观看记录
观看历史
说明: 莲宗二祖善导大师 (恭录于《净土圣贤录》) 唐.善导(莲宗二祖)善导,不详其所出。贞观中,见西河绰禅师净土九品道场,喜曰,此真入佛之津要。修余行业,迂僻难成。唯此法门,速超生死。于是勤笃精苦,昼夜礼诵。旋至京师,激发四众。每入室,长跪唱佛,非力竭不休。出,则演说净土法门。三十余年,未尝睡眠。 护持戒品,纤毫不犯。好食供众,粗恶自奉。所有衬施,用写阿弥陀经十万余卷,画净土变相三百壁,修营塔寺,燃灯续明。道俗从其化者甚众,有诵弥陀经十万至五十万遍者,有日课佛名自一万至十万者。其间得三昧生净土者,不可纪述。或问,念佛生净土耶。导曰,如汝所念,遂汝所愿。乃自念一声,有一光明从其口出。十至于百,光亦如之。 其劝世偈曰,渐渐鸡皮鹤发,看看行步龙钟。假饶金玉满堂,岂免衰残病苦。任汝..[内容详细]

    总赞叹:188

    赞叹祖师:

净宗二祖善导大师










莲宗二祖善导大师

(恭录于《净土圣贤录》)


唐.善导(莲宗二祖)善导,不详其所出。贞观中,见西河绰禅师净土九品道场,喜曰,此真入佛之津要。修余行业,迂僻难成。唯此法门,速超生死。于是勤笃精苦,昼夜礼诵。旋至京师,激发四众。每入室,长跪唱佛,非力竭不休。出,则演说净土法门。三十余年,未尝睡眠。

护持戒品,纤毫不犯。好食供众,粗恶自奉。所有衬施,用写阿弥陀经十万余卷,画净土变相三百壁,修营塔寺,燃灯续明。道俗从其化者甚众,有诵弥陀经十万至五十万遍者,有日课佛名自一万至十万者。其间得三昧生净土者,不可纪述。或问,念佛生净土耶。导曰,如汝所念,遂汝所愿。乃自念一声,有一光明从其口出。十至于百,光亦如之。

其劝世偈曰,渐渐鸡皮鹤发,看看行步龙钟。假饶金玉满堂,岂免衰残病苦。任汝千般快乐,无常终是到来。唯有径路修行,但念阿弥陀佛。

或问,何故不令人作观,直遣专称名号耶。答曰,众生障重,境细心粗,识颺神飞,观难成就。是以大圣悲怜,直劝专称名字。正由称名易故,相续即生。若能念念相续,毕命为期者,十即十生,百即百生。

何以故,无外杂缘,得正念故。与佛本愿相应故。不违教故。顺佛语故。若舍专念,修杂业者,百中希得一二,千中希得三四。何以故,杂缘乱动,失正念故。与佛本愿不相应故。与教相违故。不顺佛语故。系念不相续故。心不续念报佛恩故。虽作业行,常与名利相应故。乐近杂缘,自障障他往生正行故。

比见诸方道俗,解行不同,专杂有异。但使专意作者,十即十生。修杂不至心者,千中无一。愿一切人等,善自思惟,行住坐卧,必须厉心克己,昼夜莫废,毕命为期。前念命终,后念即生,长时永劫,受无为法乐,乃至成佛,岂不快哉。

又作临终正念文曰,凡人临终欲生净土者,须是不得怕死。常念此身多苦,不净恶缘,种种交缠。若得舍此秽身,超生净土,受无量快乐,解脱生死苦趣,乃是称意之事。如脱弊衣,得换珍服。放下身心,莫生恋著。才遇有病,便念无常,一心待死。

须嘱家人,及问候人,来我前者,为我念佛。不得说眼前闲杂之话,家中长短之事。亦不须软语安慰,祝愿安乐,此皆虚华无益。若病重将终,亲属不得垂泪哭泣,及发嗟叹懊恨声,惑乱心神,失其正念。但教记取阿弥陀佛,守令气尽。若得明解净土之人,频来策励,极为大幸。用此法者,决定往生,无疑虑也。死门甚大,须自家著力始得。一念差错,历劫受苦,谁人相代,思之思之。

导一日忽谓人曰,此身可厌,吾将西归。乃登寺前柳树,向西祝曰,愿佛接我,菩萨助我,令我不失正念,得生安养。言已,投身而逝。高宗知其神异,赐寺额曰光明云。(佛祖统纪,乐邦文类。)



莲宗二祖略传 (白话文)

善导。不清楚他的出身,唐太宗贞观年间(西元六二七~六四九年),看到西河道绰禅师的净土九品道场,欢喜地说:‘这真是进入佛法的入门要道。修行其他的法门,迂回艰困难以成就,唯有此净土法门,可以迅速地超脱生死轮回。’于是诚恳老实地精勤苦修,日夜不断地礼拜读诵。不久之后善导到了京城,激励策发四众弟子修行念佛。每次进入念佛堂,必定长跪念佛,不念到声嘶力竭则不罢休。出念佛堂,则向人演说开示净土法门。如此修行三十多年,从来不曾躺卧睡眠。

善导大师一生严格护持戒律威仪,从不毁犯一丝一毫。好的饮食必定供养大众,粗糙恶劣的才自己食用。凡是接受供养布施的所有财物,都用来书写《阿弥陀经》,总共有十万多卷。画西方极乐世界的变相图,总计有三百多幅的壁画,并且整修建造佛塔寺院,燃光明灯供佛照明。无论出家在家,追随他受教化的非常多,有的课诵《阿弥陀经》十万到五十万遍,有的每日称念佛号一万到十万声不等。在他的徒弟信众之中证得念佛三昧的,多得无法记载叙述。有人问:‘念佛可以得生净土吗?’善导大师说:‘随著你的精进念佛,必定满足你的愿求。’接著善导大师自己念一声佛号,同时则有一道光明从他的口中放出,念十句乃至百句,光明也是同样一一放出。(以证明念佛功德真实不虚。)

他劝勉世间人的偈颂说:‘我们每个人都终归渐渐地鸡皮鹤发渐渐衰老,看看我们行走的步履也慢慢地老态龙钟迟钝困难,假使让你拥有无数的黄金白玉、堆满了整个厅堂,难道就可以避免衰老凋残和疾病的痛苦吗?纵然任你享受千般快乐,生死无常终究有一天还是会到来,唯有赶紧依著最直接便捷的道路去修行,放下一切,一心称念阿弥陀佛。’

有人问:‘为什么不教人作观想,而却直接教他称念阿弥陀佛的名号?’善导大师回答说:‘凡夫众生业障深重,所观的极乐净土之境界精细微妙,而能观的心念却极为粗糙,既然心识掉举精神散乱,那么观想就很难能够成就。是以释迦世尊大慈大悲怜悯众生,直接劝导众生专心称念阿弥陀佛,正是由于称念佛号容易的缘故,只要能够相续不断就可以往生。如果能够念念相续,以终其一生的期间专意念佛,那么十人修行即十个往生、百人念佛即百人往生,绝对万无一失。

何以故?由于没有外在杂乱的因缘故。由于正念相继的缘故。由于与阿弥陀佛的本愿相应的缘故。由于不违释迦世尊的教化故。由于随顺佛陀所说之法如说修行的缘故。反之如果舍弃专修的功夫,而间杂修习其他法门的人,百人之中难得有一两个成就,千人之中罕有三四个往生,何以故?因缘混杂散乱妄动而失去正念的缘故。与阿弥陀佛的本愿不相应的缘故。与释迦世尊的教化相违背的缘故。不随顺佛陀所说如法修行的缘故。系念佛号不能相继不断的缘故。内心不能专心思念报佛重恩的缘故。虽然也在从事修行,但是常与名利欲望相应不离的缘故。喜好亲近杂乱的因缘、自我障碍又妨碍他人修行往生净土之正行的缘故。

最近见到各方的僧侣和居士,虽然每个人在解悟和行门都各有不同,专修和杂修也有些差异。但是只要能够从今日起专心一意称念阿弥陀佛的人,十个修行即十个往生。反之,修行杂业和不能至诚深心的人,就算是千人之中也没有一个能够往生。普愿天下一切的众人,好好的善自思惟其中的差异,并在日常生活的行住坐卧之间,专心一意自我要求,日夜精进而不间断,一直到此生命尽为止。那么临命终时,只要前念命终,后念的一刹那间,就在极乐世界的莲华中化生,于未来无量劫恒久的时间,永受无为清净的法乐,乃至究竟成佛,如此岂不快哉!’

又作临终正念文说:‘凡是临命终想要往生净土的人,必须要不害怕死亡。并常常要思惟我们这个色身有许多的痛苦,既不清净又常遇到种种恶缘,不断地遭受种种的困扰束缚交结纠缠。若是能够舍去这个污秽不净的色身,超脱往生到西方极乐净土,即可亲受无量无边的法喜快乐,解脱无量劫来轮转六趣的生死痛苦。那么,临终往生这件事,乃是令人称心快意的事,就好像是脱去破旧粗恶的衣服,换上美妙舒适的上好服饰。因此我们应当要放下虚幻的身心世界,不要生起贪著的念头。若遇到病苦,更应该思惟生死无常,放下一切一心念佛,等待命终时阿弥陀佛前来接引往生。

又必须嘱咐交待家人亲属,以及问候探病的人,凡是来我面前的人,只要为我念佛,不得说眼前闲杂无益的话,和家中长短是非好坏等事。也不需要以柔软爱语来安慰,为我祝福健康快乐,这些都是虚伪浮华毫无利益的事情。若病情危急将要命终时,家人亲属不得垂泪哭泣,也不可发出感叹悔恨令人忧愁的音声,这样会惑乱临终者的神识,使他失去放下一切念佛求往生的正念。只要教临命终者,记得忆念阿弥陀佛,坚持念佛守著正念,直到气尽为止。如果能遇到明白了解净土法门的善知识,不断地督促勉励求生净土,那真是极大的幸运。若是能够依照使用这个方法的人,决定可以往生净土,这是毫无疑虑的。临终死亡这件事情非常重大,必须要自己努力用功才可以,如果一念差错,又要继续经历无量劫的痛苦烦恼,那么又有谁能够来代替呢?好好思惟、好好思惟吧!’

善导大师有一天忽然跟别人说:‘这个色身实在令人厌恶,我将要向西归去极乐故乡了。’因此登上寺院前的柳树,向著西方祈愿说:‘愿阿弥陀佛接引我,菩萨护念帮助我,令我不失正念,得以往生极乐世界。’说完,即从树上投身而下而往生,唐高宗知道善导大师的修行神异不可测,因此赐赠寺院匾额题名为“光明”。  (佛祖统记。乐邦文类)

——恭录于《净土圣贤录易解》


附录:

莲宗二祖 

(恭录于民国版《莲宗正传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