观看记录
观看历史
随喜赞叹:

自在往生回极乐 刘老居士往生纪实7文字+视频

主讲:

时间:2018-12-01 12:16

点击:加载中...

随喜赞叹(评分):84

简要说明 刘素青老居士往生纪实 第7集 自在往生回极乐 2012年11月21日 〔字幕〕 时间: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往生当天 〔刘老师旁白〕 今天是11月21日,姐姐往生的当天。这一天姐姐表了两个往生法。 一个是:自在往生极乐世界法。 另一个是:六道轮回四大假合分离法。 这两个法..[详细]

扫码用手机观看

正反排序路线四播放说明:支持苹果和安卓手机、电脑播放
正反排序路线三播放说明:支持苹果和安卓手机、电脑播放
正反排序MP3播放(1)播放说明:支持苹果和安卓手机、电脑播放

在线播放列表 (在线报错)

  • 路线四
  • 路线三
  • MP3播放(1)

自在往生回极乐 刘老居士往生纪实7文字+视频




刘素青老居士往生纪实 第7集
自在往生回极乐
2012年11月21日


〔字幕〕 时间: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往生当天

〔刘老师旁白〕
今天是11月21日,姐姐往生的当天。这一天姐姐表了两个往生法。
一个是:自在往生极乐世界法。
另一个是:六道轮回四大假合分离法。
这两个法,让姐姐表演得精美绝伦、惟妙惟肖,精彩极了。我不知道用空前绝后来形容姐姐的表演是否过分,反正我是大开眼界了。
下面请莲友们,仔细观看姐姐的往生表演。

〔字幕〕 2012年11月21日早晨

〔老居士〕:
偈子里全有。
〔老居士四女儿〕:
明白了,明白了。
〔老居士〕:
另外你说现在天怎么样,天现在的情况?
〔老居士四女儿〕:
我上单位时候,我看了,特意看了一下天。
〔老居士〕:
走那天再看,西方的全景都现了。让大家看看,念佛人回极乐世界,
极乐世界是真的还是假的!
我先写到偈子里头。我走后,偈子拿出来,印一印。一样一样的,给大家,看看能不能对起来?
进到这个屋,你们就可以闻到香味。刚才你李叔他第一个感应。
〔老居士四女儿〕:
他跟我说了。
〔老居士〕:
完全正确。
〔老居士四女儿〕:
他跟我说了。
他到我那屋看了一下,以为是我点香了,我没有点香。
〔老居士〕:
今天就开始了,放香。我走了以后,这香气连续十天,全都是。
(做OK手势,圆满)
告诉大家,现在众生不就说是着舍利那相吗?
〔老居士四女儿〕:
是的。
〔老居士〕:
前儿晚上吧,你许姨问我,刘姐,你那这个舍利怎么办?你那舍利?
〔老居士四女儿〕:
谁问的?
〔老居士〕:
你许姨说的,我怕以后吧……
〔老居士四女儿〕:
我可不可以供在佛龛里?
〔老居士〕:
现在啊,你们肉眼凡夫谁也看不见。
你老姨昨天来都说了,我那舍利万万千,着相,凡夫俗子看不见。你们也拣不出来,就破你们这个相呢。
原来我想,我活着,我一切都舍了。舍利,原来我想交代你们。
〔老居士四女儿〕:
我想留一个,供佛龛里。
〔老居士〕:
我走了以后,我想交代你,家里留一个。剩下的舍利,哪个佛友喜欢,哪个佛友就拿去。
我是那样想的,现在看不见没办法呀。
〔老居士四女儿〕:
还是给我留一个吧!
〔老居士〕:
这孩子这么固执呢!
〔老居士四女儿〕:
不留,不留。
〔老居士〕:
看不见,你能拣出来吗?
〔老居士四女儿〕:
明白了。是,我听明白了。
但是我想,以后我走到哪去,我带在身上。
那不留就不留。
〔老居士〕:
你想留,你能拣出来你就留。
〔刘老师来到老居士的卧室〕
〔刘老师〕:
老菩萨今天卧倒了。
〔老居士〕:
今天躺着。老菩萨今天卧倒了。
〔刘老师〕:
愿意躺着躺着,愿意坐着坐着。随便。
〔老居士〕:
因为吧昨天跟魔军开战。
〔刘老师〕:
开战了?我觉着差不多了。没关系,没关系。

〔字幕〕 11月21日上午9时

〔老居士〕:
放下自私自利。(手指四女儿)
〔老居士四女儿〕:
这个我只是为法界,只是众生,不是我自己。
〔老居士〕:
我知道你为法界众生,法界众生,对。
〔老居士四女儿〕:
对呀,没有自私自利啊。
〔刘老师〕:
我来向你报告,我知道从昨天开始,那就有点这个了。〔刘老师做摇指手势〕你有思想准备,所以该是什么缘,就是什么缘。
〔老居士〕:
翀翀一会儿来,丹彤来不来?
〔刘老师〕:
丹彤我告诉他,你上你的班。那天你去,你大姨不都看着了嘛,你今天上班去吧。
〔老居士〕:
对。
〔刘老师〕:
来了该说什么说什么,不该说不说,气力不够咱就不说了。那个魔力干扰不动。
〔老居士〕:
干扰不动,干扰不动。这一下午吧,没战过我吧。
晚上丽君回来……
〔刘老师〕:
没事。
〔老居士〕:
他拿丽君跟我俩斗,丽君从来不那样过。
〔刘老师〕:
我给你展示展示我的盛装,看看我的盛装怎么样,漂不漂亮?看你老妹这一生穿过这么漂亮的衣服吗?漂不漂亮?
〔老居士〕:
漂亮!
〔刘老师〕:
这领儿可以立着,还可以这么翻过来,这裤子。怎么样这一套?
〔老居士〕:
挺好!挺好!
〔刘老师〕:
对我来说可能就算盛装了吧。
〔老居士〕:
对。通过丽君也没战胜我。
〔刘老师〕:
这不没有什么恶缘善缘的。
〔老居士〕:
我感恩他们。
〔刘老师〕:
这要是说老百姓的话呢,就是这个缘,是你自己结的。最后,你就该过这个关。
〔老居士〕:
是。
〔刘老师〕:
你不听劝,你不听我话。
〔老居士〕:
我跟诸位魔菩萨沟通了,什么是魔?什么是佛?
〔刘老师〕:
无魔又无佛。
〔老居士〕:
就在一念之间。
〔刘老师〕:
对,对对。
〔老居士〕:
我说你们也是佛,我感恩你们。
〔刘老师〕:
对。如果你不犯这个小错误,你没有这个。
〔老居士〕:
是。
〔刘老师〕:
你没有这个……,这个也是给大家表演看的。
〔刘老师〕:
四儿你坐这儿。
〔老居士四女儿〕:
站着吧。
〔老居士〕:
我已经停食四天了。我一寻思,我就是渴,我就喝点(一口两口的),这么多水?
后来我明白了,四大假合已经分解了。现在我喘。
〔刘老师〕:
对!你就是一个凡夫。所以这就给大家得把这场戏演得非常逼真。
〔老居士〕:
四大假合分离,怎么分离的。
〔刘老师〕:
对!
〔老居士〕:
就是这么分离的。
昨天开始,早晨就喘,不这么厉害。我虽然喘,一点痛苦也没有。
〔刘老师〕:
有病无痛。
〔老居士〕:
昨天你们来,说了一头午,我也一点不累。
丽君老怕我累。我说:现在你不要管我,你现在你感觉不到。我自己该怎么做,我都知道。
〔刘老师〕:
你不戴眼镜,小不点字你能看着吗?
〔老居士〕:
小不点字不戴眼镜看不着,我眼睛花。
〔刘老师〕:
人家给我个密码,给你看看,本来不想给你看这秘密。
掏啊,掏啊,掏啊掏,你看咱这密码,大不大?给,偷着看,不让她们看。
小许把脸转过来!
〔老居士〕:
哎呀!还啥密码啊,早都告诉他们了。
〔刘老师〕:
问题是,到时候别人说你现编的,所以咱密码先搁兜里揣着。
〔老居士〕:
丽君不知道。等我走了以后,你们读偈子吧。其中有一句话,那句话凭你们的感应。
今天我为啥这样说?事后的事我全放下了。
〔刘老师〕:
对!对!
〔刘老师〕:
你放心,没事,姐。我告诉你,韦驮菩萨亲自来护法了。
〔老居士〕:
我知道。
〔刘老师〕:
你知道。所以,什么魔你也别在意,别在乎他。
〔老居士〕:
怎么地度也得度。
〔刘老师〕:
跟他结善缘。
〔老居士〕:
对,结善缘。不说嘛。
〔刘老师〕:
度他们上西方。
〔老居士〕:
都是我的善人菩萨。
〔刘老师〕:
靠咱们那个嘴的说教,人家不信,咱们就给他来点……表演表演。
〔老居士〕:
表演表演。
〔莲友〕:
告诉日期了吗?
〔刘老师〕:
11月。
〔老居士〕:
11月21号正晌午时。
〔刘老师〕:
2012 11 21 12。为什么是这个?你看,佛法是最简单的。你看最大的数是2嘛,0、1、2 就这三个数。越简单是越高级的佛法,不是那么复杂。
2012就是今年呗,表年的。
11表这个月,这个月为什么是11?表示她走的这条路是一条康庄大道,笔直的路回家,11。
然后21就是21号,就是今天。
下面是12,是时,时辰,中午12点。
你看21和12,佛法里都是表法的,表圆满。
所以这样就是禅、密、净三位一体,不分别、不执着。它就表这么一个圆满的法。这个障碍本身也是表法。
〔刘老师〕:
可都看准了啊,别到时候我们这些人回去的时候,这个也不认识了,那个也不认识了。
〔老居士〕:
准确无误,放心吧。
〔莲友〕:
准确无误了,板上钉钉。
〔老居士〕:
双城这些莲友过来告诉我,我这几天呀,我这假壳不知道,天天上他们那,去视察去。我不放心。那个旅店比较小,来了三批,那么多人。
〔刘老师〕:
你不用掂记了。今天我给拿了两个斗篷,拿两个大衣。他们晚上就可以在那屋里待着了。
〔老居士〕:
小宋,小宋没告诉我,昨天晚上才知道。
〔刘老师〕:
大云知道,都给你安排了。
〔老居士〕:
这些人不告诉我了,不用我惦着他们。我就寻思,哎呀,都搁地上,多凉啊!那帮孩子吧,都是守口如瓶。我一问,他们笑着说,吃得好,住得好!你知道,我这一生,我最大的就是慈悲心,我看不得谁受苦。
〔刘老师〕:
你有慈悲心,得多洒点甘露。
〔老居士〕:
这个现在没到时候,洒不下来。
〔刘老师〕:
让我代表洒甘露。我心话,咋让我洒,我怎么洒啊?那甘露搁哪儿呢?
〔老居士〕:
我估计不会有人笑我。我这两天吧,不知道怎么,嘴老往出冒话。
今天呼吸比较喘得重一点。
〔刘老师〕:
气不够就不说了。
〔老居士〕:
来了这么多位老菩萨。
〔刘老师〕:
这是今天来了三位新大哥。
〔老居士〕:
他们没听着呢。
〔刘老师〕:
还没听着呢,说你们新来的还没听着呢,她还得说。
〔老居士〕:
不要担心我,你看我这样,我自己有分寸。
〔刘老师〕:
你该坐,坐着;该躺,躺着。你随便儿。
你躺着,卧佛(你们看那卧佛寺里,那卧佛多漂亮啊)。
坐着,那是坐佛。
站着叫立佛。
咋的都是佛。
〔老居士〕:
你寻思我现在不是卧佛啊?你寻思那个莲花上,我是站着、坐着啊?卧着!
〔刘老师〕:
坐着?
〔老居士〕:
卧着! 
〔刘老师〕:
卧着!啊,你是卧在莲花座上啊?
〔老居士〕:
对啊。
〔刘老师〕:
啊,啊,那我不知道。
〔老居士〕:
我发心,这只是它这个假壳而说:我站着往生、我坐着往生……
〔刘老师〕:
那是妄念。
〔老居士〕:
我吉祥卧往生。
〔刘老师〕:
你告诉告诉我,都谁来接你呀?
〔老居士〕:
谁来接我啊?西方三圣,无量无边的佛菩萨和护法。
〔刘老师〕:
就是咱们人世间往生的,到西方极乐世界作佛了,都谁回来呀?
〔老居士〕:
举两个代表例子。就是咱们往生的都回来接我,都排成大队了。
〔刘老师〕:
都排成大队了?我认识的都有谁啊?
〔老居士〕:
王宏来、齐树杰、罗立秋……其他的,太多太多了。举了三个为代表。
〔刘老师〕:
我寻思小罗啊,她往生把她丈夫度进佛门一只脚。这次你再往生,就把他都度进去。
〔老居士〕:
来了?
〔刘老师〕:
刚才我们一起到的,他来了。这回他就进佛门了,他就这个缘。
〔老居士〕:
罗立秋那最好的朋友,
〔刘老师〕:
小丁。
〔老居士〕:
她俩是绝对投机。
〔刘老师〕:
本来说让她今天来,她昨天就溜达来了。
〔老居士〕:
来了也是插中午那个空进来说几句。一进来。他叫付强?
〔刘老师〕:
付饶。
〔老居士〕:
付饶,对。那孩子一进来,给我的第一眼,就那孩子,实际他就是佛菩萨再来这个世间。虽然他们现在年纪轻轻,现这个假身。
前天告诉我的,往生的这几个,就是首先告诉我的,王宏来、齐树杰。因为他们往生不几天,不就给我信儿了嘛,到时候来接。
〔刘老师〕:
有张荣珍、张福瑞。
〔老居士〕:
来接,那这批就不用说了。
〔刘老师〕:
太多太多了。
〔老居士〕:
太多太多了。
〔老居士四女儿〕:
还有亚儒。
〔刘老师〕:
对,亚儒。
〔老居士〕:
最后说,亚儒来接丈母娘。都按俗家的称呼。因为他的法号,有的告诉,有的没告诉,都按俗家称呼。说了,因为咱的肉体凡夫还在人世间呢,还以世间的来称呼,特别亲切。
〔刘老师〕:
对,是这样的。
〔刘老师〕:
干净一辈子,肯定走的时候干干净净的。
〔老居士〕:
干干净净的。
〔刘老师〕:
实际姐你演的这个戏吧,就是告诉大家,娑婆世界没什么可留恋的。生老病死,自然法则,不可抗拒,谁也躲不过。为什么有光明大道不走,非走那犄角旮旯胡同?!
〔老居士〕:
这念佛法门为什么叫特别法门?
〔刘老师〕:
菩萨菩萨菩萨
表法表法表法
圆满圆满圆满
回家回家回家
〔老居士〕:
2005年没回家,去年上哈尔滨念佛,没回家。
上哈尔滨念佛的时候,我就说:弥陀老慈父啊,佛不打妄语,跟人家说了回家,结果到时候没走,这让多少人,好像咱们说话不算话。我个人的事小啊,佛的事业是大呀。
这老慈父不给我信息。每次跟他沟通的时候特灵,从来也没石落大海,最后他不给我信息。
去年上市里去,因为那佛友太有诚意,诚心地诚意要往生,而且呢,发心就陪着我一起往生。
结果到那块我说,老慈父啊,再给我一个机会,一定回家。
不两天消息来了,不能回家。
我当时非常迷惑,哎呀,就是回不去。
这个告诉了,两次往生没有回家,那是给你……
〔刘老师〕:
那是演习,叫预演。
〔老居士〕:
叫“奇特练兵所”。
〔刘老师〕:
“奇特练兵所”,“练兵”去了。
〔老居士〕:
去“练兵”去了。
〔刘老师〕:
你看,那把这个没练成,现在这个练成了。这七年练成了。
〔老居士〕:
练成了。你看那两次……
〔刘老师〕:
你看,七年前,连哭带喊,把你喊回来了。
〔许居士〕:
对不起啊。
〔刘老师〕:
就这任务,没表完呢。实际你已经回家了,你瞬间又回来了。只是世人都不知道而已。
〔老居士〕:
实际中午正常不是,闭着眼睛,我去了。眼睛说啥也睁不开,我知道我闭气了。瞬间,那气又回来了,眼睛睁得利索的。
〔刘老师〕:
实际,姐,我感觉到,这个回家,好像随时回,随时就又来了。这来来去去就自由了。你就是我,我就是你。
〔老居士〕:
对,是一不是二嘛!
〔刘老师〕:
观音菩萨大慈大悲嘛!慈是给众生乐,慈予众生乐,悲拔众生苦。
我姐是人堆里最笨的,真是的。人不说她是笨鸟嘛,真是笨鸟。现在咱们知道了,人家笨鸟,笨鸟好好好,人家肚子里藏奥妙,咱凡夫俗子不知道,看不着。这个也看不上,那个也瞧不起,真是任人践踏的小草,怎么踩怎么是。
但是姐你发现没有?那小草你怎么踩,它不折腰,它不断,冬去春来不折腰。我现在那个高高的白杨,远比不上你那小草。
向你学习!向你致敬!
〔老居士〕:
阿弥陀佛!
〔刘老师〕:
这个偈子,你走了,我先带着。
〔老居士〕:
嗯,有一本在丽君那,一小本。
〔刘老师〕:
同不同意?完了刻个光碟度众生?
〔老居士〕:
这个刻不容缓。
〔刘老师〕:
是。我从来没做过,像给人录像啊,怎么怎么地,你知道,我一直比较反对这个。但这一次,好像这就是一次特殊的机缘,给我的特殊任务。
〔老居士〕:
原来我就寻思,默默来默默走。我也没想,到现在也没,又说又录像啥的,我打怵。我是默默无闻的。
老法师把你,怎么说,让你出名了。我知道你这一生,也是默默无闻的。
〔刘老师〕:
对。
〔老居士〕:
不愿出头露面。但是咱们姐妹吧,就是实干。
〔刘老师〕:
说我老实、听话、真干。
实际,姐,我跟你比,我真是非常惭愧!
我比你差远了,自愧不如!
〔老居士〕:
其实吧,你除了脾气倔强以外……
〔刘老师〕:
我现在改好了,不倔了。
〔老居士〕:
现在你是改好了。
〔刘老师〕:
这回该我是面团了,怎么捏怎么是了。
〔老居士〕:
现在,你是学佛以后,明理了。
现在,你是毛病都在改。
现在你到师父身边,别拘于这些形式。
另外,为什么现在,素云……你看她现在吧,胖了。
不去要围着她这个假身去。
看看,刘老师出名了,都想见见刘老师。这个心情理解。
哎呀,现在这是我,我这也要成佛了。
其实在我的心目当中,我现在脑子里还是照样空空的。
就是说的,哎呀,这个也攥着我的手,哎呀,可别忘了我呀,一定接我去。
那个也是,搂着脖子,抱着腰。
哎呀,都老老实实吧,都别了。
〔刘老师〕:
不要为假相所迷惑。
〔老居士〕:
对对对!不要为假相所迷惑,耽误自己的真正大事。
听老法师的话!释迦如来,现在,今年三千年,咱们离他。拿咱们现在的话说,他现在离咱们远了,是吧?净空老法师现在离咱们不远。
净空老法师是代佛传法。
咱们一定听净空老法师的话,按照老法师教诲去做。
现在咱们放下万缘,一心念佛。
阿弥陀佛四个字你听明白,一生你就成就了。
不要到处去攀缘。
老法师曾经说了一句话,哎呀,我是真学佛啊,我是真念佛。
老法师有一次说,我跟你从未讲过,请你打个佛七。
在这个佛七当中,这个佛七就是往生的佛七,你们敢报名吗?
〔刘老师〕:
我在香港那时候那个报告,定弘法师不说嘛,说这几天无量无边的无形众生,都往生极乐世界了。咱们在座的这两千来人,我还没看着一个哪。
这台下哄堂大笑,热烈鼓掌啊!就是那个氛围。
要不说,就是学佛学到一定的程度,他那种潇洒,那种自在,用语言没法形容。
就说,一个是表达不出来,不会说。
另外就是说了,你没亲身感受到,你也不理解。
什么叫法喜充满,咱们别说充满,就是沾点法喜,你就知道了。
这学佛真好,不让你学,你都不可能。
那你说我,我对老法师,我俩就那么个因缘,我去的香港。
那现在有人说,净空老法师吹捧刘素云;刘素云吹捧净空老法师。
我寻思,吹捧就吹捧吧,我还吹捧得不够。
我谈了两次吧,第一次谈了我所认识的净空老法师,遭到了炮轰。完了我又没记性,我第二次又讲了,再谈我所认识的老法师。因为我见到的是真实的老法师,是我自己的亲身感受,不是我听别人怎么说。说不定什么时候,我再讲个三谈我认识的老法师。
你看你说我吹捧,那是你的认识。我必须得把我认识的老法师介绍给大家。末法九千年呢,你知道他的作用不可估量。
〔刘老师〕:
所以为什么说我犟?可能也就这个犟劲成就了我。
我不随风倒,不是说,人说东好,我往东跑。
人说西好,我往西蹽。
得我自己认准这条道。
我认准这条道,真是谁也拉不动。
但是我对别人所信仰的宗教,所修行的法门,我都是赞叹。
我没有一个障碍人的。
我不说就我这个好,你那个不好。
我从来没说过一句这样的话。
而且这是我真心的、内心的想法。
因为它是万法归一,殊途同归。
最后就是从不同的道,最后都走到一个地方上去了。
只不过是时间长短而已。最后事实来验证。
我为什么录像?得给他们看哪,得度他们哪。
你要是这个问题没解决,今天,比如说我家翀子来,她是个什么态度?她该啥态度就啥态度,是不?她咋想就咋想,咋说就咋说。
所以咱们就是事实来说话。你用说教去教育他,人没看着,人家不相信。
〔刘老师〕:
因为这些天吧,这个一直是非常顺,没有什么障碍,没有什么干扰。如果要不是这样,那我不就得上这来守着了?
〔老居士〕:
第二天他们来,不承认、不认,说的,你们干什么玩意儿?你看就这,说话嘎不溜丢脆,让人怎么听。今天我挂电话了,告诉他们了。
〔刘老师〕:
韦驮菩萨告诉我了,一切都安排好了。
告诉我,你该干啥干啥,不用惦念着。
有点那个小障碍,翻不了大浪。
〔老居士〕:
昨天时间没告诉你,丽君也不知道往生时辰。
我没告诉你,你说你过来。
我心里想,不用告诉,你自然就能过来。
〔刘老师〕:
你说了一句嘛,告诉我明天早点来。
那你啥意思?早点来啥意思啊?
〔老居士〕:
早点来,你说你过来。
我说,既然你过来,你就早点来。
〔刘老师〕:
我十一点五十九到不就行嘛!
〔老居士〕:
我就寻思,你超过十二点来,你看我姐最后都没告诉,因为这个事情可要保密。
〔刘老师〕:
因为这个我都挨批了。
实际上我是8号那天知道的,现在21号,这正好半个月,14天还是15天?8号那天。
我7号来看我老师嘛,上你这来蹭饭。
一进屋我说:这怎么瘦了,要回家了吧?
你说,快了!快了!就像唠家常似的。
第二天就8号嘛,8号就告诉我时间。但是不是这个时间,比这个稍微长一点。那这个因缘,实际就和锦州那个小刘有关系。
另外,选择今天,它怎么那么巧合呢?这是巧合吗?实际是在给大家表演。
不用说别的。实际,真是凡是听师父讲法的,一听都明白怎么回事儿。不是凭谁凭空想象出来的。
我的心里有点犯嘀咕,我寻思这么大的事可别骗人哪,不能打妄语啊,我这个念头就起来了。
起来了一开始还行,没人搭理我。
第二天还起这个念头,就挨批了:你怎么回事儿?告诉你都是真的,你怀疑什么?
告诉我:莫怀疑,莫犹豫,告诉你的一切信息都是真实的。11月21日中午12点准时表法。
〔老居士〕:
开始告诉我,也是告诉个大框。
〔刘老师〕:
你说你自己早点回家了,去接受一个新任务。
一个新任务在等着你,然后立马就得回来。
报个到就回来了。
〔老居士〕:
我慢慢寻思,实际我在这之前我就想,去市里学习就那样打算的,我早点走。
一个是别让你牵挂我。
再一个,你说我不走吧,小四上班,就我自己在家,她能不惦着我吗?
〔刘老师〕:
人家小刁和大云跟我说了几次,要把你接到我那儿。
〔老居士〕:
起先儿是行。
〔刘老师〕:
我当时就告诉她们,我说:不行,大姐不能来。我说因为什么呢?
〔老居士〕:
那样不行。
〔刘老师〕:
我知道2005年,我就犯了这个错误。2005年那不是计划呀、安排呀,我计划是26号接你上我那儿去嘛。结果第二天我就起不来了,脖子都不能抬,一抬就休克。所以这一次呢,我就想起那年的那个因缘,那可能就是不让我接你。
头一天晚上坐沙发上,跟翀子他们一起看电视呢。翀子说,妈呀,今晚你住我这床上。我就上她那儿去住一宿,第二天早上起不来了。所以你也就去不成了。
结果,你也不知道我有病。每天我就攒点劲,攒攒攒,能说几句话了,赶快挂个电话。姐,这两天心情怎么样?你说:挺好!
挺好就好了吧,电话我就撂了,没有劲说话。我姐就能傻到那分儿上,她怎么想呢?可能佛菩萨安排的,怕咱们姐妹俩亲情互相牵着,所以不让你来。她压根也没想我病到那种程度。
头一天晚上,因为大姐那次是四月初六嘛,是大姐的生日。我还跟她说。我说:挺好哇,你这天来,这天走,日子选的不错呀。我说这些话的时候,在电话里都哈哈哈地开怀大笑。我说:这是谁给你选的呢?你看,那天来的,又那天走。挺好!挺好!就这么简单。
结果我这一病,就去不了我姐那儿了。床上躺着吧,就看这么一块蓝天,一朵一朵的白云,就从这两个楼中间飘。我躺床上,还不能侧身,只能仰躺着。那白云一朵一朵地飘,大大小小的白云,全是莲花。
躺了半个月嘛,我姐四月初六要往生啊,初五晚上……
〔老居士〕:
也是正晌午时。
〔刘老师〕:
对。我头一天晚上就知道明天我姐走不了了,我没说。第二天不是也12点嘛,我在床上躺着,瞅着这表。
到12点了,我姐来电话了,法会圆满结束,开始吃饭。
我说我知道,呵呵。

〔字幕〕 11月21日上午10时。障缘再次出现。
 老居士如如不动,让送行莲友出声念佛。

〔老居士〕:
没关系!出声可以,正常念没关系。我听不见了,再大点儿声!

〔字幕〕 11月21日大约11点半 离老菩萨往生还有半小时 

〔刘老师女儿〕:
小四,我跟你说,你念佛我没有意见。但是说,送我大姨往生啥的我有意见啊,我告诉你。
〔刘老师女儿〕:
这念佛念好了,当然好了。阿弥陀佛不无量寿嘛,对不对?
〔老居士〕:
现在别说话。现在你一个人说了不算,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。
〔刘老师女儿转身出屋〕
〔老居士说〕:
今天就是用事实来度她的。我告诉你们,我现在就是一尊玉佛。就是一尊玉的卧佛。
现在就在这儿。无量有情无情、有形无形的众生,一会儿就看到这个肉身的形相衰退了,示点假相。用假相,众生愿意着这个相,所以就用这个相让大家看看,念佛人是个什么高大的形象。

〔字幕〕已临近中午12点

〔老居士〕:
还有几分钟,我就要走了。现在诸佛菩萨都在大家的身边,西方三圣在太阳附近。你们可以看见,空中的景象,一会就发生了变化。时间一到,我带着无量无边的众生,一起回家了!
高不高兴啊?!
〔老居士边说边频频竖起右手大拇指〕
这不是我个人的意愿,也不是我个人想象的。是佛力加持,佛菩萨给我的任务。我还有新的任务,所以我必须提前回家。

净土法门殊胜!净土法门特殊胜!
我现在已经上莲花了。我就站在老慈父的身旁。
感恩大家为我送行!谢谢!感恩!

〔镜头:老居士双手合十,之后,又做了一个O型手势〕



 

 


〔刘老师〕:
圆满。
〔字幕〕 2012年11月21日中午12点 老居士笑着自在往生

〔镜头:老居士的手势呈花开见佛的样式〕

〔镜头:老居士最后慢慢挥手……定格〕

 

 


〔字幕〕 老居士已回极乐 示现速返娑婆

〔老居士〕:
我到点准时走了,又回来了。
〔刘老师〕:
还有什么挂牵?
〔老居士〕:
不是我挂牵,好像又有任务。
〔刘老师〕:
有任务,这个没表演完呢。
〔老居士〕:
没表演完。
〔刘老师〕:
没表演完呢。
〔老居士〕:
到点我准时地走了。
〔刘老师〕:
我知道,知道。
〔老居士〕:
一瞬间又回来了。
〔刘老师〕:
现在就是搭这么一个平台,都来演这个节目,每个人的节目都不一样。
〔老居士〕:
没演完。
〔刘老师〕:
我把那些同修们全都撤了,对你没有影响了,我知道对你没有影响了。我把那些佛友撤了,因为你本身就不需要助念。助念是你领大家在助念,不是他们在给你助念。
〔老居士〕:
今天,就是我到点就走了。我瞬间就回来了。我赶上张荣珍了。
〔刘老师〕:
啊?
〔老居士〕:
我赶上张荣珍居士了,我赶上文殊菩萨了。还有一夜未了。
〔刘老师〕:
那你看,今天不就这个缘嘛?不就这个缘嘛!
〔刘老师〕:
你这个障碍,这关还没过完。翻不了船!
〔老居士〕:
是。
〔刘老师〕:
掀不起浪。就这么表演表演吧。
〔老居士〕:
表演表演。
〔刘老师〕:
各人因果各人负。
〔老居士〕:
对,对。这都是真学实修的莲友,对他们也没干扰。
〔刘老师〕:
没干扰,没干扰。其实我心里明明白白。我跟大家都说了,遇到什么样的境界,都不去理睬它。咱们说咱们该说的话,做咱们该做的事,不受外境所干扰。老菩萨已经坐上莲花了,其他的我就不管你了。
那就该演什么戏就演什么戏呗,反正你现在就是演戏了。
你正正经经说,谁信?谁听?
〔老居士〕:
不信,人家说,你们这搞啥名堂?
〔刘老师〕:
这就更得说了。
〔刘老师女儿走了进来〕
〔莲友〕:
立刚走了?
〔刘老师女儿〕:
立刚在那儿站着呢。
〔莲友〕:
在那儿站着呢,让立刚进来坐着呗。
〔刘老师女儿〕:
没有,这屋有点闷,是不是?
〔莲友〕:
也是有点闷。
〔刘老师女儿〕:
人多了,闷。
〔老居士〕:
刚才呼吸是不可匀乎了?感觉呼吸不大。
〔刘老师女儿〕:
大姨,你感觉咋样啊?
〔老居士〕:
我感觉挺好的。
〔刘老师〕:
那样,我们就撤吧,行不行?没啥事的,挺好的,我们就撤下去。完了我就让他们安排车,把双城的佛友都送回去。
行不行,老菩萨?
〔老居士〕:
行,行。
〔刘老师〕:
该是什么缘就是什么缘。心里有啥障碍吗?
〔老居士〕:
没有。
〔刘老师〕:
没有,我知道障碍不了。
〔老居士〕:
现在吧,喘得厉害,比刚才喘得厉害,就是我现在喘气喘得厉害。刚才喘气吧,非常平稳。我不知上什么地方办点啥事,办完回来了。
时间很快会结束的 ,我还立刻就回家。
〔刘老师〕:
障不住你回家!你心里知道,我心里知道。
〔刘老师女儿〕:
大姨,不是我打扰你回家了吧?
〔老居士〕:
不是。
〔刘老师〕:
走,撤!
〔刘老师〕:
刚才录像的最后一小段,不知各位莲友看明白了没有?如果没有看明白,我把这一段录像的因缘,给诸位莲友解释一下:
11月8日之前,我和姐姐极少见面,也很少通电话。
11月8日,我得到姐姐一个月之内往生的消息后,几乎每天都和姐姐通电话。
记得有一次姐姐电话里跟我说:小云哪,我得表两个往生法,一个是主,一个是次。
当时我听了莫名其妙,不解其义。
我就问姐姐:什么两个法,一个主,一个次?
姐姐回答我:那个主,是表活着自在往生的法;那个次,是表六道轮回痛苦的死亡之法。这不是表两个法吗?
我问姐姐为什么要表两个?
姐姐说,这叫对比法,不是演给众生看吗?有个比较,好让众生选择呀!
这是姐姐当时电话里跟我说的。
说实在的,当时听了姐姐的话,我没怎么放在心上,听了就过去了。
这一次姐姐往生,真的是表演了两个往生法。中午12点表的是活着自在的往生法。
感恩三宝加持,那一段录像录下来了,非常不容易。因为当时遇到障缘,不让念佛,不让录像。
姐姐往生的那段珍贵的录像,是录像的莲友善巧方便,偷录下来的,我们应该深深地感恩这位录像的莲友!
姐姐中午12点分秒不差,活着自在往生了。你们仔细观察,最后的镜头,她没有断气。过了大约几分钟,姐姐睁开了眼睛,告诉我们,我按时回家,速返娑婆,瞬间我又回来了,还没有表演完,我还有任务,尚有一夜未了。
这就是刚才录像上的最后一小段。在那一段里,我和姐姐有对话,因念佛机开的声音大,对话听不清楚。
大概的意思是:我和姐姐说,就是这个因缘,说的就是关于障缘的问题。那个仔细听还可以听得见。
可惜的是后面姐姐表演的第二个往生法没有录像,因为当时不让念佛、不让录像,迫不得已地把录像都撤掉了。
这个我可以跟大家解释,姐姐的往生分为两个段落:
第一个段落,从21日早晨开始到中午12点,这一段表演的是自在往生极乐法;
第二个段落,从12点之后又回来,到22号早晨8点45分,表演的是六道轮回四大分离法。
这是两个阶段,表了两个法。
姐姐从11月21日中午12点以后,到11月22日早晨8点45分钟,近20个小时的表演。表演六道轮回痛苦死亡法,没有录下来,这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。可能也就是这个缘分吧。这20个小时,姐姐表演的是地、火、水、风四大假合分离。姐姐表演,我解说,就像现场讲实习课一样,非常非常可惜没有录像。
后面的一小段录象是22日早晨抢录下来的,姐姐的这个肉身最后走的情况。
好在姐姐表演的第二个法,有个头,有个尾。那个头呢,就是她回来之后,跟大家说的那一段话,说她是按时回家,速返娑婆。最后的一段就是第二天早晨,她这个肉身往生了,那一小段抢录下来了。所以第二段往生法的表演,缺了中间非常重要的一大段。就这一点,我觉得是非常遗憾的事情。
所以姐姐的两个表法阶段,六道轮回痛苦死亡法,在22号早晨8点45分钟表演结束。
两种往生法,姐姐表演圆满了。
关于姐姐往生的时间,有莲友疑惑,到底是21号还是22号?
有人说:怎么一个人还能死两次?
在这里我郑重地告诉大家,准确地说不是死两次,而是表演两次!
所以说,姐姐往生的时间,说21号没错,说22号也没错。我是按照姐姐预知时至的时间,11月21日中午12点,我是按照这个时间说的。
姐姐为什么要表演六道轮回痛苦的死亡之法?基于以下三点原因:
第一点原因,是演示两种往生法,对比着让众生看,让众生选择。从这儿我们也可以看到,菩萨慈悲到极处了。
第二点原因,是度化儿女和家亲眷属。刚才我提到了,遇到了障缘,这个障缘就是这个。所以姐姐说,还得把儿女和家亲眷属度进佛门,她就表演了第二个法。
第三点原因,是姐姐有愿,她生前发愿代一切众生苦。比如说那天晚上,姐姐在表演的过程当中,吐了好多东西,吐的那个东西都是紫褐色的,吐起来非常痛苦。姐姐吐完了之后,轻轻地说了这么几句话,她说:
我代众生吐出酸甜苦辣咸
我代众生吐出怨恨恼怒烦
我代众生吐出一切病苦
这就是姐姐在了她自己的这个愿。因为她生前发愿要代一切众生苦。
我看着姐姐这么难过、这么痛苦,我有点于心不忍,有点心动。
可能是姐姐看出来了,我记得当时那个场面非常清晰,她用眼睛瞅着我,轻轻轻轻地说了一句:我没有痛苦。那意思就是告诉我,你别难过,姐姐在表演,我没有痛苦。
尽管是这样,姐姐表演得那么逼真、那么形象,我这个当妹妹的,当时还是定力不够,我还是有点心动了。
后来小宋就跟我说:刘姐,你和小四上那屋坐着去吧,你别在这跟前坐着看了。
所以,后来那一段我就没有看,实在是不忍心看了。
如果大家问,说姐姐这一次表演的这两个法,你给我们概括概括,形容形容,是什么?
我告诉你们,就两个字——逼真!
你看,如果她不逼真,能弄得我都不忍心看了吗?!
我上面所说的这一段话,都是真实的!信不信由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