門的規矩給他哥哥送往生什麼的,小刁又整不過人家這哥們,就是扛不過。後來這個老齊不知道為啥就把我選中了,讓我去送他,我實際在那之前,我從來沒單獨送過誰。送他,人家這些弟弟們人家不滿意,但是因為確實我們按照這個做了,二十四小時之內沒讓他們看,這下子更生氣了,來了,來鬧來。鬧到啥程度?擱走廊裡,有一個人就四腳朝天,就擱那蹬腿,就像下了神似的。有同修告訴我,說劉老師妳看,外面那個那樣的。我說他可能那樣舒服,那就先那樣吧,不用理睬,我也沒理睬。完了這小刁不幹好事,一下子把我推到第一線,告訴她那些弟弟們:這個事不歸我管,歸劉老師管,歸我劉大姐管,你哥哥有交代,他走以後的事都歸劉大姐管,你們有話找劉大姐說去。這弟弟們馬上就衝我使威風,「哪來這麼一個老太太,管我哥哥的事」,真跟我叉著腰。後來,你說當時我不知道為什麼那麼冷靜,我怎麼說的?我說你們要想聽我說,給你們解釋,跟我到這個屋,消停的,我跟你們說,你們消停的聽。我說你們要不想聽我說,你哥的遺囑,打字的,在門上貼著,你們誰識字,自己去看,我還不想跟你們說。我態度也很強硬,一下子給震回去了,最凶的那個弟弟,跟我叉腰那個,當時就把手放下了:「劉大姐,我們聽妳說說吧,怎麼回事?」我就跟他說,我說你哥哥有兩條遺囑,是昨天晚上七點左右把你嫂子叫進去的。我說這兩天你嫂子都不著邊,是因為你哥哥不讓她著邊,你哥這遺囑是跟我交代的,讓你嫂子去旁聽的。我得把她開出去,要不他不說小刁嗎?我說你哥哥就兩條遺囑,非常簡單,一條是:我的後事歸劉大姐安排,劉大姐怎麼安排就怎麼做。問小刁,妳聽明白沒有?小刁說聽明白了;妳照不照辦?小刁說照辦。我說這是你哥的第一條遺囑。第二條遺囑,家親眷屬不要靠前。我說你們不是有意見嗎,為什麼不讓你們看你哥?我說這是你哥的遺囑,家親眷屬不讓靠前。我說都打好了,擱門上貼著,你們去看去,後來他們真到門口去看。就這兩條遺囑,老齊走的時候簡不簡單?兩條遺囑,大菩薩的遺囑就這麼簡單。
          所以我說這個問題,不讓親屬探視是對的,省得鬧起來。如果一來探視,哭的哭、喊的喊、鬧的鬧,那可就糟了,你這場你就掌控不住了。所以還是,就是咱們念佛這些佛友,安安靜靜的、悄悄的,該怎麼念怎麼念,換完衣服以後誰來鬧都沒關係了。完了剛才我跟你說,當時他弟弟告訴,為什麼不讓我們見?我說現在正在開光,開完光以後你們排好隊,我領著你們去見。等開完光老居士們告訴我:劉老師,開完了。我說好,你們讓開一條道。因為地方特別小,我說這些弟弟們、弟妹們,你們誰在前誰在後排好隊,我打頭,我領著你們去看你哥,我就領進去了。領進去這不是蓋著臉的嗎,我就把那個陀羅尼被揭開以後,這臉露出來了。他第一個那個弟弟一看,那個眼神就非常驚訝,我分析大概說,怎麼這麼好!我估計是不是這個,這個眼神,完了就站那愣了。我就說了,我說你看看你哥哥軟不軟,你摸摸他的手。他就擱那愣著,他沒伸手。我這痛快,我拿著老齊的手我就塞到他弟弟手裡了,我說你摸摸,你看看你哥是硬的是軟的,別等火化完了,你們說我哥哥是硬的,我說沒證明了,你們得親自摸。我說如果想擁抱擁抱,把他扶起來坐著,抱抱都可以。完了他弟弟說挺好挺好。這第一個過去了,第二個,挨著個我都把手遞到手裡,一個不落的,我不管你想不想握,你敢不敢握,我全都讓你握,就讓你體會體會到。
          就這個關鍵時刻,你真得壓得住陣腳,壓不住陣腳就給你翻天了,那還能讓你這麼著?結果怎麼樣?把弟弟們都感動了,一看他哥哥好,這個方法妙。所以弟弟就說了,給我們找手套,一會不就要來起靈嗎?完了弟弟們說,有沒有手套?我們幾個抬我哥。因為最起碼四個弟弟就夠人了,人家弟弟也多。有個老居士看他們原來那樣挺生氣說:一邊待著,不用你們!我說不行不行,親兄親弟,手足之情,人家弟弟要抬哥哥理所當然,趕快找手套給他們。所以人家哥哥是人家弟弟們給抬下去的。你看這不兩全其美,全都解決了?原來是橫著膀子跟你橫,現在特別通情達理,一直到送到火葬場火化完了,把哥哥的骨灰盒安頓好了,這些弟弟一直是態度非常好。這個問題不就解決了嗎?所以這個問題,你做對了,他理解了,你就不要擔心後面怎麼樣,後面就好了。這是一個。
          再一個我就想,就是在親人往生前,病重期間,不要讓親人們分撥分班的,接連不斷的去探視。因為這個時候,病人他需要老實念佛,得讓他心靜下來。如果他這些親人們,這個去嘮一會,那個去嘮一會,一波接一波的,肯定他的心是不清淨的,他念不下去佛。另外這些個去探視的親友們,他未必在一個水平線上,是不是?說啥的都有,怎麼告訴的都有,你說他聽誰的?就把他心說亂了。我記得有一個同修告訴我,有一個老人病了,不是要往生,就生病了,他的親朋(都不是朋友,就家親眷屬),多少人去看望這老人家?五十多人。你說這五十多人,天天不斷頭的去看這老人家,哪個看不得說話?你說這老人家這佛咋念?所以這個是最大的障礙、最大的干擾。所以老人在病重的時候,不單是老人,就是親人如果病重,保密工作要做好,不要通知親朋好友。因為咱們中國有個習俗,往往是有人病重了,趕快通知親朋好友來見最後一面,這個習俗很坑人。所以怎麼把握這個事,大家要想好。
          再一個我想跟大家說說,什麼叫真正的孝。什麼叫真正的孝?這個我想給大家舉個例子來說明這個問題。就是有一位居士,和我接觸的比較多,他是一個企業家,經濟條件相當不錯。如果是按他的條件,把老人送去醫院,住什麼高檔病房,打什麼高級藥,那是一點問題沒有的。但是因為可能就這個緣,他和我認識了,和我認識了他就跟我說,爸爸媽媽年齡大了,將來怎麼辦,讓我給出出主意。我當時我就說,「你要讓我出主意,可能你做不到」,實際這我也是將他一軍。他說大姐妳說,我努力做到。我說第一條你就做不到,你能讓你老爸老媽在家往生嗎?能不把他們送去醫院嗎?當時他的態度不是堅決的,但是他說了,可以、可以,能,但是這個口氣不是特別堅決的。這是最開始我們接觸。後來等他到哈爾濱,到我那去的時候,又說這個問題的時候,我說你想怎麼辦?他的意思問我:大姐,如果我公公,他管爸爸叫公公,如果我公公走的時候,我希望大姐去送。我當時就說,我說如果公公是在家裡往生,我去送;如果公公在醫院裡往生,我不去送。我把這話說了,我自己忘了。後來等公公臨往生之前,打電話告訴我,公公要往生了,希望大姐來送。我當時我就忘了我前面許那個願了,我跟小刁說我沒太想去。小刁說那不行,大姐,妳許願了。因為當時人家問妳的時候妳說了,公公在家往生妳去送,公公在醫院往生妳不去送,人家現在決定是在家往生,妳為什麼不去送?我說那樣,既然我說了,我得履行我的諾言,我說去。就這樣,公公往生的時候我就去了。
          我跟大家說這個事主要是說,這個同修他能做到這一點,沒有把他的老爸送到醫院去,太了不得了!這一點我真是,我沒想到。因為啥?他是企業家,挺有名,另外很講面子。別人人家不想?你說家財萬貫,完了老爸有病了擱家等死,不往醫院送,就這個輿論壓力他能把它承受了,那都太了不起了。真的就沒送醫院,老人家就在家裡往生的。在家裡往生的緣就特別特別的好,不說別的,最起碼我這個劉老太太到了,我去了。再一個就是,我聽說深圳有一個念佛團念得不錯,就是那個念佛團到家裡去給公公念的佛。我都感覺到這個念佛團念得好,因為你感受到特別清淨,不亂、不雜,不鬧得慌。很少有念佛送往生就讓你心不鬧得慌的,挺清淨的,很少。就公公往生這一次,請這個念佛團,人不是太多,好像不足十個,他們分成班,分成幾班念的。基本上就是,我們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,就是覺得鬧了或者怎麼,沒有。我就跟小刁她們說,我說這個念佛團念得不錯,真是挺清淨的。他們念佛的人清淨,這個場必然清淨;他念佛的人心不清淨,這個場必然是亂的。所以公公往生走得不錯,真是走得不錯。可以說突破了世俗觀念,才能做到這一點;如果這個世俗觀念突不破,這個你肯定達不到。那一怕人家笑話,堂堂的董事長,他老爸有病擱家死了,你說這個輿論壓力大不大?但是他就按照我告訴他的做了,真效果不錯,我只能說老人家走得挺好。咱們這個企業家也沒悲傷、也沒難過,跟我說:大姐,公公走了,為啥我沒悲傷、沒難過?我說那你琢磨琢磨。沒哭,他說我不但沒哭,我就連難過那個想法都沒有,我心裡挺樂呵、挺高興的。你看看,他事情就是這樣。這是親人不?是親人,他自己的親爸。以後一直是挺樂呵。
          我舉這個例子就是告訴大家,什麼是真正的孝。不是說你給老人花了多少錢,你給他買了一個什麼,哪怕是拿金磚摳個棺材,那都不是孝;你能安安全全的把你的父母送到西方極樂世界,沒有任何孝比這個孝更大的孝了。有的人就圖表面,做表面文章,我用一句不客氣的話說,那是做給活人看的,是裝活人的面子,他要他的臉面,不是這個亡者的臉面。以前我舉過那樣的例子,有人家老人死了,去世了,結果為了表達兒女們的一片孝心,錢沒少花,棺材裡也裝錢,枕頭底下也枕錢,腳底下壓錢,手裡攥錢,反正到處都是錢,最後把老人家送到閻王爺那去過不了關(當笑話聽,當笑話聽)。拿這些錢幹啥?還以為像咱們陽間,咱們人和人處世,走後門去了,拿錢去賄賂閻王爺,讓閻王爺給他安排個好地方。閻王爺不認識,說你拿那花花綠綠的是啥東西?咱們當寶貝,錢,人家閻王爺不認識。結果他就說,請您老人家給我安排個好地方,這是錢。閻王爺發怒了,你該上哪上哪去吧!你說孝不孝?你要說他不孝,他捨得花錢,大筆的花錢,有那麼發送老人的嗎?最後誰能把這個老人救出來?你這些個兒女,你坑不坑你這個媽?坑不坑你這個爹?真是沒辦法。有的時候我就想,我們人為什麼都能夠愚痴到這種地步!這是我要講的第二個大問題。
          第三個問題,我想講一講什麼?就是關於送往生的光碟應不應該流通,怎麼樣流通。這個因為有同修問我,網上同修,我這次來,協會轉給我一封信,就是問的這個問題,所以在這裡,正好有這個機會,我也就順便跟大家說一說。往生光碟的流通,用一句話說,它的總的原則是宜精不宜多。為什麼這麼說?我覺得現在這個往生光碟有點過濫。這個濫就是發大水那個濫,氾濫成災那個濫,三點水那個濫,有點過濫。為什麼有這種感覺?我看到的往生光碟不算多,可能也不太少。譬如說就這個人往生了,有助念團在助念,請錄像的,就把這個人在這躺著,蓋著陀羅尼被,然後錄他這個鏡頭,有的時候把臉掀開來,再錄錄臉的鏡頭,錄錄這個屋子,這佛堂的鏡頭,再錄錄同修們念佛的鏡頭,就是這個,或者是開示錄一點。最後就,那個念佛的鏡頭是很漫長的,因為三天,這三天它這個鏡頭變化不是太大的,你就把這個錄成一個小時或者兩小時。我沒說我姐那個錄像,你要都讓大家看,三十個小時看不完,這能行嗎?所以現在的光碟普遍存在一個什麼共同的問題?就是看了都差不多,都一樣。所以這樣的光碟,對看者究竟有什麼幫助?沒有。大家都司空見慣了,不就是看這個人往生了,擱這躺著,蓋著,完了佛友們在念佛,不就是看這個嗎?看這個是沒有什麼實際意義的。
          我給你舉兩個例子,什麼樣的光碟有意義。一、就像我姐這樣的光碟,活著往生的,讓大家堅定信念,確實是老實念佛,可以活著往生極樂世界,是預知時至的,這樣的光碟。再舉一個例子,那是十幾年前,我看見一張光碟,是綿陽的,綿陽的一個七十三歲的老菩薩,一個老頭,他往生。人家老爺子預知時至,就跟一個廟裡的主持說了,說我哪天哪天中午十二點,我要去西方極樂世界了。正好這個師父很懂,人家就給老居士安排了,安排什麼?打一個佛七,因為正好是七天時間,老菩薩就跟著這些個同修們打了個佛七。別人不知道,別的同修不知道這老菩薩要往生,就這個師父知道,這老菩薩自己知道。前六天就是該繞佛繞佛、該念佛念佛、該拜佛拜佛,有老菩薩那鏡頭,人家這是有錄像為證的。然後到第七天中午十二點,就是這老菩薩往生的時辰,我記著那鏡頭是在一個,專門給他準備了一個房間,擺著一個太師椅,就竹子編那太師椅,差二十分鐘的時候,老爺子進的這個屋,坐到這個太師椅上,兩邊站的是他的兒女,我估計是兒女,因為長相差不多,是他的兒女擱兩邊站著。這個時候就是這個主持師父,就給大家說了幾句什麼。老爺子是在這七天佛七的過程當中,如果我沒記錯,他給大家做了三次開示。因為他開示,綿陽話我聽不懂,我不知道他說的啥,做了三次開示,不是太長的。最後一次開示,我不是說他差二十分鐘,不到十二點進的這屋,坐到這椅子上嗎?這是他最後一次給大眾開示,說得也非常簡潔。然後坐那就開始念佛,大家也念佛,老爺子也念佛。那個鏡頭就一直是,一會是對著老爺子的臉,一會是對著那個掛鐘,那個表,就這麼來回晃著,那就意思告訴大家,看看老爺子什麼時候往生的。結果就是先給這個表一個鏡頭,時針指向十二,馬上回來,老爺子頭一側,走了。就這樣的往生光碟發給大家看它有意義,讓大家真能看出東西來。你就看一個人在那停著,完了大家在念佛,就這些個東西是沒有太大的意義的。
          另外譬如說,可能有的走得挺好,身體挺軟,大家都捨不得,說這個得弄個光碟。身體軟是好事,最起碼身體柔軟的,保證他不上三惡道,他最次他也上三善道。至於極樂世界能不能去,這個不是唯一的標準,身體柔軟不是唯一的標準。能不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最最重要的標準,你就把握一條,預知時至,其他的什麼都沒有,就預知時至一點不差,肯定上西方極樂世界。像我姐最後走那個鏡頭,你信還是不信那就在你,那就是現場的事實。因為當時我姐走了以後,有人建議我把某一部分拿掉,說怕引起誤會。我也知道那一部分,可能有人要提出異議,但是我想,一定要尊重事實,我要給大家留下的就是原來事實的真相。哪怕是現在大家沒看懂,一百年以後也可能他看懂了,三千年以後也可能有眾生能看懂的,那就可以了,沒必要要求現在每一個眾生都看懂。但是我可再一次跟大家說,就是那個所有的鏡頭沒有一點加工,就是三個錄像,哪一段誰錄得清楚就擱哪段。就把那個去掉的就是什麼?就是我說的,大量的大家念佛那個鏡頭,大量的就我姐在那躺著,蓋著陀羅尼被那個鏡頭,這個真是大部分都去掉了。因為你再多大家也知道,往生了助念,不就是這個樣嗎?一定要把那個最真正的東西告訴大家,讓人一看,有些老菩薩一看信心增長,真能活著往生,預知時至,真是不是說瞎話的,信念他就堅定了。這樣的光碟應該發,普普通通的光碟不要發,這是我的一個想法,供大家參考。
          剛才我說了不要著相,身體柔軟未必是去西方極樂世界,不要宣傳這個東西。另外你說現在有些人就是奔著兩條,一條上哪道了,一條有沒有舍利子。反正到火葬場火化的時候,我姐火化的時候,我站在那個火化爐的旁邊,我是給我那些外甥女們壯膽去了,因為她們沒經歷過。那些個老菩薩們,同修們,使勁的往前擁。因為它那個爐是熱的,燙人,害怕燙著他們。他們幹啥去了?看舍利去了,有沒有舍利,肯定是奔著舍利去的。推出來一看,反正我沒看著舍利,我也沒關心這個事。完了他們開始撿骨灰的時候大雲說:劉姨妳先上車上坐著去吧,讓他們撿吧。我就去了。我剛坐車上,大雲就去了:劉姨劉姨,好多好多舍利子,撿不撿?她說就那個領著做白事的司儀就說問問,問問老師,這麼多舍利撿不撿?大雲就跑出來上車上問我。我說不撿,大雲說不撿,那意思是不是有點可惜,那麼多舍利子不撿?我說不撿,不要著那個相。結果他們誰偷偷摸摸的撿出來八顆,人家後來有人埋怨我,因為這八顆都要搶瘋了,誰都想要。有的人都說,給我託夢了,其中有我一顆。我說那不好使,我姐沒給我託夢。我說這八顆都放在我四外甥女那寄存,誰也不發。我說你們為什麼要著這個相?有的人就說,妳說妳咋這樣處理?那麼老多,撿點,誰要就給誰發一個多好。我說我堅決不給你們發。所以現在我姐這舍利子就撿出八顆,有人說是高級的舍利子,金剛砂,反正我也沒見過金剛砂什麼樣,但是我看了以後,和我以往見過的舍利子是有點不一樣,就是鏡頭裡擱大雲手心裡那個,長的,就像那個銅的顏色,鋥亮鋥亮的,那是事實,那個就是那次撿出來的。
          再一個就是看光碟要注意形勢,咱們有些時候不注意形勢。這個形勢指啥?時間、地點、人物,你都得照顧到。有的同修看了以後覺得挺好,不管是過年也好、過節也好,還是同學同事、親朋好友聚會也好,他覺得好,他就把這光碟給放上。大過年挺喜慶的,你說聚會,結果你給人放一個往生的光碟。你這些個親朋好友裡都信佛嗎?都達到這個水平這個境界了嗎?你不把人嚇著了嗎?大過年的你讓人家看什麼死人!在人家的眼睛裡就是死人。你說你咋這麼沒智慧?時間、地點、人物一定要把它弄明白,有時候處理問題,你這個時間掌握的不準確,你都會出毛病的,真是這樣的。有時候你看,我說說我就瞅瞅小刁,因為這些個毛病,我們小刁時不常的就表演表演。所以我說的就是,給大家一個警惕。你想讓大家看,好心,但是你想他接不接受這個,另外這是啥時候?譬如說大過年三十,要有人給我也放這個光碟,我都不願意,這啥時候你給我看這個!真是不行,一定要注意這個問題。有人可能能對號入座,那你入了以後,你對上號了,你犯了一次錯,第二次你還犯?千萬不要犯了。這是第三個大問題。
          剩下時間不太多,我想簡單的跟大家說一個什麼事?就是全國目前送往生的五花八門,什麼樣的都有,你現在要說找出來一支送往生的隊伍如理如法,好像不太容易,挺難的。儘管送往生的這些同修們非常辛苦,這事我是知道的,凡是送往生經歷你都知道,那個差事不是一般人都能幹得了的。怎麼辦?我有一個妄念,什麼妄念?我說能不能就是實驗性質的,琢磨著建立一支新型的送往生隊伍,這是我自己的妄念。什麼樣的往生隊伍叫新型的?就是比較專業化。不是說臨時抓幾個人就來送往生來了,就助念來,那個我總覺得效果不好。如果有一支比較長期的、穩定的隊伍,他就是幹這件事,他經驗肯定就豐富。這個隊伍什麼時候能建立起來?可能我這個要求也比較高,我給它起個名,能不能咱們以後送往生有這樣一支隊伍,「跟蹤法送往生」。因為這個人他已經病入膏肓了,我們來給他送,有的甚至人已經嚥氣了,送往生的隊伍來了,來給他念佛,咱只能說念佛了,能不能送他往生到極樂世界?非常難了,非常難說。要是這樣,這是我設計的一個畫面,能不能這樣,跟蹤是什麼?譬如說我,我現在快七十歲了,那肯定我早晚我有走的那一天。譬如說小刁就是我設計的,將來她是送往生這個隊伍的一個頭,她怎麼辦?她從現在就開始跟蹤我,給我記錄一個檔案,就是我現在是什麼狀態,我信佛是什麼狀態,我的身體狀況什麼樣,然後她一直跟蹤觀察我,我幾年往生她就跟蹤我幾年。因為現在有同修也在琢磨這件事,也在做這個試驗,當然是現在沒有完全成形,沒有完全成功。所以我想這個方法是個好方法,你想如果一個人,跟蹤他五年,最後到這個老人家往生的時候,它就像人的檔案一樣,他有一個往生檔案,從五年前到五年後他往生,整個這個過程給他做一個全程記錄。而且這個送往生的,譬如說小刁送我,時不常的就去給我開示開示,時不常開示開示。我覺得這種送往生應該是效果好吧?因為是不間斷式的。你也不認也不識,他也不了解你,你也不了解他,完了他要嚥氣了,你去給他送往生去了,你是誰?他可能都不容易接受你。如果小刁一直跟著我五年,你說我不認識她嗎?熟悉她嗎?我就喜歡她了,她說啥我也信。這種送往生的效果,可能要比現在那種去了就是念佛送往生效果要好,我想但願有誰能做做這方面的試驗。辛苦極了,你想一個人要是就跟著,你別說跟幾個,你就跟一個老太太,跟她五年八年的,幾個人能做到?確實不容易。但是如果真做了,那個送往生的效果肯定要特別殊勝、特別殊勝。以後就是送往生的時候就有檔案了,譬如說那個錄像你就可以拿出來,這一段他是什麼狀態,這一段什麼狀態,到往生之前是什麼狀態,往生以後什麼狀態,叫人信服,這樣的光碟你出,肯定是有實際作用的。這是一個方面。
          今天我跟大家說的這些很不成熟,因為什麼?我送往生的次數比較少,有的是我親身經歷的,有的是我聽同修們跟我介紹的。所以就是綜合大家說的,和我所見到的,也結合大家對我提出來的一些關於送往生的問題,我能想得到的。我是今天早晨起來,我給它捋這麼一個綱綱,然後跟大家說一說,肯定是不完全的,也肯定有的地方可能不正確、不準確,因為全國各地送往生的情況也都是各有各的特點,是不一樣的。如果我說的,如果對大家有點啟發,那就供大家借鑑,如果對大家沒有什麼幫助那就算了,你就當這耳朵聽,那耳朵冒,就完了。但是有一條我特別希望,就是我們能把我們的親人送到極樂世界去,然後我們自己也能回到極樂世界去,這是最好的一個結果。如果能達到這個結果,我今天也沒白說這一場。我們有的同修的爸爸媽媽,年齡已經是高齡了,很可能時間不會太長就面臨著這個問題,我今天說這些你要記住了,爸爸媽媽一定會去好地方的。今天的時間到了,感恩各位,謝謝大家。

          第11集-菩提之路之答疑解难(1)关于送往生的几个问题

          微信公众号同步站:
          狮子吼微信平台公众号
          暂时没有文字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