观看记录
观看历史
随喜赞叹:

冥报记

主讲:

时间:2019-09-15 08:27

点击:加载中...

随喜赞叹(评分):126

简要说明 二、 善恶祸福 丝毫不爽 明因识果 去恶修善 亲爱的听众朋友大家好!欢迎大家收听《冥报记》,今天为大家讲述释慧如的故事。 释慧如的故事 京城长安真寂寺有位出家人,名叫慧如,年少时候精进勤奋的修苦行。师承信行法师,信行法师圆寂后,慧如仍奉行老师的教诲。 隋朝大业中期,慧如坐禅修..[详细]

扫码用手机观看

冥报记




二、

善恶祸福 丝毫不爽 明因识果 去恶修善

亲爱的听众朋友大家好!欢迎大家收听《冥报记》,今天为大家讲述释慧如的故事。


释慧如的故事

京城长安真寂寺有位出家人,名叫慧如,年少时候精进勤奋的修苦行。师承信行法师,信行法师圆寂后,慧如仍奉行老师的教诲。

隋朝大业中期,慧如坐禅修定,端坐七天,巍然不动,大家都十分赞叹诧异,认为他入了三昧。不久慧如睁开眼睛,泪流满面。诸位僧人都好奇的问他,他回答说:「火烧得我的脚好痛呀!等我看完了脚上的烧疮之后再说吧。」大家更加好奇的追问,慧如说:「我被阎王请去,修道七天圆满之日,阎王问我:『是否想见先前亡故的熟人?』我回答说:『想见两个人。』阎王就派人去传唤第一个人,只见一只乌龟爬过来,舔了舔我的脚,流着泪离开了。至于另一个人,使者回话说:『因罪业深重无法传唤。』阎王下令准我前去见面。使者领我到牢狱门前,门关得很牢固,使者叫来守门人,有人回应,使者对我说:『法师赶快让开,不要对着门站立!』我刚闪开,大门便打开了!像鍊铁一样猛烈的大火,从门中立刻喷出来,一粒火星迸落到我的脚上,我用衣服将火星擦掉后,抬头再看,门已经关上了,最后还是没有见上面。后来阎王送我三十匹绢,我执意不收,阎王说已经派人送到后房了。」众僧人争相赶往后房去看,果然绢都放在了床上。慧如脚上的烧疮像铜钱那么大,一百多天后才痊愈。慧如于唐朝武德初年圆寂于真寂寺,也就是现在的化度寺。

善恶因果 轮回报应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

亲爱的听众朋友,这期的《冥报记》就播送到这里,欢迎您继续收听,我们下期再会。



三、

善恶祸福 丝毫不爽 明因识果 去恶修善

亲爱的听众朋友大家好!欢迎大家收听《冥报记》,今天为大家讲述释僧彻的故事。

山西绛州有位很有道德而且精通佛法的出家人,叫释僧彻,年少时候精明练达;他在孤山的西凹处建造寺院修行,四周种了很多树木,环境清幽。

有一次他在山间行走,见窑洞中有个患癞病的人,疮脓又脏又臭,向他乞求食物。僧彻怜悯病人,就带他回寺院,并且在寺院旁为他挖了一个窑洞,供他衣服食物,并教他念《法华经》。这病人不认识字,秉性又低劣,僧彻就一句一句的教他,特别费劲费时,但是却始终不厌倦。病人诵经快到一半时,就觉得梦中有人教他,从此稍微聪明颖悟起来。学到五六卷时,觉得脓疮逐渐痊愈,等到诵完全部经时,胡须眉毛都重新长出来,身体也恢复如常,还能为人治病。

后来房仁裕任秦州刺史时,将僧彻所建的寺院取名为「陷泉寺」。当初山上没有水,僧彻只能远从山下挑水供上山饮用。一天,山上的地表突然下陷,凹陷的地方涌出泉水,所以取名「陷泉寺」。

僧彻总是劝人行善,自己参禅修行,远近的人像长辈一样恭敬他。永徽二年正月,他忽然嘱咐徒众,说自己要圆寂了。然后,就在禅床上打坐,闭目不动;当时天气晴朗,天空中突然像下雪一样,降下许多美丽的鲜花,香气久久不散。方圆二里之内,树叶上都蒙上一层白色的粉末,三天以后,才恢复原来的颜色,这时僧彻已经圆寂了。到现在已过了三年,他仍然独坐禅床上,身体毫无腐坏发臭,只有双目流泪。

善恶因果 轮回报应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

亲爱的听众朋友,这期的《冥报记》就播送到这里,欢迎您继续收听,我们下期再会。


四、

善恶祸福 丝毫不爽 明因识果 去恶修善

亲爱的听众朋友大家好!欢迎大家收听《冥报记》,今天为大家讲述练行尼的故事。

练行尼的故事

河东地方有一位练行尼,时常念诵《法华经》。她访求到一位擅长书法的人,付给他比一般人高出几倍的酬劳,并且特别准备一间清净的房间,请他抄写《法华经》。抄经人每次进入净室,必须沐浴,燃香薰衣,让身体洁净芳香。为避免抄经人呼出的浊气污染经典,就在墙壁上凿一个孔,插上一支竹筒通到室外。每当抄经人向外呼气时,就请他口含竹筒,把气吐到室外。《法华经》共有七卷,历时八年才抄完。由此可见,练行尼对经典的严谨供养,以及至诚的恭敬心。

龙门僧人法端,时常召集大众讲《法华经》,认为练行尼的经本精确严谨,所以派人向她请经。练行尼推辞不肯,法端则坚持要请,练行尼迫不得已,就亲自将《法华经》送去。当法端和徒众翻开经本时,只见黄纸上空无一字,再往后翻,也都是一字没有。法端等人立刻心生惭愧畏惧之心,立即把经本送还给练行尼。练行尼悲泣的收下,用香水洗涤过装经的盒子,恭敬的沐浴更衣,绕佛行道,经七日七夜,不曾休息片刻。经过如此恭敬的行持之后,再展开经本,终于又见到原来的经文。

善恶因果 轮回报应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

亲爱的听众朋友,这期的《冥报记》就播送到这里,欢迎您继续收听,我们下期再会。


五、

善恶祸福 丝毫不爽 明因识果 去恶修善

释道悬的故事

蒲州仁寿寺僧人释道悬,从小聪慧好学,受到地方人士的尊崇和敬仰。他曾宣讲《涅槃经》八十多遍,可以说是相当精通娴熟。

贞观二年,崔义直做虞卿县的长官,派人启请释道悬讲经。刚开始讲经题,他就悲泣的对大众说:「远离佛在世的时代已经相当遥远,佛所说的微言大义已经隐没断绝,像我这样庸愚的人所传授的,不足以为各位所学习;但只要有信心归依佛的教诲,自能通达了悟。这次讲经,只能讲到《师子品》,时日无多,希望大家各自用心。」后来讲到《涅槃经.师子品》,一天早上他无病无痛的圆寂了,出家在家四众弟子既惊讶又悲恸。蒲州县长崔义直光着脚步行,亲自护送法师的遗体到南山北坡。当时正是十一月的冬天,土地冰冻,埋葬之后,坟墓上竟然长出花朵,像莲花一样,但比莲花小一点。在埋葬头部及手脚的地方,各长出一朵花。崔义直觉得非常惊奇,于是派人守夜。在守夜人疲倦睡着时,有人偷摘了花朵;等到第二天早上一看,法师全身四周都长出了花朵,总共有五百多株,过了七天才枯萎。

善恶因果 轮回报应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


六、

善恶祸福 丝毫不爽 明因识果 去恶修善。  

亲爱的听众朋友大家好!欢迎大家收听《冥报记》,今天给大家讲述的是释道英的故事。

释道英的故事

河东有一位出家人,名叫释道英,少年时候就参禅修行,以修养心性为主,不重视外在的威仪。但对经律中深奥的义理,只要一接触就能理解;远近的出家众,都争相向道英法师请教释疑。道英常对他们说:「你们还没有真正探究到问题的症结;希望能思惟问题的根本所在,找到之后再来问我。」问的人回去后,认真思考疑惑的地方,大部分都能自己解开疑惑;思考后还不明白,再来问的,道英法师都能为他们解说其中的关键之处,他们都能明白并欢喜的回去。

道英法师有一次与大家乘船渡黄河,船到河中时居然沉没,船上的人都淹死了。岸上出家在家的人看着道英法师沉到水里,都面对河中悲痛的哭泣。当时正值冬末,河里的冰开始融化,但靠近岸边的还很坚硬。正在大家痛哭之时,道英法师却从河中走出来,穿过冰层回到岸边。岸上的人非常惊喜,争着脱下身上的衣服给他穿上,道英法师说:「我身体很热,不用盖衣服。」说着慢慢走出人群回去了,一点儿都没有受冻的样子。看他的身体,红红的如火烤一般,知道的人都认为这是入定的原故。

平日里,道英法师有时给人放羊赶车,有时还吃大蒜,有时穿着在家人的衣服,头发长到几寸也不剃。曾经有一次他到仁寿寺,道悬法师恭敬的安排他住下,晚上他向道悬要晚饭吃,道悬说:「你是有大德行的人,虽然不着吃饭的相,难道不能为了避免世人的讥嫌,而过午不食吗?」道英法师笑着答道:「你心里的妄想杂念,一刻也不能停止,何必白白忍受饥饿,让自己受苦呢。」道悬听了,非常佩服赞叹他。道英法师于唐朝贞观中叶圆寂。

善恶因果 轮回报应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

亲爱的听众朋友,这期的《冥报记》就播送到这里,欢迎您继续收听,我们下期再会。


七、

善恶祸福 丝毫不爽 明因识果 去恶修善

东魏末年,邺下有一群人到西山采掘银沙,人还没有全部从洞里出来,突然间洞穴崩塌,走在最后的那个人,因为石头塞住洞口,无法出来,幸好他没有受伤。崩塌的地方石头不是十分密合,从小缝隙中还可以看到微弱的阳光,他心里想,这下子绝对没有活命的机会了,于是就一心念佛。

父亲得知儿子被压在山洞里,却无法挖出尸体;家里又贫穷,没有能力为儿子超荐修福,只能捧着一钵粗饭到寺院去,希望能供养一位僧人为儿子修福。但是僧人大都希求丰厚的供养,不肯接受他的粗饭,父亲不禁捧饭痛哭。有一位僧人怜悯他,接受了他的供养,吃完后,就为他儿子持咒祈福,当父亲的这才安心的拜别回家。就在同一天,洞穴中的儿子,忽然看见一位僧人从石隙中进入洞里,手持一钵饭叫他吃,吃过以后,从此就不再飢饿,于是就一心端坐在洞穴中念佛。

过了十多年,齐文皇帝即位,要在西山建造避暑行宫。当工匠移除那些崩塌的石头,发现洞里的人还活着,就把他救出来送回家。父母看到非常惊讶高兴,从此全家都被感化学佛修行。

善恶因果 轮回报应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


 八、

杨州的严恭,本籍泉州人,家境富有,没有兄弟,父母很疼爱他,无论严恭说什么都顺从他。南朝陈太建初年,严恭二十岁,他向父母请求,希望拿五万钱去杨州做生意,父母答应了他的请求。

严恭带着钱乘船顺江而下,在距离杨州还有数十里远的地方,遇到一艘船载着鳖,要送到市集上出售。严恭问清楚状况,心想这些鳖难逃被宰的命运,于是就向商人请求把牠们买下来。商人说:「我的鳖长得很大,每只要一千钱。」严恭问:「有多少只?」回答说:「有五十只。」严恭说:「我刚好有五万钱,愿意把牠们买下来。」商人很高兴的拿了钱,把鳖交给严恭就走了。

严恭把鳖全部放入江中放生了,然后空船开往杨州。话说那商人离开严恭航行十余里,因船沉没就被淹死了。当天黄昏的时候,严恭的父母在家里,突然有五十位身穿黑衣的访客,想寄住在他家,并送上五万钱给严恭的父亲,说道:「你儿子在杨州,托我们把这些钱带回来给你,希望你全数收下。」严恭的父亲非常惊愕,怀疑严恭死了,因此就详细的询问,客人说:「您儿子没事,只是不需要用钱,所以托我们带回来。」严恭的父亲把钱接过来,从标记上认出的确是严恭带走的钱,然而全被水浸湿了。严恭的父亲请客人留下来,并为他们准备饭菜。客人住了一晚,第二天早晨就走了。

一个多月后,严恭回到家里,父母十分高兴,就问他托客人把钱带回来的原因。严恭答说:「并没有此事。」父母就告诉他客人的形貌,以及把钱送到家里的日期,这正是赎龟放生的日子。于是这才知道,这五十位客人都是严恭所放生的鳖。父子对这件事情非常惊叹,因此一起前往杨州建造一座精舍,专门抄写《法华经》。并且全家搬到杨州,家境也更加富有,于是增建房屋专门做为抄经用。因为抄经房子庄严清净,而且酬劳丰厚,来抄经的书生常常有数十人。杨州的僧俗对严恭都很崇敬,尊称他为「严法华」。

曾经有一位交情不错的亲戚,借用抄经钱一万钱,严恭不得已借给他。亲戚借到钱后,就用船载着回家,途中船翻了,所借的钱全部掉入水中,而船上的人却没事。当天,严恭进入钱库,看到有一万钱好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湿漉漉的,觉得很奇怪。后来见到那位借钱的亲戚,才知道这钱正是他所借的那一万钱。

还有一位商人,来到宫湖,在神庙献食拜祭,并且供奉很多精美的物品。当天夜里,商人梦到神明把祭献用的物品全部退回来,并对他说:「请您代我把这些物品送给严法华,供抄经用。」醒来后,那些物品都摆在他的面前。商人对这样神异的事情非常惊叹,便把所有供品送到严法华那里,同时还加倍供养赞助。

后来,严恭到市集买抄经用的纸,发现钱带得不够,忽然看见一个人,拿着三千钱送给严恭说:「您用来买纸吧!」说完人就不见了,而钱却在眼前。像这种怪异的事情,不止发生一次。

隋朝开皇末年,严恭辞世,他的子孙继承抄写《法华经》的事业。隋朝数十年中,凡到江都的盗贼,都互相约定:「不准进入严法华的乡里。」乡里的人都因严恭的福荫而保全生命财产。严家的后代至今仍继续抄经。

善恶因果 轮回报应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

九、

善恶祸福 丝毫不爽 明因识果 去恶修善

崔彦武的故事

隋朝开皇年间,魏州刺史博陵崔彦武,巡视管辖的地区,来到一个小镇,既惊讶又喜悦的对随从说:「我前世曾在这镇里当过人家的妻子,现在还记得家在哪里!」于是调转马头进入一条长巷,左弯右转的来到一户人家门前,叫随从敲门。开门的主人是位年迈的老者,出来拜见他。

彦武入屋,直接走到客厅,看着东边墙壁离地大概六七尺高一块鼓起来的地方,对主人说:「我从前所读的《法华经》和五只金钗,就藏在墙上鼓起来的地方。《法华经》的第七卷最后一页被火烧掉了。所以我到现在,每次诵《法华经》到第七卷后面,总是忘记,无法记起来。」于是命随从凿开墙壁,果然发现一个装着经卷的盒子。打开第七卷末后,确实被火烧掉了,五只金钗仍在里面,都跟彦武所说的一样。

主人流着泪,说道:「我妻子在世的时候,常读这本经,金钗也是她遗留下来的。妻子因难产而死,所以不知道这些东西放在哪里,没想到大人如此清楚。」彦武又说:「院子里有一棵槐树,我将要生产时,剪下头发放在树洞中。」随即叫人去查看,果然找到了头发,主人悲喜交集。彦武留下衣服和丰厚的财物给主人,然后就离开了。

善恶因果 轮回报应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


十、

善恶祸福 丝毫不爽 明因识果 去恶修善

宿太山庙客僧

隋朝大业年间,有一位外来僧人,云游到太山庙,向庙主借住一晚,庙主说:「庙里没有别的房间,只有神殿旁边的厢房可以睡;可是,凡是住在这个房间里的人都会死掉。」僧人说:「没关系!」庙主不得已,只好答应,并为他在厢房内安置床铺。

晚上,僧人端坐诵经,约一更时候,听到屋里有人走动的声音,不久山神出现,向僧人礼拜,僧人说:「听说以前寄住在这里的人都会死,难道都是你害死的吗?希望你能够保护来客。」山神解释说:「刚好碰上他们死期到,又听到我的声音,因此害怕而死,并非我杀的,请法师不用担心。」僧人于是请山神坐下,山神的言谈举止和常人一样。

聊了一会,僧人问:「听世间人传说,太山山神统治鬼魂,有这回事吗?」山神说:「这是弟子微薄的福报,确有其事。您是不是想见死去的亲友?」僧人连忙说:「有两位一起学佛的僧人死了,希望能见到他们。」山神问过名字后,说:「一位已投生人间,另一位罪业深重堕到地狱,无法过来相见;如果法师过去,倒是可以见到。」僧人非常高兴,与山神一同离座,出门不远到达一个地方,看到很多外形像庙一样的地狱,里面火光炽盛。山神引领僧人进入一座院落,远远看见一个人在烈火中,痛苦哀号,无法言语,身体被烧得难以辨识,血肉模糊焦臭,看得令人心碎,这就是另外那位堕在地狱受苦的僧人。

僧人不忍心再看下去,心里充满忧愁悲悯,要求离开。一瞬间就又回到神庙,与山神共坐,僧人问道:「我想救拔我的同学,有什么办法吗?」山神说:「有办法,只要能为他抄写《法华经》,他就能脱离苦海。」天将亮的时候,山神向僧人告辞,隐入后堂。

天亮了,庙主看到僧人没有死,很诧异,僧人就把晚上发生的事对他叙说一遍。僧人回去后,立即为同学抄写《法华经》一部,抄完经,整理装订好,带着经又到太山庙寄宿。当天夜里,山神又像上次一样出现,非常欢喜的对僧人礼拜,问僧人来的原因,僧人告诉他经文已经抄好。山神说:「弟子已经知道了,法师为同学抄经,题目才写完,你的同学就已经脱离苦难,离开地狱投生去了。我这里不清净,经文不能供奉在这儿,希望法师把经文送到寺院里。」他们就这样谈了很久,直到天快亮,山神才告辞离去,后来僧人把所抄写的《法华经》送到了寺院。

善恶因果 轮回报应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


十一、

善恶祸福 丝毫不爽 明因识果 去恶修善  

李大安的故事

今天给大家讲述李大安的故事。

陇西人李大安,是工部尚书李大亮的哥哥。唐高祖武德年间,李大亮担任越州总管,大安独自一人从京城去探望弟弟。回程时,大亮派遣几名奴仆护送哥哥。来到谷州鹿桥,投宿旅店时,有一个奴仆想谋杀大安。等大安熟睡后,就用小剑刺穿他的脖子,由于用力过猛,小剑扎进床板,凶手因此无法拔剑,慌忙逃跑。大安立即惊醒,呼唤随行仆人,大家闻声赶来,想要把剑拔起来,大安说:「剑一拔,我马上就死,赶快拿纸笔来,先把经过写下来。」这时仆人告诉大安,已经报官了。

大安记录完,县官也赶到了。好不容易把剑拔出来,随即清洗伤口,敷上药,大安因为疼痛也昏死过去。

此时的大安忽然像作梦一样,看到一块东西,长一尺多,宽厚各四五寸,形状像猪肉一样,离地二尺多,从窗户进入,来到床前,那肉发出话来说:「快还我肉!」大安说:「我不吃猪肉的,怎么会欠你的肉呢?」听到窗外有声音说:「错了,不是他!」那块肉立即又从窗户飞出去。

大安又见到院子前面有一池水,池水清澈怡人。池水的西岸上,有一尊约五寸高的金色佛像,一下子就渐渐变大,转眼间化为一位僧人,他身披崭新洁净的绿色袈裟,对大安说:「被人伤了吗?我现在为你去除疼痛,你就可以康复回家,回家后要念佛修善。」于是用手摩大安脖子上的伤口后,随即就离开。大安记下僧人的身材形貌,看见僧人背后的袈裟有一块红丝补丁,大小约一寸左右,非常明显。这个时候,大安甦醒过来,脖子上的伤口已经不再疼了,还能坐起来进食。

过了十几天,京城的子弟把他接回家里。亲人都来探望他,大安把被谋害的经过,以及梦见金佛像化作僧人救他一事对大家说了一遍。有一个妇人听完,就说:「在大安刚离家的时候,他的妻子叫丫鬟找雕工,为大安塑造佛像。佛像造好后,为它彩绘袈裟的时候,不小心滴了一点红色在背后,要求画工去掉,画工却不肯,至今仍留着,形状正如您所说的一样。」大安因此同妻子及全家人一起去看佛像,看到佛像背后的红点正如梦中见到的补丁一样。大家无不惊奇赞叹,从此都崇信佛法。

善恶因果 轮回报应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


十二、

善恶祸福 丝毫不爽 明因识果 去恶修善

董雄的故事

今天为大家讲述董雄的故事。

河东人董雄,自小虔诚信佛,茹素数十年。唐朝贞观年间,官拜大理丞。贞观十四年春天,受到李仙童事件的牵连,被关在御史台。

当时,皇上认为他们结党谋反,龙颜大怒,下旨要求侍御史韦琮等官员,要严加看守,尽速审讯,因此被扣押的有十多人。大理丞李忻玄、司直王忻也被牵连,与董雄关在同一间牢房,全被铁锁牢牢锁着。董雄在牢里专心诵念《法华经.普门品》,几天就诵完三千遍。

一天晚上,董雄独坐诵经,铁锁突然自动解开掉落在地上。董雄惊讶的告诉忻玄,一起查看铁锁,发现铁锁还牢牢的锁着,锁钩也没有损坏,可是锁和钩却相隔好几尺,忻玄等人都觉得很奇怪。董雄恐怕受罚,于是报告狱吏,请他重新锁上。

监察御史张敬当夜值班,便命狱吏把锁锁上,并拿灯火照亮查看一番,见到钩锁没有打开而自动分离,感到非常怪异。所以在再上锁时,就用封条将锁贴封,并在封条上签署。狱吏走后,董雄又端坐诵经,到了五更天,铁锁好像被人打开一样,又解开掉到地上,还发出响声。董雄害怕的又告诉忻玄,忻玄等人说:「天还很早,不宜告诉狱卒。」等天一亮,大家一起来看,虽然钩锁分开掉到地上,但是锁还是锁着的,锁上的封条也原封不动,钩也完全固定密合,不可能会打开的。

忻玄自小到大,从不相信佛法,看到妻子读经,常说:「为甚么要崇拜外国的神明,去读这种书?」等他看到董雄的事情,甚为赞叹,觉悟的说:「我到现在才了解,佛是大圣,无人可与他相比,真是不可思议。」从此,忻玄也开始念八大菩萨圣号,念满三万遍的时候,正值白天,铁锁自动解开掉落地上,仔细检查,与董雄的情形一样,忻玄因此深信佛法,并对以前的无知愧悔不已。

不久,他们三人得到平反,忻玄开始抄写《法华经》,画八大菩萨圣像,并且诚心供养。

善恶因果 轮回报应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


十三、 

善恶祸福 丝毫不爽 明因识果 去恶修善

眭仁蒨的故事

眭仁蒨是赵郡邯郸人,自幼经学造诣很好,但是不相信有鬼神,常常想测试到底有没有,于是就跟人家学了十多年,最后还是无法见到。后来搬到县城,在路上遇见一位像当大官的人,仪表端正、神态庄严,骑着一匹骏马,有五十多名骑马的随从,看见仁蒨也不说话。以后多次相遇,都是如此。

就这样过了十年,相遇也有数十次。后来这个人忽然停马,招呼仁蒨说:「我们常遇到你,非常仰慕,希望和你交个朋友。」仁蒨马上回礼,问道:「官人是谁?」对方答说:「我是鬼,姓成,名景,生前是弘农人,西晋时任别驾,现在是临胡国的长史。」仁蒨问临胡国在哪里,国王是谁?他说:「黄河以北都属临胡国,国都在楼烦西北的沙漠地带。国王是已故的赵武灵王,他现在统领本国,上面受太山的管辖。每个月都派遣使者朝贡太山,因此多次路过此地,才能和你相遇。我可以给你一些好处,让你预知祸难,及早防避,可免横祸。唯有生死命数、大祸、大福的报应不能改变。」仁蒨答应交往,成景就下令把随从常掌事送给仁蒨,派他跟随仁蒨,并说道:「有事要预先通知他,有你所不知道的,就要来向我报告。」于是就告别离开。从此常掌事像随从一样跟在仁蒨身边,遇到仁蒨有困难疑惑,都会预先告诉他。

到隋朝大业初年,江陵岑之象担任邯郸令,他的儿子文本,未满二十岁。岑之象请仁蒨到家里,教文本读书。仁蒨把与成景交往的事情告诉文本,还说:「成长史说,他有一件事,不好意思跟你说,但既然与你交往,就不能不对你说了。鬼神道中也有饮食,但是吃不饱,常常要受飢饿的痛苦。如果能吃到人间的饮食,就可以饱一整年。所以很多鬼都偷吃人间的食品,我地位高贵,不能偷吃,希望你请我吃一餐。」文本听老师说完,就为成景准备佳肴美味。仁蒨说:「鬼不喜欢进入人住的房子,可以在外边搭棚子设席位,把酒菜饮食摆上。」文本照仁蒨所说的去做。到开席时,仁蒨看见成景带着两位客人来赴宴,随从有百余骑。坐下后,文本向席间一拜再拜,对酒食不够精致而谢罪,仁蒨也转达成景的意思,请文本不用客气。

文本在开始准备宴席时,仁蒨同时请他准备金帛馈赠成景。文本问:「是什么东西?」仁蒨说:「鬼所用的东西都与人不同,唯有黄金和丝绢可以通用,但真的还是不如假的好用,可以用黄色涂在锡箔上当作金,以纸当作绢帛,最为贵重。」文本便照老师所说的去做。

成景吃完后,便叫他的随从也来吃。文本把所做的金帛丝绢送给成景。成景非常欢喜,感谢的说:「因仁蒨的关系,有劳你提供食物和金帛,你是否想知道自己的阳寿和命运呢?」文本推辞说:「不希望知道。」成景便笑着离开。

几年之后,仁蒨生病,虽然不大严重,但却无法起床,一个多月都不见好转。仁蒨去问常掌事,掌事说:「不知道。」于是便请他去问成景。成景回话说:「我在国内打听也不知道,趁着后天去朝太山,我到那边打听过后再告诉你。」到了第二个月,长史亲自来说:「你的同乡赵武,现在担任太山主簿,主簿一职现在还缺一位,因此他就写了文案举荐征召你来担任。案子如果批准,你就得死。」仁蒨问:「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平安脱免呢?」成景说:「你的阳寿应该有六十多岁,现在才四十,只因赵主簿强行征召的缘故,我去为你求情看看。」后来成景说:「赵主簿听我说完后说:『我与眭兄以前是同学,恩情深重。我现在难得当上太山主簿,刚好又有一主簿空缺,太山府命我挑选人材,我已经禀报上去,太山府已经同意录用。眭兄又不可能长生,终究都会死,死后的因缘际会未定,未必能做官,何必怜惜这一、二十年的寿命,而贪生怕死呢?现在文书已经发出去,没有办法拦下来。希望你下定决心来,不要再犹豫了。』」仁蒨因此忧心害怕,病得更重了。

成景对仁蒨说:「赵主簿执意要举荐你,你可以亲自去太山,当面向府君陈诉,就可以脱免。」仁蒨问:「怎样能见到府君呢?」成景说:「鬼还是看得到的。你往太山庙东边走,越过一座小山,那平地就是阴府国都,你到那里自然就会见到。」仁蒨把这事告诉文本,于是文本为老师准备行装。

过了几天,成景又来告诉仁蒨说:「文书要批准了,就算你去陈诉,恐怕也免不了了。你赶快造一尊佛像,那文书就会自动失效。」仁蒨告诉文本,文本用三千钱在寺院西面墙壁上为老师昼了一尊佛像。随后成景来告诉仁蒨说:「你不必去当主簿了。」

仁蒨本来就不信佛,内心还在怀疑,就问成景:「佛法说有三世因果,这是真的还是假的?」回答说:「是真的。」他又问:「既然是真的,那人死后应当分别投生六道,怎么会都成为鬼呢?而且赵武灵王和你,怎么到现在还在做鬼呢?」成景说:「你住的县有多少户人家?」仁蒨说:「一万多户。」又问:「关在牢里的有多少人?」仁蒨回答:「通常在二十人以下。」又问道:「一万多户中,当五品官的有多少?」仁蒨答道:「没有。」又问:「当九品官以上的有多少?」仁蒨答道:「几十人。」成景说:「六道之中,也好像这个样子。能生天道的,一万户中一个人也没有,就像你县里没有一个五品官;投生人道的有几人,就像当九品官的人数;堕入地狱的也有几十人,就像囚犯的人数;唯有投生鬼道和畜生道的最多,就如同你县内缴税、服役的百姓一样多。这两道中,又有等级之分。」

成景指着他的随从说:「这人就差我一大截,但不如他的就更多了。」仁蒨问:「鬼也会死吗?」回答说:「会的。」仁蒨又问:「死后落入哪一道呢?」回答说:「不知道!就好像人知道会『死』,但不知道死后的事一样。」

仁蒨又问:「道家的奏章建醮,有任何好处吗?」成景说:「道家尊奉的玉皇大帝统理六道,那里称为天庭;阎罗王就如同人间的天子;太山府君好比尚书令;录五道神好比尚书。像我们这个国家,好比大的州郡。每当人间有事要裁定时,道家就上奏章,请上天赐福,天庭受理后,下达阎罗王,说:『某月某日,接到某甲陈诉,应合情合理的处理,不可以冤枉乱捕。』阎罗王恭敬受命而遵照办理,如同人接到圣旨一样。如果不合理的就无法豁免,被冤枉的必定得到平反,怎么会说没有好处呢?」

仁蒨又问:「佛家修善积福是怎么回事?」成景说:「佛是大圣人,不会有拘提文书下传。凡是修善积福的人,天神敬奉,小过错往往能够得到原谅。如果福报深厚的人,即使恶道下达拘提文书,也不准追拿缉捕。这方面的情状我就不清楚了,也不知道其中的道理。」成景说完就离开了。一两天后,仁蒨就能下床,病也痊愈了。

文本因父亲去世,就回家乡去。仁蒨写信给他说:「鬼神都是贪图奉承供养,以前想得到你的饮食,才这样献殷勤。如今看到不再有利可图,就算见面也显得冷淡多了。但常掌事还是跟随着我。本县被盗贼攻陷,人几乎被杀光了,我在常掌事的引导下,盗贼总是找不到我,最后才能保全性命。」


善恶因果 轮回报应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


十四、

善恶祸福 丝毫不爽 明因识果 去恶修善

郑师辩的故事

东宫右监门兵曹参军郑师辩,在不到二十岁时,突然得急病死了,三天后却又复活过来。自己说,刚开始看到几个人被拘押着,快要进入官府大门时,看见百来个囚犯,排成六行,面对北边站着。排在前面的人白白胖胖,穿着体面,好像是富贵之人;越到后面的,就越消瘦难看,有的戴着枷锁,有的被脱掉头巾腰带,都是集体行动,而且有士兵严加看守。轮到师辩,被分配到第三行东边第三个,也被去掉了头巾腰带,加入集体行列。师辩忧心害怕,就专心念起佛来,忽然看到生前认识的僧人走来,进入士兵围守的行列中,士兵无法阻挡他。走到师辩面前,说道:「平生不知道修善积福,如今忽然来到这里,觉得怎样?」师辩悲切的请他相救。僧人说:「我现在救你出去,你一定要持戒。」师辩答应后,不久差役带领囚犯到长官面前。依序审问,轮到师辩的时候,看到那位僧人对长官说师辩所修的福业,官员说:「把他放了!」僧人就带着师辩走出门外,为他授五戒,拿一瓶水倒在他的额头上,说道:「太阳西落,你就复活了。」又给师辩一件黄披肩,说道:「披着它到家后,要放在干净的地方。」然后指示他回家的路,师辩披着披肩回家去了。
到家后,他叠好披肩放在床角上,然后,眼睛睁开,摇动身体,家人以为尸变,全被吓跑了。只有老母亲没有离开,问他说:「你活着吗?」师辩连说:「太阳西下,就能活了。」师辩以为是正午,便问母亲现在是什么时间,母亲说:「是半夜。」这才知道阴间和阳间是昼夜颠倒的。到了日落的时候,他能够吃东西,病也好了。只见黄披肩仍在床头,等师辩能起床的时候,披肩便慢慢的消失,只留下光影在,七天后光才完全消失,师辩因此开始受持五戒。
几年后,有人劝他吃猪肉,他不得已吃了一块。当晚,梦见自己化成罗剎,手爪牙齿长达几尺,把猪抓来活吃。等到了天亮,感到口中腥臭无比,吐出来后,叫人来看他的嘴巴,满口都是凝固的血块。师辩惊恐不已,不敢再吃肉了。又过了几年,娶了妻子,妻子逼他吃肉,吃过后并没有什么异象。可是师辩自此六年来,鼻子常常长有大疮,溃烂而无法治好,也许是破戒的缘故吧。

善恶因果 轮回报应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


十五、冀州小儿的故事 
善恶祸福 丝毫不爽 明因识果 去恶修善
隋朝开皇初年,冀州城外的一个村里,有个十三岁的男孩,常常偷邻居的鸡蛋烤来吃。
一天早上,村民都还没起床,他父亲听到外面有人敲门,并叫着小孩的名字,父亲就叫他去应门。他看到门外有一个人对他说:「官府传你去服役。」男孩说:「既然叫我去服役,等我进去拿些衣服和干粮。」使者说:「不必了!」于是领着小孩走出村外。
村子的南边原是一片桑田,已经耕好了,还没播种。当天早上,小孩却在路的右边看到一座小城,四面的门楼粉饰得非常华丽。小孩奇怪的说:「什么时候盖了这座城的?」使者大声斥责他,不准他说话。然后带他到北门,叫他进去。小孩刚跨过门槛,城门很快就关起来。里面空无一人,只是一座空城而已。地面全是热炭火块,深到脚踝,小孩惊恐的呼喊,朝着南门跑过去,快到南门时,大门就关起来,再往东、西、北门跑,也都是这样,还没跑到时大门都开着,等到他快跑到的时候,就会自动关上。这时,到田里干活的男女老幼,只见男孩发出啼叫的声音,在田里东西南北的跑个不停。大家都说:「这孩子真野!这么早就来这里玩个不停。」
到吃午饭的时候,种桑的人都回到村里,小孩的父亲向他们打听:「有没有看到我的儿子?」种桑的人回说:「他在村南跑来跑去的玩,叫他也不肯回来。」父亲往村外走去,远远看到儿子在田里奔跑,于是大声喊他的名字。只叫了一声,小孩就停下来;小城和地上的热灰忽然都不见了。小孩一见到父亲,人就倒下去,号啕大哭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仔细一看,他小腿一半以上的肉已被烧得焦干,膝盖以下像被火烧烫过一样。父亲抱他回家疗伤,大腿的肉完好依旧,但膝盖以下就只剩干枯的骨头了。
左邻右舍听到后,一起到田里去看他跑过的地方,地上脚印清清楚楚,但是一点炭灰的痕迹也没有。于是村里男女老幼都以此为鉴,开始持戒、修行。
善恶因果 轮回报应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
十七、卞士瑜父的故事
卞士瑜,杨州人,他父亲在隋朝时,因为平定陈国有功,被授予仪同的官职。他父亲为人悭贪吝啬,曾经请工人建造房子,却克扣工资。工人向他求取,他竟然用鞭子抽打工人,工人怨恨的说:“如果他真的亏欠我,就让他死后做我家的牛! ”
不久,他父亲去世了;工人家里的牛也同时怀孕,后来生下一头小黄牛。小牛的腰间有条黑色花纹,像腰带一样绕牛身一圈;左腿上有一条白色的斜纹穿过,大小正和官员上朝时所拿的象笏一样。
牛主人对牛喊说:“卞公,你为什么要亏欠我?”小牛就会走到主人面前,屈起前腿,跪在地上磕头。卞士瑜知道后,想用十万钱来赎小牛,牛主不愿意。一直到牛死后,才把它埋葬起来。
善恶因果 轮回报应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
十八、殷安仁的故事
京兆尹殷安仁,家里非常富裕,常常供养慈门寺的僧众。
隋恭帝义宁初年,有个外来的客人寄住在他家里,客人把偷来的驴皮转送给他。
到唐太宗贞观三年,安仁在路上遇到一个人,对他说:“官府正在追捕你,捉拿你的人明天就到,你必死无疑。”安仁很害怕,赶快跑到慈门寺的佛堂里,整夜诵经不敢离开。
第二天吃饭的时间,果然有三位骑士带着数十名步兵,全副武装进入慈门寺,远远看到安仁,就叫他出来,安仁不予理会,更加精进的念佛诵经。鬼卒说:“昨天没有立刻抓他,现在他精诚诵经修福,又怎能抓得到呢?”因此留下一名鬼卒看守着,其他都离开了。看守的鬼卒对安仁说:“你以前杀了一头驴,牠现在告你,所以我们才来抓你的。你始终必须和牠对质,不去又有什么好处呢?”安仁远远的答说:“是以前偷驴的人杀牠,把皮送给我而已,并不是我杀的,为什么要抓我呢?请你回去转告驴:‘我本来就没有杀你,现在为你追荐祈福,会对你有很大的好处,应该可以放过我了。’”鬼卒答应说:“驴如果不同意,我明天会再来;如果牠同意了,就不会再来。”说完就离开了。第二天鬼卒没有再来,安仁于是为驴追荐祈福,全家从此也持戒食素。
善恶因果 轮回报应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
十九、潘果的故事
善恶祸福 丝毫不爽 明因识果 去恶修善
潘果的故事
京城有一个未满二十岁的人,名叫潘果,在武德年中,担任管理水利的小官。一天下班后,与几位同乡少年去打猎。路过墓地时,看见一头牧人走失的羊,独自在那儿吃草,于是潘果和同乡少年合力把羊捉回去。没想到半路上,羊叫起来,潘果怕羊主人听见,就把羊的舌头拔掉,羊因此无法再出声。到了晚上,就把羊煮来吃掉。
第二年,潘果的舌头慢慢缩小,最后完全消失掉,他只好向县府递上辞呈。富平县尉郑余庆怀疑他使诈,要他张嘴检验,发现全无舌头,舌根处只留下像豆一样大的舌头还没缩完。好奇的问他原因,潘果就把实情详细向县官报告,县官教他为羊追荐祈福。潘果于是受持五戒,大修福德。一年后,舌头慢慢长回来,不久就恢复原状。潘果拜访县官,把经过向他报告,县官就任命他担任里正。
善恶因果 轮回报应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
二十、康抱的故事
善恶祸福 丝毫不爽 明因识果 去恶修善
隋朝有位叫康抱的人,系江南有名的士绅,自少学问品德就很好。大业九年,杨玄感作乱,康抱的哥哥担任他的武官。由于哥哥的牵连,康抱也要被处死,所以潜逃躲藏在京师。
到大业十年,康抱到秘书省找朋友,当时炀帝不在京城,因此其他城门都关起来,只开放安上门,所有人都要从这里进出。康抱刚进城门,就遇见一位以前认识的曾姓朋友,他也是江南人,被指派留守京城。他看到康抱,就问康抱住在哪里。康抱认为他应该知道自己处境, 就把事情的始末告诉他。告别后,康抱进城,曾氏却派人追捕他。康抱躲进秘书省,追捕的人把康抱抓去报官。当时王邵担任秘书省少监,是康抱的老朋友,不希望加罪于康抱,就对追捕的人说:「我们以前就认识。」康抱知道王邵的用意,应声答说:「我是南方人,只不过来这里逃避兵役罢了。」王邵把追捕的人赶出去,追捕的人回报曾氏。曾氏又在安上门拦截,把康抱抓起来,康抱知道在劫难逃,就对曾氏说:「我确实有负朝廷,罪该当死;但并没有对不起你,而且你我是旧识,不能帮我就算了,为何反来害我?如果死后有知,我一定会报仇的!」不久康抱就被处死。
几天后,曾氏要到京城担任留守。从住家太平里出发,经过善和里,进到西门内,忽然看见康抱骑着马,衣冠光鲜亮丽,两名黑衣随从跟在后面,对曾氏说:「我的阳寿本来也快要完了,可是应该尚余三年,因爲你陷害我,我现在担任太山主簿,已请天曹论罪杀你。」 曾氏叩头认错,请求爲他追荐祈福,康抱同意后,忽然就不见了。过了几天,曾氏又在相同的地方遇见康抱,对他说:「我终究要杀你, 给你七天时间修福,七日后,先取你的头,如果不相信,你死后,脸会朝向背后。」曾氏恐惧地回到家中。最后如期而死,而且死的时候脸朝背后,果然如康抱说的一样。

善恶因果 轮回报应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


第二十一、孔恪的故事

  唐朝武德年初,遂州总管府记室参军孔恪,突然病发身亡。一天后醒过来,自己说被押到官所,官问:「爲什么杀了两头牛?」孔恪说:「没有杀。」官说:「你弟弟证明你杀,爲什么不承认?」于是叫他死去多年的弟弟来。弟弟来时,带着厚重的枷锁,官问:「你说你哥哥杀牛的事,是眞是假?」弟弟说:「哥哥以前奉命招安贼寇,叫我杀牛宴客。我确实是奉哥哥的命令,并非我要杀的。」于是孔恪说:「我叫弟弟杀牛宴请贼寇是事实,然而这是国家的事,我爲什么有罪?」官说:「你杀牛宴请贼寇,想以招安的功劳,向官府请求奖赏,这是爲了你自己的利益,怎么可以说是国家的事呢?」于是对孔恪的弟弟说:「因爲要你来证明哥哥所做的事,所以留你在这里那么久;你哥哥现在既然承认是他叫你杀的,你并没有罪,就放你投 生去。」说完,弟弟就不见了,连叙旧说话的机会都没有。

  官又问孔恪: 「爲什么又杀了两只鸭子?」孔恪说:「前任县令杀鸭,请他的客人,怎么会是我的罪过呢?」官说:「客人的饭菜早已准备好,本来没有鸭的。你杀鸭来招待他们,是爲了获得宾客的赞赏,这不是罪是什么?你又杀了六枚鸡蛋。」孔恪说:「我平生不吃鸡蛋,只记得九岁的时候,寒食节那天,母亲给我六个鸡蛋,我煮来吃掉。」官说:「这样说来,你想把罪推给母亲了?」孔恪说:「不敢,只是帮助其中的原因而已,这当然是我杀的。」官说:「你杀了别人的命,当然自己要承受果报。」

  说完,忽然来了数十位穿黑衣服的人,要把孔恪押出去。孔恪大叫说:「阴曹地府也会随便冤枉人!」官员听到后,叫他回来说:「怎样随便冤枉人?」孔恪说:「生平做的罪业,都记录无遗,生前修善积福,现在却没有记录,难道不是随便冤枉人吗?」官问责记录的人:「孔恪有什么福德,爲什么不见记录?」答说:「福德也会全部记录,但是会衡量罪福的多少,如果福多罪少,就先受福报;如果罪多福少,就先受罪报。孔恪福少罪多,所以没有帮助他的福德。」官大怒说:「虽然先受罪报,但爲什么不宣读福德让他知道?」下令鞭打记录的人一百下,才一下子就鞭打完,血流满地。随即宣读孔恪生前所修的福德,一条也没有遗漏。官对孔恪说:「你应先受罪报,我先放你回家七日,你要努力修善积福。」于是派人送他出去,孔恪因此甦醒过来。孔恪礼请众多僧尼,修行忏悔,精勤辧道,并且亲自说出在阴间的经过。到了第七天,与家人辞别,不久就命终了。

善恶因果 轮回报应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


馬嘉運的故事-第22集

善惡禍福 絲毫不爽 明因識果 去惡修善

唐朝魏郡人馬嘉運,武德六年正月,一天晚上,走出家門,忽然看見兩個人,各牵一匹馬,已在門外樹下站著,嘉運問:「你們是甚麼人?」答説:「是東海公的使者,前來迎接馬公子。」嘉運向來有學識,在州裡聲名遠播,常有官府使者及四方貴客求見,聽説有人來請,也不覺得奇怪,對使者説:「我沒有馬。」使者牵上馬説:「就用這匹馬來迎接公子。」嘉運立即上馬而去。其實他並沒有離開,只是倒卧在樹下而已。

  不久,到達一座官府,正要進入大門,看到門外有數十名男女, 好像要告官鳴冤。有一位婦人與嘉運相識,姓崔,是同縣張公瑾的妻子,手裡拿著一封文書對嘉運説: 「馬公子還認得我嗎?以前你與張總管交往,我們見過幾次面;總管無理殺我,我向天曹告狀,至今已有三年,只因王天主救護公瑾,狀子一直被扣押著,到現在才有機會申訴,官差已在追捕他,不久會被押到這裡來。我以爲只有我被冤枉殺害,馬公子怎麼也來呢?」嘉運早知崔氏被殺,現在見到她,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。

  使者帶他進門,守門的説:「東海公正在睡覺,現在不能覲見, 可以帶他到霍司刑那裡坐坐。」嘉運見到司刑,原來是益州行臺郎中霍璋。霍璋見到嘉運,請他入座,説:「這裡記室的職位出缺,東海公聽説你才學出眾,想委屈你擔任這個職務。」嘉運説:「我家貧, 妻子兒女還不能自立。希望你爲我求情,讓我免去這個職務。」霍璋説:「如果這樣子,你可以説自己沒有學問,我才能幫助你。」不久,有人來報:「東海公已睡醒。」使者帶嘉運進去,看到有一人坐在大廳裡,這人身材矮小肥胖、皮膚黝黑,招呼嘉運進入廳裡,説:「聽説您很有才能學識,想委屈您擔任記室,可以擔任嗎?」嘉運拜謝説:「非常榮幸!但我只是個粗俗的鄉下人,以教授年輕人讀書識字爲業,不足以擔當記室的重任。」公問:「您認識霍璋嗎?」答説: 「認識。」於是派人召霍璋來,問他嘉運的才學如何。璋説:「我只知道他研讀經論,沒有看過他寫文章。」公説:「放馬公子回去。」 並馬上下令拘拿陳子良。

  嘉運告辭離開,霍璋告別時説:「請您回去對我家三狗説:『臨終時吩咐你,賣掉我騎的馬,造一座佛塔,不可以私下把賣馬的錢拿去用掉,趕快照我的吩咐,去建造佛塔!』」三狗就是霍璋的大兒子。

  嘉運又問:「剛才看到張公瑾的妻子,所説的天主是誰?」霍璋説:「那是公瑾的同鄉王五戒,死後做了天主,常常救護公瑾,所以一直沒事,現在看來好像再也躲不掉了。」説完便告別,並派使者送嘉運離開。走到一條不太順暢的小路前,使者告訴他沿著這條路走就可以到家了。嘉運走入小路,便活過來,一會兒,就能起來。當時已近夜半,他的妻子兒女都坐在那裡哭泣,嘉運把經過詳細地告訴他們。

  當年七月,綿州人陳子良忽然去世,過了一晚,又活過來,他説:「見到東海公,想請我擔任記室,我因不識字而推辭掉。另外有一位吳人陳子良,擅長寫文章,因此便任命他,把放我了。」過年後,吳人陳子良突然去世,張公瑾也死了。二人死後,嘉運有一次和幾個人走在路上,忽然遇到官府的人,嘉運神色憂慮害怕,態度謙卑地快步離開,過了一會兒,才緩和下來。同行的人問他,答説:「剛才看到的,是東海公的使者,説要去益州抓人,同時還説,陳子良極力告你,霍司刑也因你而被譴責。你差點難逃一死,有賴你贖生的福德,才能倖免於死。」以前嘉運在四川時,有人準備放掉池裡的水抓魚。他當時爲人講學,得到數十匹絲綢,就用絲綢買下池裡的魚放掉。贖生,指的就是這件事。


王璹的故事-第23

善惡禍福 絲毫不爽 明因識果 去惡修善

  尚書刑部侍郎宋行質,是曹陵人,生性不信佛,常説些輕慢佛法的話,在永徽二年五月病逝。

  到六月九日,擔任尚書都官令史的王璹,突然病發死亡,過了兩天又醒過來。他説,剛死的時候,看見四個人到家來説:「拘捕你!」王璹跟著他們走,進入一道大門内,看見大廳西邊的地方,有位官員坐在那裡,形體肥胖、面容黝黑;大廳東邊的地方,坐著一位僧人,和那位當官的形貌差不多,面朝北方。兩邊都有床铺、被褥、茶几、桌椅,服侍的童子有二百多人,有的戴著冠,有的戴皮帽,容貌都很俊美。台階下有官吏及草擬文書的人員。有一個老人,戴著枷鎖面向西方,被綑綁著站在台階下。王璹走到廳堂時,也被綁著。官吏拿著紙筆,訊問王璹:「貞觀十八年,你擔任長安佐史的時候,爲什麼改他的户籍?」王璹説:「我以前擔任長安佐史,貞觀十六年轉選後進入朝中;到貞觀十七年,蒙皇上授予司農寺府吏一職。十八年改户籍的事,並非我的過錯。」廳上的大官讀完王璹的答辯,回頭對東階下的老囚説:「爲什麼要誣告他?」老囚説:「當時的年齡實際上根本還沒到,由於王璹更改户籍資料,虛增我的年齡,我不敢隨便誣告他。」王璹説:「貞觀十七年改任,委任文書還在家裡,請拿來查驗。」大官叫帶領王璹的三個人解開繩索,去拿文書回來;大官看過委任文書,對老囚説:「他改任的事很清楚,分明是你理虧。」便派人押老囚出北門,王璹遠遠看見北門外很昏暗,有好幾座城,城上都是矮牆,看起來不是好地方。大官在卷宗上批示,對王璹説:「你沒有罪,放回去。」王璹拜別,官差帶王璹到東階下拜別僧人,僧人在王璹手臂上蓋了一個印説:「好走!」

  官差領王璹走出東門,往南走,經過三道城門,每道城門都查驗手臂上的印記後才放行。走到第四道城門,這城門非常大,有許多朱紅色的樓閣,三扇門全開著,就像官府的城門,守衛非常嚴密,檢驗過印記後才放行。出門往東南走了數十步,聽見有人叫王璹,王璹回頭一看,看到刑部侍郎宋行質,面容悽慘發黑,沒戴帽子、沒繫腰帶,穿著一件舊的紅袍,頭髮短而下垂,像胡人一樣,站在大殿台階下,有官差看守著。台階西面靠城墻的地方,有塊高一丈多、寬約二尺的大木牌,上面寫著「此是堪當擬過王人」,這裡是審問、判決高級官員的地方,每個字都很大,約有一尺見方,非常清楚。廳堂上有床、椅、茶几、桌子,擺設如同官府,但沒有人。行質見到王璹,既悲又喜的説:「你怎麼會來這裡?」王璹説:「被官府押來,查問更改户籍的事,知道與我無關,把我放回去。」行質張開雙手,對王璹説:「我被責問功德簿的事,但手中又沒有功德簿,被困在這裡,加上又餓又渴,苦不堪言,你儘快回去,到我家裡,告訴我的家人,爲我多做功德。」這樣反覆四次託付,才跟王璹告別。走了數十步,行質又叫王璹回去,還來不及説話,廳上有一位官員入座,很生氣的斥喝王璹:「我才剛開始審查這些案子,你是誰?怎能擅自到關囚犯的地方。」於是命士卒揪王璹的耳朵,士卒拉著他的耳朵推他出去。王璹又到一門,守門的説:「你被拉過的耳朵,耳朵會聾掉,我幫你拿掉耳朵裡的東西。」於是用手掏他的耳朵,耳朵裡發出響聲,同時驗了印記,才放他出去。

  到了門外,一片漆黑,王璹不知身在哪裡,用手摸向西邊和南邊,都是牆壁,只有東邊沒有障礙,但卻黑暗,無法前行;王璹站了一會兒,看見之前查問他的官差從門裡出來,對王璹説:「你還在這裡等我,很好,你要給我一千錢。」王璹不答應,心中暗想:「我沒犯罪,官府放我出來,爲什麼要贿賂你?」官差馬上對他説:「你不要不知好歹,我之前如果不早點帶你見官,你就得多綁兩天,難道會不難過嗎?」王璹心想有理,於是慚愧的謝罪説:「我會照你的話去做。」官差説:「我不要你的銅錢,想要白紙錢而已,約好十五日來拿。」王璹答應後,就問他回家的路,官差説:「只要向東走二百步,會看到一面有裂缝的舊牆,透過裂缝可以看到光,把牆推倒,就到你家了。」王璹照他説的走到牆邊,推了很久牆才倒下;王璹從倒塌處走出來,就到他住的隆政坊南門了。

  回到家裡,家人都在哭泣,走進門後,便甦醒過來。到了十五日,王璹忘了送紙錢去,第二天又病倒,暈死過去時,看到官差來,生氣的説:「你果然失信,約好要給錢,竟然不給,現在要再把你帶走。」於是就趕他走,出了含光門,叫他進入大坑。王璹拜了百多拜向他赔罪,請求准他回去造錢,官差於是放他回去。王璹醒後告訴家人,買一百張紙,做紙錢焚化給他。第二天,王璹又病重,再次看到官差來説:「感謝您能送錢給我,但品質太差,不好用。」王璹又再次謝罪,請求重做,官差答應後,王璹又甦醒過來。到二十一日,王璹叫人用六十錢買白紙百張做成錢,同時準備酒菜飯食,親自到隆政坊西渠水上把紙錢化掉。從此王璹身體輕爽靈活,病也痊癒了。  

  善惡因果 輪迴報應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


韋慶植亡女的故事-第24集

善惡禍福 絲毫不爽 明因識果 去惡修善

  唐貞觀年間,魏王府長吏京兆尹韋慶植,有一個女兒,還沒出嫁就過世,夫妻二人都很痛惜她。過了兩年,韋慶植打算宴客,命僕人宰殺牲畜準備酒食,家人買了一頭羊,準備宰殺。

  慶植的妻子晚上做夢,夢見死去的女兒,身穿黑裙白衫,頭髮上插著兩隻生前所戴的玉釵,來見母親,哭著說: 「女兒在世時,沒有告知父母,私自取用財物,因此受報,現在投生成羊,以命來償還父母的債,明天將會被殺,那隻白頭的黑羊就是我。但願母親慈悲,救女兒的命。」母親驚醒過來,天一亮就去看那頭羊,羊的脖子前腿果然是白色的,頭上有兩個白點,相對像玉釵的形狀。母親對著羊悲傷哭泣,並告訴家人不要殺牠,等慶植回來,要把牠放生。

  不久慶植回來,催著開飯,廚房的人説:「夫人不准殺這隻黑羊。」慶植聽了很生氣,馬上命廚師殺掉,屠夫把羊吊起來準備殺的時候,有幾位客人已經到來,看見一位容貌端莊的女子,求助客人們説:「我是韋長吏的女兒,求你們救命。」客人都非常驚愣,阻止屠夫殺羊,但屠夫怕慶植生氣,又聽見羊在叫,於是把羊殺掉。過了一會兒,客人已經入座,菜也上桌了,但是客人都不吃,慶植覺得奇怪問他們,客人就把剛才看到的事情告訴他。慶植聽完後,十分悲痛,因此一病不起。

善惡因果 輪迴報應 震迷醒妄 匡正人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