观看记录
观看历史
随喜赞叹:

家乡莲友喜相逢 刘老居士往生纪实4 文字+视频

主讲:

时间:2018-12-01 12:16

点击:加载中...

随喜赞叹(评分):147

简要说明 刘素青老居士往生纪实 第4集 家乡莲友喜相逢 2012年11月19日 〔字幕〕 时间: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九日 往生前第三天 〔刘老师旁白〕 今天是十一月十九日,姐姐往生前的第三天。这一天双城家乡的莲友们,来看望姐姐,姐姐非常开心。 姐姐一九五四年离开家乡,五十八年没有回去过。..[详细]

扫码用手机观看

正反排序路线四播放说明:支持苹果和安卓手机、电脑播放
正反排序路线三播放说明:支持苹果和安卓手机、电脑播放
正反排序MP3播放(3)播放说明:支持苹果和安卓手机、电脑播放

在线播放列表 (在线报错)

  • 路线四
  • 路线三
  • MP3播放(3)

家乡莲友喜相逢 刘老居士往生纪实4 文字+视频







刘素青老居士往生纪实 第4集
家乡莲友喜相逢
2012年11月19日


〔字幕〕
时间: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九日 往生前第三天
〔刘老师旁白〕
今天是十一月十九日,姐姐往生前的第三天。这一天双城家乡的莲友们,来看望姐姐,姐姐非常开心。
姐姐一九五四年离开家乡,五十八年没有回去过。她不疲不倦、精神饱满、声音宏亮,和家乡莲友唠了近十个小时。

〔老居士〕:
欢迎家乡的莲友光临道场。我也是双城人。
稍等一等,我起来。主角该上场了。
今天家乡的莲友来了,阿弥陀佛就让我表演表演,
给家乡的莲友看看,我现在的状态。
可是一会我讲话的时候,大家就明白了。
我今天是主角上场,其实我不是主角。
大家都是我的老师,我是大家的学生。
学生今天在向老师汇报,我先表演表演,让老师给我评价评价,我合不合格。
你们别看我这样,别看我身体,它是假的。
我现在一点痛苦也没有!
〔老居士〕:
成天法喜充满!
我一天可精神了。我一天天就这么坐着。
可以说了,时间到了,我这个家乡的亲人都来了,
透点儿消息,我早都坐上金刚台了!(众鼓掌)
咱们今天大家团聚一堂。
实际现在咱们都在七宝宫殿,咱们都在莲花之上。
咱们有形的众生是这么多,那个无形的朋友没法计算。
诸佛菩萨、天龙八部、龙天护法善神,现在都在都在,早都已经来到了。
所以咱们这也是个莲池海会,阿弥陀佛老慈父只不过通过我这嘴,
现在他也在讲经说法,莲池海会的法会没有结束,正在进行,正在开始进行。
咱们今天,因为我家乡的老乡都来了。
人不说老乡见老乡,太亲了。是不是?
我们家1954年搬来的。
一直到现在,出来这么多年了。
实际我对家乡也很眷恋。
但是我从出生到现在,
我一切(那时候不知道叫佛的安排,一步一步走到今天,实际现在我知道了)
都是佛的安排。
我妹妹在碟上不说了嘛,我爱哭。
我当初我自己也找不出我爱哭的原因。
爱哭的原因是什么?现在我知道了。
我为什么来到这世界老哭?我不愿意来到这个苦难的世界。
现在我明白了,我为什么又来到了这个苦难的世界?
因为佛菩萨给我的使命,让我来做样子给大家看看。
让大家都回家。
今天咱们没外人。
我平房、市里这些个莲友,
崔大姐是市里的,这些都是我附近的佛友、莲友。
没有别人,都是自己家人,随便聊、随便说。
咱们不拘于形式,咱们就是话话家常。
下边就是说,大家需要有什么对我的嘱咐,
大家就开诚布公地谈一谈,我一定满大家的愿。
让大家高高兴兴地,现在聚会在一起。
也让大家将来高高兴兴地,回咱们本有的故乡。
下边就是随意、随意。
我平常不会说什么,我没有我妹妹那个口才。
她是老师,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工人。
我一天上班就知道干活。
要让我说点什么,可难为死我了。
今天,咱们不谈我的过去,咱们现在就是话在当下。
因为现在是最最关键的时刻。
其他的,就暂时地放下。
咱们就话在当下,大家随便谈。
这屋子比较窄巴。
你看我们家乡的人来了,
第一次到我这个小地方来,还得站着。
辛苦你们了!
我看的经书比较少。
我就是无量寿经大经解六百集,我看完了。
《妄尽还源观》我看了一遍。
接着我看的《净土大经科注》。
现在《净土大经科注》,我没看完。
看了这些经以后,看了这些光碟以后,
多了我记不住,我就记住了两个字——换心!换心! 
我自己的体会,就是换心,听话。
我一生最大的特点就是听话。
从小,我妈妈要求我非常严格,对我妹妹宽松。
我也得感恩妈妈!
因为妈妈的严格教诲,
所以我从小就听话,到现在我也听话。
由于我听话,所以我一直到现在,
心里没有其他的妄念。
佛菩萨教我怎么做,我就怎么做。
现在,一切交给佛菩萨。
哎呀,太好了!太自由了!
活得潇洒!走得潇洒!
将来,咱们再来虚空法界救度苦难的众生。
咱们更潇洒!
咱们末法时期,最最重要的!
就是放下万缘,一心念佛。
刚才我不说换心了嘛。
把心内拉拉杂杂的那些垃圾全清出去。
怎么清出去?装阿弥陀佛四字洪名,把那垃圾都挤出去了。
〔老居士〕:
不是开示,谈不到什么开示.
大家都随便。
我这一生当中就是听话.
思想简单,不会分析问题.
别人说啥我也听不懂。
那时候,没学佛之前,我大脑没有东西.
别人说啥我也记不住,我也不往心里去。
我这个人一生,我外甥女有一句话说我,
她说,我大姨,就像一个面团,捏圆是圆,捏扁是扁。
我外甥女和我最投缘,有啥事愿意和大姨说。
我对任何人,生不起来那个仇恨的心。
无论毁谤我、侮辱我,
我就是可怜人家,没有瞋恨心,没有那恨心。
另外,这一生当中我不会算计人。
什么事,别人说什么,我听过就完事。
实际,在日常生活当中,
咱们都生活在这个娑婆世界,
几十年了,就是坎坎坷坷的。
大家都能遇到,是不是?
所以,无论遇到逆境及顺境,
当然咱们这个壳壳箍着呢,假的啊。
有时候也有想不通的时候。
我妈跟我说一句话:
人要良心正。要清清白白、本本分分地做人。
我就本着妈妈的这个宗旨。
所以,尤其我学佛以后吧,我遇到什么困惑的事情,佛菩萨就点化我。
怎么点化我?他就用偈颂的方式点化我。
我身边跟前没有别人,他就用这种方法来点化我。
义理很深,但是说得非常浅显。
我看到了这偈颂,我就能明白怎么回事,我该怎么做了。
所以,我为了报佛恩,怎么报?
我就在这个娑婆世界,咱们自己还救不了自己呢,那更谈不到报佛恩了。
真正报佛恩怎么报?
咱们只有自己成就,到西方极乐世界!
有那个本领了,到极乐世界咱就报佛恩了!
〔老居士〕:
刘姨时时都在你们的身边。
虽然这个假壳脱掉了,刘姨换一身更美妙的衣裳。
刘姨随时都在你们的身边。有困难的时候,自然地就化解了。
〔老居士〕:
我这些老师,老夸他的学生。
我希望我所有的老师呢,多给学生提点不足之处。
我这次这么表法:
就是让你们,现在众生不是执著嘛,就著这个相嘛,
其实佛是无相的。
就著这个相,所以就是给你们这个相看一看。
到时候,让你们心服口服!
透点儿消息啊。
刚才我家乡的莲友来了,我为什么躺着没起来?
从人世间来讲,你看这老人家不礼貌,
我们这么老远地来,你看她躺那块儿不起来。
其实,我就让家乡的莲友,看看我这实际状况。
我现在身体活动的状况。
然后,我的所作所为,将来他们在度众生当中,
他有事实说话,他能说服人家。
原来我说,我是一棵无名的小草嘛。
我从大自然中来,我悄悄地回归大自然中去。
现在,阿弥陀佛老人家,给我这么个特殊任务,让我这么表法。
我一定不能辜负佛陀的期望!我一定表好这个法!
现在末法众生就著这个相。
你往生之后,你什么偈子,什么瑞相啊,
人家说,那我没看着,那是真的还是假的?还画问号。
我现在生龙活虎地,我就坐到这儿,
和大家面对面地唠嗑、讲话。
我活生生地坐在这块儿。
我怎么表法?我用偈颂。
从现在开始,陆续给我偈子。那不是我写的,
我只不过起个记录员的作用,把这些偈颂记录下来。
等我往生以后,让你们拿我的偈颂对照。
在我没往生之前,现在就这么面对大家,这个是实际的这个场面。
然后,我往生之后,前前后后的各种的情况,
你们一对照,就知道是真是假了。
阿弥陀佛修学,修五劫,成就了极乐世界。
我现在,为阿弥陀佛作证转!
他五劫修成了阿弥陀佛的世界,阿弥陀佛世界那些美好的那个景。
我就用这种方法。
我不是走了以后,通过别人嘴,呀,来信息了。
说极乐世界怎么好。
这种度生的方法,现在好像有点不切实际。
众生现在他不认可了。
佛法是圆融的。
圆融在哪呢?
就是咱们善巧方便,变换一种方法来度众生。
让众生心服口服。
也给后世的子孙,就是让他们不走弯路。
我说,要是我的本心,我就悄悄地来,悄悄地走。
现在不行了,我得完成弥陀给我的这个使命!
我一切都交给家乡的莲友为我去办了。
我什么也不管了。
因为我发心,我交给阿弥陀佛了。
我现在就交给佛菩萨。
我现在,把我家的老头、儿女全交给阿弥陀佛,我全不管了。
我妹不说我爱哭嘛,我还看不得别人掉眼泪。
现在,我心非常平静。
我得到了消息之后,我心里头一点波浪都没有。
但是,我就是这一点,我一定把这个表法做圆满!
刚才莲友他不说他两次都闻到香味嘛,
既然他说了,我就说吧,这是这次表法其中的一项,有这项。
〔老居士〕:
别的暂时保密。
不是保密,机缘没成熟,没到时候。
我现在说了,有些人又该怀疑了。
她坐那旮哒,她胡编滥造的,她乱写的。是不是?
我现在暂时保密在哪呢?
我把偈子,根据佛陀的安排,我都一首一首完整地记下来。
等我往生以后,就公布给大家了。
昨天小宋来录像的,她录了很多,我也说了很多。
以后你们在光盘上,你们看吧,就明白了。
所以,昨天说的,今天我就不重复了。
以后大家都会看到的。
〔老居士〕:
现在佛友来了说,你一天一天就在那块坐着,你不累吗?
我不累。
我要累的话,我能老实地在这坐着吗?
那说,你那屁股不疼吗?
我说,要疼,我能坐住吗?
现在佛陀给好多的莲友透消息。
关于我的事,有缘的莲友,佛陀都给他们透消息。
将来,可能从他们的消息当中,也证实这一点。
就是说,现在莲友透来的消息,开始我没太在意。
因为吧,我想了,因为我学佛走了好长一段弯路。
当我真正地读老法师(宣讲的)这部《无量寿经》,
我明理了以后,其他的我全抛弃了。
我就是一心跟着净空老恩师走到底!
我就一定是这个净土法门,我修到底了!
哪怕今天别人来说,现在就有一种法门,现在你就能成就。
那你去成就去吧,我没有那个根机,没有那个福分。
我现在就是净土法门了!
一心念佛,这条路我就坚决走到底了!
别人谁也拉不动我了!
我现在就是这么一种心情。
现在的心特别平静。
要搁往常,因为我最爱掉眼泪,心最软,别人一掉眼泪我受不了。
现在佛友来了掉眼泪,我的境界和以前不一样了。
佛友掉眼泪我也掉眼泪。
我现在掉眼泪是怎么掉眼泪呢?
我是跟众生分别而分别,跟众生执著而执著。
但是我的心非常平静。
今天不单咱们这些人,无量无边的众生,
诸佛菩萨都在身边。
佛不打妄语。
佛菩萨告诉我,我俩今生今世一奶同胞,姐妹之情,
我俩各有各的使命,特殊的因缘。
告诉我俩,度生,怎么度生?她是明的,我是隐的。
我是默默无闻地,自自然然地就度众生了。
她就是机缘成熟了,她必须得这样去度众生。
好多的佛友都说,别人不知道的消息,我当姐姐肯定知道。
其实,我一点也不知道,我还没有莲友知道的消息多。
人问我,我不知道。人家不相信。
我妹妹在去年,上我们这来。
在那个道场说的,你们不要去干扰我姐,她不方便。
有的莲友不太理解。
那意思是说,这妹妹出名了,姐姐也大盆端起来了。
妹妹不见人,姐姐也不见人了。
其实我不是。
现在孩子三班倒,上午班、下午班、夜班。
女婿往生了,八个月了,就我们娘俩。
我现在下不去地。佛友来了我开不开门,我还着急。
这一生当中,我没有架子,我不会端架子。
你看现在,这一茬的老大姐特别了解我,跟我特别亲切,这都二三十年了。
〔老居士〕:
头些日子往生那个小罗,给我三首偈子。
后来佛友来说,小罗她说了,最后走之前她都说了,
她说,老姨好,大姨更好。
我跟大姨的感情,比跟老姨还亲。
她说,我总想大姨。
后来,她得那病不能动。
我总想大姨。
我这个小影碟机就是她给我捎过来的。
给我一首偈子,大意是:
大姨大姨,(就是她到家了),家乡的美景太美了。
你是我的老妈妈,
妈妈回家,儿亲自去接。
她的大意就是这个。
一共给了我三首偈子。
我虽然不会说,拙嘴笨腮的。
但是这一生当中就有个人缘,谁见着我都愿意和我接近。
你看我还不会说不会道。
最近还有一个什么事呢?
我从来不会说硬话,对任何事我不说刺激的话。
我也不会说,我也说不出来。
最近说了几次,说话说得特别硬。
事后我就想,今天怎么了?
为什么说这么硬的话?从来没有过。
就给我一首偈颂。
说的吧,这是讲的金刚棒喝。
就是说的,到时候了,再不用金刚棒喝,不赶趟了(来不及了)
中心意思就是希望他不能落下,一定要回家,就是这个意思。
我明白了,不是说我说那个硬话,
实际就是说的爱护他,怕他落下,一定要带他回家。
就是因为我曾经发过愿。
我说的吧,在我身边的护法……
那时候素云不是说了嘛,我要是不把你们带回家,
到时候没法和弥陀慈父交代。
你干啥自己回来了?你把他们都扔那边受苦去了?
所以我也发个心:
我身边的护法,我也一定都带他们回家。
其中有的人不理解。
那意思吧,现在也有点偏差。
现在就是素云是名人,光碟传遍了全世界。
现在的注意力都在素云身上。
有点什么事,绝对地相信素云。
刘老师给我保证,就能解决。
我今天说这个话,机缘、时机到了。
我该说了,因为我就要回家了。
如果这么面对面的不说,我没有这个机会再说了。
意思就是说的,就是怎么说的呢?
你有啥资格?你能带我们回家吗?当时就这么说了。
但是我不怪他,因为他就是觉悟还没到那个程度。
就是说,我是心急。
我身边的护法,我绝不能让他们掉队。
我一定把他们带回家,跟弥陀慈父有个交代。
但是对虚空法界的众生,我一律平等。
有缘的众生、成熟的众生,陆续地都在回家。
过去我胆小怕事,有啥事我不敢说。
曾经有一首偈子告诉我:
胆小怕事不仗义!
就是佛菩萨太慈悲到极处了。
时时刻刻地都在关注着咱们,都在爱护着咱们。
就是说的,时时在提醒咱们。
所以咱们今生一定能回家!
弥陀慈父流血泪
金臂常垂盼儿归
今生机缘已成熟
同回极乐把父围
围在慈父的身旁、周围。
〔老居士〕:
其实刚才王姐说的,有点什么事就来找我,就像是帮助她。
比如说佛友什么的,哪块身上有点病痛,
或者有点什么事的时候,来找我。
实际我没有神通,就是佛的感应。
瞬间地,这个问题就能解决。
那时候我没有悟性,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我也曾经怪罪过这些大善菩萨们。
我说,你们干嘛呀?老让我这样做?
到时候人家说,因为有的佛友说了,你别把路走偏了。
所以现在看来,那确实不是神通。
那是佛感应我的,让我救度人。
机缘成熟了,该怎么救度就怎么救度。
因为我没开悟,我不知道。
举一个例子。
去年我在市里念佛那时候,
我就是不跟家里通消息,也是一个特殊的机缘吧。
有一天说,可以给家里挂个电话(这三个老大姐挨着哪,都在这哪)
给她们仨,首先挂了三个电话给她们仨。
告诉她们仨不同的三种方法,让她们去做。
当时还告诉她们了,你们做是怎么回事。
都是一些野草野花什么的。
回来我一问,她们说效果可好了。

〔老居士〕:
她最不愿意吃苦的,所以就给她苦……
我那个大护法,她是二四二医院的护士长,那是我的大护法。
平常不到我跟前。
我要是有什么事了,我也不给她挂电话啥的,保证她就来了。
那就是处处跟着我。
她的一个二侄女,得的那个病,那是我第一次给人调病。
来了以后说,刘姨我这个身体……
我说,我就会念佛,我也不会治病。
我说,对医学,虽然我大爷是中医大夫(外科)
治疙瘩疖子,双城有名的。
现在你们这茬人可能是不太知道了。
那原来双城有名的外科中医大夫。
治疙瘩疖子,治一个好一个。
我大爷医德特别高,他不唬弄人。
他能给你治,他告诉你保证能治好。
他不能治,他就告诉你,我不能治。
我大爷走,人家头午骑着自行车,
八十四岁的老人,农村那道不好走,还出外屯子给人看病。
下午回来,人家晚上就走了。一点也没遭罪,就这么走的。
虽然我大爷是大夫,我因为十三岁就上这边来了。
我对那个一点也不懂,什么中草药啥的,我都一窍不通。
她那侄女就问我,我当时就告诉人家:
接骨草(一种植物可做中草药),七节以上的熬水喝,也不记得让她熬几天。
回去以后,她二侄女真虔诚。
人不说心诚则灵啊,制心一处。
就是你这种,你要是不相信的话,效果不好。
他还倒怀疑了,你胡说八道,哪起效果。
回去了,心地特别虔诚,人家那病就好了。
好了以后,她那屯子有啥病,不是她那种病,给这个喝了也好了。
你看,不可思议!

〔老居士〕:
感恩诸佛菩萨光临道场!
感恩天龙八部、龙天护法善神、祖师大德光临道场!
感恩诸位善知识光临道场!
感恩所有有缘的众生光临道场!
感恩双城的莲友,不负辛苦光临道场!
〔老居士〕:
双城的莲友,一个电话,立马就来,风风火火就来了。
他们就是发心,不用付任何的费用,不用管,什么都不用管。
这些佛友不负辛苦,他们八年了吧?这个团队,一直坚持到现在。
做后续的工作,让后辈之人都能够少受挫折,离苦得乐。
实际他们也是无量佛呀。
今天谢谢家乡的莲友!不负辛苦,赶到这里,站那好几个小时了。
大家辛苦了!
我们附近这些个老姐妹、老菩萨们,大家来到这个道场,都是有缘人。
今天,跟我双城的莲友见面,大家也广结法缘了。
将来大家共回极乐世界!
也感恩,最后感恩两位录像师!佛菩萨!
天黑了,大家休息吧!
这么多老人,还有双城莲友到这没有休息,
一直站到现在,我有点于心不忍了。
实际吧,往生极乐世界,那个瞬间就来了。
你看亚儒,我那个老姑爷(老居士最小的女婿)
他往生极乐世界的时候,就是百日,回来给我送消息来。
告诉我,百日慰亲人。给我写了好长的一首偈子。
他说,妈妈,现在我随时随地都在您的身边。
我随时随地都没离开家园。
只不过是你们现在的维次空间不同,你们看不见而已。
现在家中的事我都一目了然。
极乐世界那个美呀,美不胜收,都没法用语言来表达。
到时候,妈妈你要回家来你就知道了。
非常高兴,非常高兴!
你看我跟丽君,我俩心里没有一点悲伤感。
一天心里可平静了,一天说说笑笑的。
我老姑娘属猴的,这不,猴顽皮呀。
有时候回来,为了安慰妈妈,说几句调皮的话,逗得你可开心了!
我们娘俩现在就这样生活,一天感觉非常快乐。
一点没有那忧愁啊,苦恼啊,没有那种感觉。
我一小爱哭,我现在不哭了。
现在遇着什么事情,我没有眼泪了,掉不下来了。
我有时候就奇怪,这个想掉点眼泪,掉不下来。
我自己感觉得奇怪。
现在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。
可能是素云老说我哭,这回我笑给你看看。
对于素云出去,我的态度是全力以赴……
我怎么支持她?
我在家里念佛,我就是全力以赴支持她。
你看她走啥的,我不惦着。
她在做伟大的事业,做佛的事业,至高无上的事业!
所以我一点都不惦着她。
我把姐妹私情抛到九霄云外去了。
我俩今生是同胞姊妹。
我俩过去生中,现在知道了。
给你们吃点小灶:
我们都是极乐人。
现在知道了,来到这个世间,都是来救苦救难来了。
只不过她的分工不同,形式不同。
我妹妹呢,是那种度人。
我呢,是这种度人。就是平平凡凡的,不知不觉的。
今天不说了一句嘛,她是显,我是隐。
她是明着的,我是暗着的。就是说,不知不觉地,实际就在度人。
因为原来我也不知道,我还寻思,我这一生当中,为什么这么柔弱?
就是我慈悲心特重。
素云、丽君我们仨,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
对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,就是缘最深,缘最深!
现在她的工作已经启动了,她走着撂着度人。
那天丽君也说:
最好我和妈妈一同往生。
我也没儿没女,无牵无挂的。
我跟妈妈一同往生。
她那王姨坐那旮哒顺口就说了,你才往生不了呢!
你有任务,你还得护持你老姨!
〔老居士四女儿〕:
我想,要是有任务吧,那就责无旁贷。
要有寿就不要,舍!舍给众生了。有任务没办法。
〔老居士〕:
她现在就是把我放下,把我放下了。放下我。
第一步放下我,第二步走就比较容易。
我是最难放下的,不知不觉地,这个我就起来了。
还这个我,还把它当作我,我怎么怎么地。
现在人生最大的困惑是什么?自私自利,最大的困惑在这。
如果能把这自利自私这个问题解决了,
下边那个,什么五欲六尘哪,贪瞋痴慢哪,自然地就都跟着解开了。
〔老居士〕:
把这个根拔掉了,那个梢就好办了,就好解决了。
现在难就难在这了。
原来我们工厂,我没退休之前,
那个大横幅标语,工房里头贴满了那个横幅标语,写的:
“为前不为钱”。
什么意思呢?就是说,我们为了前进那个动力那个前,不要为金钱这个钱。
现在正好颠个了,倒个了,现在是为金钱。
你要知道,那个钱咋写?
真笔字的钱(錢),金字那边两个戈字,那两个戈是两把刀。
素云不是说了嘛,那两把刀把你命来削哇。
你要能看破它,你把那个墙推倒,那不是围着四堵墙嘛,
你把这个墙推倒,你就自由了。
就自由了,你就全明了了。
现在就是这四堵墙很难推。
财、色、名、利这四堵墙,时时地都在围着你。
那个“家”是什么家?
那个家字,真笔写的家,上边宝字盖,底下不是猪羊牛那个猪旁边吗?
它是……咱们这个家是啥呀?
猪被圈到圈里头了,咱们还当好事呢。
〔老居士〕:
中国字是智慧的符号。
咱们那方块字,老祖宗最聪明,最有智慧。
所以都拿这个,这是我的家,这是他的家。
那哪是家啊?!
现在咱们学佛人,冲破那个家。
昨天老头过来,我跟老头说了,我说:
我跟你说件事,你是老活佛,今生来度我,度我回极乐,我得感恩你。
咱们最后生身,这个夫妻缘永断了。
这个缘彻底地断了,掐断了,没有了。
以后的缘分,生生世世,咱们是道友。
那缘多殊胜啊!
先头他没吱声,我又说了一遍。
我说:
老头你听明白没有?
啊,听明白了。
夫妻是啥?
过去咱们老人不说了嘛:
夫妻是冤家,儿女是债。
现在咱学佛,咱知道那四种缘了。是不是?
谁是谁的儿,谁是谁的女啊?
那两眼一闭,这口气一断了。
三寸气一断了,改头换面了。
父女、父子见面都不认识了。
况且还见不了面呢!

〔老居士〕:
我老丫非常坚强。
我老姑爷是回家乡了。
但是从人世间来讲,毕竟年龄他不是那么大,
而且突然走的,在这个人世间,好像有点承受不了。
我老姑娘就是顽强地挺下来,在我面前,我没看她掉一滴眼泪。
她跟我说:
妈妈,亚儒到了好地方了,我高兴还来不及呢。
而且休息了一个礼拜就开始上班。
那还是她老姨让她休息的。
始终上班就倒班,上午班、下午班,有的时候夜班。
她那个活最多的时候,早晨早班应该是五点上班。
她要活多的时候,三四点钟就得去,干不过来。
她那三班,要不然下班又挤上了,晚上夜班。
这我来了以后,那个活,还少多了呢。
我来的时候,有一天晚上,三点多钟才回来。
那时候亚儒已经走了,哎呀,给我急的。

〔老居士〕:
什么叫道?
咱们这是学佛,佛就是道,大道自然。
自然是道,平常心是道。
所以你顺其自然,就没有灾难。
你违犯了自然规律,灾祸就来了。就这么简单。

〔老居士〕:
我太高兴了!
感恩双城老乡的关爱!感恩你们!
咱们将来都共同回咱们的原有的故乡!
本有的故乡——西方极乐世界!
永脱这六道轮回之苦。
六道轮回之苦,多苦啊!太苦太苦了!
咱们都尝到苦的滋味了。
现在家家都不平静,人心都非常地难过,非常地苦恼。
咱们今生今世,要最后一次生身。
永远不再来到这个娑婆世界了。
咱们回到极乐世界,将来再来,不是这个身,咱们是乘愿再来。
咱们是菩萨身,咱们可以分身无数。
自由自在地遨游虚空法界,
度一切有缘的众生,都早日成佛,往生西方极乐世界。
那时候宇宙和谐,天下太平,人民安居乐业,家家生活幸福。

〔老居士〕:
阿弥陀佛!我的家乡老乡来好几拨了。
这是我意想不到的事情。
我虽然思念故乡......
我是1954年,家搬到这来。
父亲参加了工作,随父亲搬家到这边来的。
到现在,一直没有回家乡。
中学毕业以后,我是初中毕业。
毕业以后就进入了工厂。
所以这几十年当中,时时地想念故乡,思念故乡。
今天,这么多的亲人来到身旁,我用语言难以表达。
我感恩亲人对我的关爱!
我感恩家乡!
感恩所有关爱我的家乡人!
感恩!谢谢大家!
大家辛苦了!
因为第一批来的家乡亲人,来到这块,一天没吃饭。
来到这,站了一下午,四个多小时。
我感到有点于心不忍。
但是我对家乡的亲人也感到了骄傲。
我的故乡人才辈出,处处给众生做了一个好榜样!所以我高兴。
我祝福我的家乡的所有亲人:
今生都能够回极乐世界!永脱六道轮回之苦。
然后,跟老慈父学好了真本领,倒驾慈航,
再到虚空刹土,度化有缘的众生,早日成就!
谢谢大家的光临!
我感恩生我养我的黑土地!我感恩勤劳朴实的故乡人!阿弥陀佛!
千恩万谢,只有一句话:
我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我再报佛的恩!
报父母的恩!报师长的恩!报众生的恩!
我更要报双城乡亲的恩!
大家休息休息,完了念佛。
〔老居士与莲友们一起念佛〕

〔老居士〕:
表演我的病苦。
我自己表演,独演。
演独角戏。
现在大家看我坐这旮哒,笑呵呵的。
我主要想讲什么呢?
讲关于病苦。
我得了骨癌,病发展就比较严重,坚持了6年。
2008年5月4号,孩子就给我送医院去了。
5月7号就做手术。
那天不是手术日,人家大夫就决定给我做手术。
手术前后非常的顺利,一点儿也没遭罪。
从打麻药到切开,最后缝合,回来送到病床上。
人家说,第一宿最遭罪,麻药劲过了以后,第一宿疼得都受不了。
我根本就没疼。
到那儿去干啥去了?
到那儿,我根本也不会说什么。
到那儿去给人讲佛法去了。
如果没有这个腿手术,我也不能上医院哪。
到那儿去了以后,给我做手术那大夫,他是肝癌。
刚做完手术三个月,他第一天上班,就接的我这个手术。
那位大夫吧,情绪非常低落。
他通过朋友介绍啥的,对佛法也有点儿耳闻吧。
也有点儿印象,具体的,不知道怎么回事儿。
他上病室去了,他管我叫姨。
当时我非常吃惊,我活这么大年龄,
没有医院大夫管一个普通的老太太叫姨,不认不识的。
第一次我没反应,第二次他又叫我,站在我那个床旁边。
他说,我就是你的主刀大夫。
我说,好好好!欢迎您!辛苦了,受累了!
他说,我问你一个问题,姨。
我卸胳膊卸腿,我都卸无数了。现在我问问你,这是不是杀生?
他说,我现在闹心。
我说,你为啥闹心啊?
他说,这么大的手术,现在他们都打怵。
骨科主任不做。他(科主任)说让我做,说那不是作损吗?
让我做,我不也作损吗?
但是犟不过这个科主任哪,所以死逼梁山地,这个活儿他就得接。
我说,我保证全力以赴地配合你。
他说,我看你这老太太特殊。
我说,我怎么特殊?
他说,你看,这么大的年龄(那年我68岁),这个病这么重。
而且要做手术,做这么大的手术。
你说你坐到那床上,乐乐呵呵的。
你跟大家谈笑风生,你怎么一点压力没有?
你不那个心,那什么……
我这块难受。
我说,别难受,别难受,我保证配合好你。
一定让你顺顺利利把这个手术做下来。
他说,我现在就是闹心。
我说,我教你个办法,我教你一招。
他说,教什么一招?
我说,等你做手术的时候,你心里就念阿弥陀佛。
你什么也别想,保证,你心就平静了。
手术能顺利地下来。
这个腿,当时应该是一个多小时的手术,他做了三个小时。
为什么?他说你年龄大了。
做得可细致了。
更不可思议的是什么?
这个手术他们说应该全麻。
实际麻药我不懂,也打到后边那个脊柱骨里头去了。
我其他地方都没麻,我就这个腿麻,其他都没麻。
做手术,我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,在手术台上滔滔不绝给人讲。
手术了以后,恢复阶段都相当顺利。
住了二十天左右,开始发高烧。
怎么查也查不出毛病来,我就提出院。
大夫不让出院,因为他们有责任,正在发高烧不让出院。
怕负医疗事故的责任。
我说我给你写一个保证,出任何问题我自己负责。
不用你们医院大夫任何人负责,绝不给你们找麻烦!
就这样,写一个保证书,我出院了。
出院回来以后,它自自然然就不发烧了。
我这才明白,度完了那里的众生,完成任务了,我该回家了。
那念佛机就摆在我那病室的窗台上。
只有坚持一条路走到底,最后才能成就。
我妹妹是(诵)《无量寿经》,(念)阿弥陀佛。
我就是(念)阿弥陀佛四个字。
因为因缘不同,家庭的条件不同。
我妹家庭条件、环境比较好,宽敞,就老两口,好几个屋。
所以读经、拜佛,它都互不影响。
我家那屋子小,14平米的。
孙子还在我那屋住。
所以我读《无量寿经》是读了几次。
我去我妹妹那,两次去,一次去五个月。
我去了两次,一共呆十个月。
这十个月当中,在我妹妹家。
她早晨拜佛读经。
我搁这屋,我就读《无量寿经》。那时就是每天我都读经。
回来以后不行,我就不读了。
我就是一句阿弥陀佛念到底。
我为什么一句阿弥陀佛念到底?
因为我从小懂事的时候,我妈就说观音菩萨、弥陀佛。
深深地给我扎下了这个善根,这个金刚种子。
所以,当我学佛了以后,我就一句阿弥陀佛念到底。
读经是为了明理。
农村不识字的老阿公、老阿婆,你告诉他念阿弥陀佛。
尤其是谛闲老法师那个徒弟锅漏匠,那你告诉他,就是念阿弥陀佛。
你累了就休息,休息好了你再继续念。
那你看,人家站着往生的。
我原来不知道站着往生的级别。
站着往生是理一心不乱哪!
他是最高的层次。
在净土法门里,他是理一心不乱。
事一心不乱、理一心不乱,他是理一心不乱。
我最近听老法师讲那个碟,我才知道,站着还有这个说法。
那就是站着往生、坐着往生,其实这里头它都有一定的范围在。
我这一句阿弥陀佛,就因为我傻,我占大便宜了。
我四个字,你看,我就成就了。

我身体上的病苦,我从来不跟孩子讲。
因为现在我小女婿已经走了八个月了,就剩我们娘俩了。
孩子还三班倒,所以我从不给孩子添麻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