观看记录
观看历史
随喜赞叹:

姐姐妹妹唠家常 刘老居士往生纪实2文字+视频

主讲:

时间:2018-12-01 12:15

点击:加载中...

随喜赞叹(评分):161

简要说明 姐姐妹妹唠家常 2012年11月17日 〔字幕〕  姐姐随机演佛法 欢声笑语受法益 时间: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七日 往生前第五天 〔刘老师旁白〕 今天是二O一二年十一月十七日,姐姐往生前的第五天。我去看姐姐,她喜笑颜开地和我唠起了家常,还和我一起照了一张相。那是我和姐姐唯一的一..[详细]

扫码用手机观看

姐姐西归去妹妹送姐行 正反排序路线四播放说明:支持苹果和安卓手机、电脑播放
姐姐西归去妹妹送姐行 正反排序路线三播放说明:支持苹果和安卓手机、电脑播放
姐姐西归去妹妹送姐行 正反排序MP3播放(3)播放说明:支持苹果和安卓手机、电脑播放

在线播放列表 (在线报错)

  • 路线四
  • 路线三
  • MP3播放(3)

姐姐妹妹唠家常 刘老居士往生纪实2文字+视频


姐姐妹妹唠家常

2012年11月17日


〔字幕〕 

姐姐随机演佛法 欢声笑语受法益

时间: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七日 往生前第五天

〔刘老师旁白〕

今天是二O一二年十一月十七日,姐姐往生前的第五天。我去看姐姐,她喜笑颜开地和我唠起了家常,还和我一起照了一张相。那是我和姐姐唯一的一张合影。


〔刘老师〕:

先给老菩萨四句诗。

昨天告诉我的四句诗,我自己就哈哈哈地笑了。怎么说的呢?

独腿老菩萨

单腿擎天下

一句阿弥陀

道业成就了

〔刘老师〕:

我寻思这怎么办呢?人家告诉我这个了,那我就当一把记者吧。

今天来采访一下独腿老菩萨。

〔刘老师〕:

这回我是刘记者,那是摄影师——宋摄影师。

真的挺有意思的,你看这四句话,我一听挺对路。

本来独腿老菩萨嘛,单腿擎天下。

你看,一个腿人家顶天立地,一句阿弥陀,道业成就了。(众笑)

咱们今天采访得有个题目。

题目叫啥呢?我自己想的,那就叫姐妹俩唠家常吧。是不是?

〔老居士〕:

对,这么多年没唠过家常了,咱们今天就唠唠家常。

〔刘老师〕:

第一个呢,我想说,跟姐姐探讨点什么。

我觉得你这一生,我给你归纳总结了这么几个:

受了一辈子气,

遭了一辈子罪,

吃了一辈子亏,

现在最后这一哆嗦,你就哆嗦成了。

〔老居士〕:

我占大便宜了!(众笑)

〔刘老师〕:

占大便宜了。

我跟你们说,小时候,从我记事起,

我对我姐总的印象就是受气包、面倭瓜。

为什么呢?你看我爸我妈吧,就我们两个女儿,

但是爸爸妈妈比较偏向我。

就是从喜欢那个角度,喜欢我,不太喜欢我姐。

为什么不喜欢我姐呢?

怨她自己,她爱哭,有事没事咧咧。

我记得那时不是那桄线嘛,

她把那桄线吧,这么套到肩这儿,我妈跟我学呀。

这么斜不楞挎着,炕头走到炕梢,炕梢走到炕头:

卖青蓝白线嘞,卖青蓝白线嘞……

一边卖着,一边咧咧着哭。

人家老人都说,那个孩子爱哭,没事就哭,是独性。

所以我爸我妈吧,就不太喜欢我姐。

另外她比我大四岁,我犯的错,都我姐担着,我从来没挨过打。

我妈那个柜都亮得照人儿。

我俩一疯一玩,扑到柜上就有手指印。

保证挨打的是我姐,不是我。

所以你看爸爸妈妈,应该说有点偏心吧。

我姐在对我爸我妈尽孝方面,远远超过我。

我姐结婚以后一直跟我妈妈在一起。

我妈那脾气特别不好。

临走的头二三年,实际现在我才懂得,那就是老年痴呆。

不讲理,反正我姐和我姐夫怎么地都不对。

我妈最后也把我姐姐折腾够呛。

现在知道了,那不也是个主考官吗?考考你。

〔刘老师〕:

我姐念书的时候,五分钱一张电影票舍不得买。

工作以后,两角钱的电影票,仍然舍不得买。

〔老居士〕:

学校班级一个礼拜看一次两次电影,人家看电影,我就回家了。

有几次是老师不忍心了。

说的:你怎么老也不看电影呢?

开始吧,我就说:我不愿意看电影。

后来是咋地呢?写观后感,那你必须得看了。

后来我说我们家生活挺困难的。

我姥姥姥爷都在这儿,我不忍心朝我妈要这五分钱。

刚开始五分钱。为写观后感哪,老师就给买张票。

我这一生当中,对妈妈没尽到孝心。

妈妈给我看了五个孩子,多不容易。

对这几个孩子,那真像咱们农村不有句土话,像老抱子似的。

〔刘老师〕:

前面抱着,后面背着。

〔老居士〕:

前面抱着,后面背着。

这孩子要跟人家打仗吧,人家要是找家去了,我妈从来都护着。

从来都不吱声。

完了说,小孩子呢,打过了一会儿就好了,你看大人老跟着掺和啥?

你把人家孩子给人打了,给人推倒了,她护着她这五个孩子。

她从来不说这五个孩子。

你打人,就是我回来了,那就糟了。

〔刘老师〕:

咱妈和我婆婆还不一样。

我婆婆护着那俩孩子,护到啥程度?

只要跟邻居孩子打仗,一手牵一个找人家家去。

我婆婆帮俩孩子一起打。

绝对不能说这俩孩子有毛病,都人家孩子毛病。

〔老居士〕:

但是妈妈呢,对他们几个,我怎么说呢?

人家走了,妈妈说他们。

说的吧,以后不能跟人家打仗,都邻居住着。

我老丫厉害,说那他骂我。

姥姥说,骂你吧,你就躲开。

那他打我。

姥姥说,他打你,你就往家跑。

咱可不许还手啊,那都是小朋友,你看都邻居住着。

我妈是这么教育孩子的。

所以我现在走了一个孩子,这四个孩子。

前天晚上我还和老姑娘说,现在吧,我知足啊。

我现在太幸福了!这一生遭点罪那都无所谓。

我跟老丫说,我占大便宜了!

现在知道了,这个最关键的,了生死这个问题解决了,永脱六道轮回了。

这是大事啊!

那都是小事。我说的,最后享福了。

你看,我上这儿来吧,也是佛菩萨安排的。就赶到那块儿了。

我来两年了,去年2011年1月2号过来的,正好这家房户搬走。

这几个孩子说,我那老姑爷可好了。

2003年就动员我,让我上这儿。

妈,立刚负担挺大的,供孩子上学啥的。

我这也没孩子,啥负担也没有,上我那去是最理想的。

后来,我说的吧,我不能去,因为有儿子。

去了以后,让别人笑话儿子不孝顺。

我儿子可孝顺了,我儿子话语少,我儿子可孝顺了。

到时候让人家说东说西的,我儿子承受不了,因为他是内向型的性格。

就这个偶然的机会,因为真是的有些事佛力加持不可思议。

我发心了,你看前年我发的心吧。

去年就一个偶然机会,真是的。

我发的心是“舍掉小我为大我,舍掉大我为无我”。

当时还不知道虚空法界这个词儿。

舍掉大我为无我,就是丢掉这个小家为大家。

我就发了这么个心。

当时不知道这就是愿,就是发了这么个心。

所以吧,我一切听佛菩萨安排,我把我交给佛菩萨。

我就发了这么个心,去年这不是佛菩萨就给我安排到这儿来了。

安排到这儿来,因为我们那五楼,也比较窄巴,十四米的那个屋子。

孙子在我那屋。

安一个沙发,打开,这边是个大床,那面是佛堂,

这边是壁柜,也比较窄巴,就是那么一个环境。

另外,孙子大了。

我做手术两年,我第二年的时候,拄着拐,单腿跳还给他们做饭呢。

〔老居士〕:

就是去年,不能做了,因为我摔了两次。

后来,我一寻思,别给孩子添累赘。

这要摔不能动弹了呢,是不是他们还得是一份负担嘛。

你看他们工作都离不开,我就寻思不做了,不逞强了。

我是咋想的呢?儿媳妇吧,她是铣工,可累了。

在一个私人工厂上班,活可多了。

我寻思给儿媳妇吧,减轻负担,我能动弹就动弹。

我洗衣服的时候吧,有洗衣机,但是你不还得往外晾嘛。

我那时候就是没法端这个盆。

端盆,那个拐一扔了就不行了,没法走啊。

我怎么办呢?我把那衣服吧,装到那盆里。

搁洗衣机,我那是自动洗衣机,拿出来装到盆里。

不能装多了,装多了我推不动啊,少装点。

装上以后,搁这个拐吧,就往前推,那盆往前往前,就这样往外晾衣服。

去年,我来到这块儿。

第一个原因,是因为孙子在我那屋住,都十八岁了,我不能上厕所了。

孙子也孝顺,人家给我倒。

我就觉得孩子上学本来学习就挺累。

另外是个男孩子,也不方便。

第二个呢,我家老头脾气不好,他没有耐心烦儿。

他没有坏心眼子,但他没有耐心烦儿。

要如果是,你看,比如说我早晨小便了,他也给倒。

倒吧,噤噤个鼻子。

倒完了以后拿着洗衣粉,在那厕所里左刷右刷地刷个三四遍。

另外呢,他现在就是像个小孩子爱叨咕。

〔刘老师〕:

我姐夫吧,人是好人。

他从小没爸,又没有念多少书,性格有点倔。

我举个例子,他倔到什么程度。

就是结婚以后,父母和我姐不一直在一起嘛。

这就是刚才我说,就是那个大锅烧水,下来捞小米饭嘛。

那个应该是把水烧开了以后,把小米子下来。

然后熟了以后,拿笊篱这么给它抡出来,这是程序。

人家我姐夫水米一起下锅。

烧完了以后变成糊嘟粥了,小米根本你就捞不出来。

我爸就告诉他,我爸说,先烧水,水烧开了再下米。

然后饭好了再把它捞出来。

我姐夫说,我就这么着,我就这么着。

〔老居士〕:

特犟!

〔刘老师〕:

特别倔,那不是一般的倔。

〔老居士〕:

前天晚上,前天来。

我刚开始来这的时候,不来,不过来。

这些日子吧,就是晚上溜达,过来坐一会儿。

他过来,丽君就说。

丽君说的,我爸过来,也不问问我妈,身体情况怎么样啊?

想要吃点什么?

进屋就讲,他什么上市里了、上江沿了。

又上哪溜达去了,进屋就讲他这些事。

我说,他讲也好也好。

〔刘老师〕:

这好事,省得你放不下。

你放不下他,他先把你放下了,这都是经验。

〔老居士〕:

丽君吧,就说,妈妈,我爸你俩的缘,你容易放。

你看,就现在来,前天晚上还给我上课呢。

怎么上课呢?

你一天死个丁在那坐着,你锻练。

你看人家那个残疾运动员,缺胳膊缺腿的。

你看人家,游泳的,跳高的,跳远的。

你说你成天死个丁在那坐着。

我呢,现在他说啥吧,我坐那旮哒心里念阿弥陀佛,我不和他还嘴。

你要一说,他更来神了,那就没完了。

一半会儿,那就是火冒三丈啊。

所以现在他说啥我不吱声。

我这边吧,心里念阿弥陀佛。

你说你的,躺那旮儿,你说够了,你该走,你就走。

现在他来,我从来不说你走吧,这不行。

所以他来,有一天,他来了在那旮儿躺着。

坐的那个坐便不在那块儿嘛。

有一天都是九点了,也来了兴趣了,天南地北的。

什么报纸的消息什么,就讲那些。

给我憋的,还不能说让他走。

好不容易说,呀,九点了,我得回去睡觉。

我说,回去回去吧。

那时候我活动速度比较快。

〔刘老师〕:

你要是像有大小便,你千万别憋着。

你现在有没有?赶紧先解决了。

〔老居士〕:

没有,今天早晨便了。

昨天一天没小便,给那淑芝惦念的。

〔刘老师〕:

不用惦着,就像吃饭哪,喝水呀,想吃就吃,想喝就喝。

不想吃就不吃,不想喝就不喝,一定要顺其自然。

如果你不想吃勉强你吃,吃完了肯定是不舒服。

你看那老太太三十四天没吃饭,满面红光,真像那个瓷娃娃似的。

小宋给你们看那个照片,她不像碟里那个照片。

碟里的那个照片笑得……

哎呀这脸蛋都红扑扑的、亮晶晶的。

你看三十四天没吃饭,按咱们想,一定瘦了。

〔老居士〕:

我就最近体能下降了,大约半个多月吧。

你们上次来,我还没有呢,是不是?

〔莲友〕:

好像瘦几斤。

〔老居士〕:

现在吧,就是感觉体能下降了,因为活动相当困难了。

给我上一顿政治课走了。

前天晚上来躺到那块儿,他腰不得劲,老得躺着,到那儿。

因为给我一首偈子,就是人家也是佛,人家来度我。

〔刘老师〕:

这正确的。

〔老居士〕:

就是感恩,感恩。我给他念了。

活这么大岁数吧,第一次听他说这话。

你猜他咋说的?

我说,你是一尊佛,今生度我回极乐,我得感恩你呀。

他说的,别感恩我,别感恩我,我现在做得不好。

毛病太多,脾气到现在还改不了,见到人就冒火。

〔刘老师〕:

不简单!能做这个总结,真不容易!

〔老居士〕:

哎呀,我当时一听,跟他生活五十年了,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话。

我说,你念没念佛?

念佛。

他把那念佛机挂到脖子上,或者揣到兜里头,上市里溜达。

他搁家呆不住,他就得走,搁家一呆胃就难受。

说上市里,人就上市里了,七十八岁了。

虽然他最近也消瘦,但是可有章程了。

走到哪吧,人那念佛机都唱到哪。

他开着,我念佛呢。

人家还知道结缘。

上二道沟那面小卖店,渴了去买那个矿泉水去。

一看那家那媳妇也是学佛的,带手珠了。

他说,你也学佛呀?

她说,大爷,你也学佛呀?你看你这念佛机就搁兜里,阿弥陀佛。

我也学佛,反正是我也念佛,就这么说的。说你也学佛?

下一次回来朝我要念佛机。

我说,你干什么?

小卖店那女的学佛,我给她拿个念佛机。

我寻思,他发心呢,好啊好啊,赶紧给拿。

头两天回来朝我要,有没有那个你们那叫什么书啊?

我也不懂得,反正,有没有啊?有,给我两本,我再给人家拿去。

我说,有有有。

又给人拿几本书去。

他说的,说是娘家妈,还是啥呢,母女俩可高兴了。

哎呀这老爷子心肠这么好,还老给送法宝来。他说了。

他就是犟什么呢?啥事现在我摸着规律了。

别说,说就起反作用,就来火了。

那他就说起没完了,这不多造口业吗?

现在知道,去年不是养过鸡,今年不又养过一个鸡嘛。

那鸡都下蛋了,他又送回去卖鸡那家去了。

人家说的,都下蛋了,你干嘛给我送回来?

这些孩子老说(常说),爸爸不能杀生啊。

现在他也知道,不能杀生。不养了,我不养了。

孩子说,爸,你别养了,你要愿意溜达,你多出去溜达溜达。

〔刘老师〕:

潜移默化的影响。

〔老居士〕:

现在吧,这些孩子都在提升,所以我可高兴了。

我说,你们都在提升,妈妈高兴。

丽君你看那个皈依,我不知道,自己皈依的。

吃素,我自己也不知道。

开始吃是半素,鸡蛋她吃,刚开始。

其它的那个肉类是不吃,她自己发心的。

今年下半年好像,还是去年下半年,人家吃全素了。

鱼蛋都不吃了,她都自己发心的。

〔老居士〕:

跟我检讨了两次了。

妈妈呀,我年轻时候不懂事,我倔强。

你说我怎么犯浑,对不起妈妈!

我说的,这个是历史的一页,掀过去就过去了。

那也是你的因缘,改了就得了。

现在你看,把妈妈接过来。

她回来观察我的情绪,跟我撒娇,哄我开心。

现在我知道了,一说就嘿嘿乐了。

〔刘老师〕:

姐,我给你提个问题。

你看,敦伦尽份嘛。

你学佛学到现在,将来你给孩子们留点什么?

有什么金元宝之类的没有?(众笑)

〔老居士〕:

这个我就是一切顺其自然吧,大道自然。

前天我想写上,就是妈妈今生,一生清贫。

没有什么遗产,也没有什么……

〔刘老师〕:

我寻思你要有存折之类的,老妹子也逗一个呢。(众笑)

〔老居士〕:

现在工资折……

〔刘老师〕:

交柜了。

〔老居士〕:

就是给宝宝。因为我不是说了嘛,他明年考大学答应给一万块钱嘛。

我到八月份,我把这钱攒够了。

攒够了,我给儿子、媳妇叫过来了,我给他们了。

我这个心愿了了,工资折马上交给丽君了。

〔刘老师〕:

惦记这个、惦记那个。

这个线一定得断!否则的话牵着你。

〔老居士〕:

因为那年是我家儿媳妇说的:

妈妈,你得给你孙子考大学,你得给你孙子一万块钱。

我说,可以。

我答应了我就给她。

〔刘老师〕:

我得向你学习,你还挺能的,还有一万块钱。

刚才来的时候,我往兜里塞东西。

小宋问我,你塞啥呢?

我说:钱。

她说:多少钱?

我说:五十元大票。

她说:你别揣丢了、揣漏了,你那兜漏不漏?

我不知道漏不漏,可能不漏。

〔老居士〕:

那你比我还强呢。

我现在没有五十元大票,干净利索。

〔刘老师〕:

挺好,挺好,没有负担。

〔老居士〕:

没有负担,现在真是自在。

丽君昨晚还问我呢,妈妈你完全放下了吗?

我说的,那你看看我现在的心态。

我看妈妈是完全放下了。

她今天早晨说,用不用给我二姐挂个电话?

因为你身体现在这种状况,我二姐不知道。

我说的,先不挂。

挂了到这来净帮倒忙。

〔老居士〕:

这个还有一段故事在里头呢,关于雇保姆。

前天大梅来吧,就说,妈给你雇个保姆吧。

你看你现在活动这么不方便,丽君上班也惦着你。

你要下去,晚上,要早班,丽君早班。

要有活,她四点多钟就走。

你早晨上厕所,因为那个便架轻,那个地滑。

现在我这身子沉吧,没有支撑力。

死巴巴地压到这上头,跟着椅子出溜。

老大说的,妈妈你要自个儿摔倒了,不能动弹了,我们多糟心哪!

给你雇个保姆吧。

我说,现在吧,不必要。

小许她下屯来着。

要不地,她吧,几乎不太离开我这地方。

她刚回来,大梅就掉眼泪了。

我说,我的主导思想,我不给你们孩子任何人添麻烦。

另外,我走的时候,我潇潇洒洒地!

我自自在在地!我笑呵呵地走!

我给吧,现在……

〔刘老师〕:

作证转!

给阿弥陀佛、给老法师,作证转!

〔老居士〕:

作证转!

对,现在好多人不对这净土有疑议嘛。

到现在老法师还这么难,都八十六岁高龄了。

我今生能遇到这么殊胜的缘,我一定给佛菩萨作证转!

〔老居士〕:

所以我就说,我走的时候,我潇潇洒洒地走!笑呵呵地走!

另外一个,老法师不是说,学净土的人,他是活着往生的。

〔刘老师〕:

对!现在就缺这样的样子!

〔老居士〕:

他不是走后往生的。

我们头些日子吧,八十七还是八十九岁一个老菩萨往生了。

现在就是摸不着、看不见,人家不相信。

给那偈子,人家说的,那谁知道你们谁写的?不相信。

〔老居士〕:

现在可能时空点到了,来的可能都是缘具足了。

我不算泄露天机吧?

〔刘老师〕:

紫金台坐没坐上呢?

〔老居士〕:

金台?金台早都坐上了!

〔刘老师〕:

告诉我的是:

姐姐端坐紫金台,三圣接引回家园。

相好庄严,什么什么......

我给我姐打电话。

我说,姐啊,这让常人一听,你这啥妹妹呀?

我姐说,你给我念念。

在电话里给姐就念了,一长串,就是妹妹作偈子送姐姐。

我说,这要让人听见,这啥妹妹呀?

你看她姐姐好好的,她送上了。

你看现在我们谈到这个话题,一点没有障碍,很自然的事情。

〔老居士〕:

现在是咋的呢,怎么作证转?

〔刘老师〕:

你看之前,一切准备工作,早都做好了。

〔老居士〕:

怎么作证转?

众生不是着相吗?

你不就要看这个相吗?

现在通过偈子告诉我,说得非常直白。

说得非常直白。

可能以后,后人看到了他能听明白。

因为现代人不懂文言文,我也不懂文言文,咱们就白话白说。

说得都非常直接、非常直观。

直说,直来直去地说。

现在呢,我自己的感应,我就用这种方法来度人。

让大家看到这个相。

老太太她就坐到那块儿,就是这些个西方胜景全都在眼前。

等我走的时候,你们看到我的偈子,你们就知道了。

你们就是亲眼看我写的偈子,

和等我走的时候那个景观,能不能对起来?

〔老居士〕:

我活着,现在老百姓不说,活着,是不是?

◎那不是我编的,我也编不出来。

另外一个,就是各式各样的偈子,

你让我想象,我也想象不出来。

〔刘老师〕:

姐,就是让你把极乐世界的胜景,现在就通过这个偈子描绘给大家。

〔老居士〕:

是的,反正等那个走的时候。

〔刘老师〕:

你走的时候,就应该像老法师说的,

第一就是预知时至,自己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,

甚至连时辰都不差。这是第一个。

第二个,身体放香,有天乐,这都是一些附带的。

最最重要的是预知时至。

〔老居士〕:

反正今天早晨,四儿还有点想透露我的消息。

〔刘老师〕:

不行,保密。

〔老居士〕:

四儿说,妈妈,你能不能透露点消息?

我说的给你透露点。

她说,妈妈让我有个准备,别突然的……

因为她上班倒班。

我说,你该上班上你的班,没事。

◎到时候,最后,我肯定告诉你,现在不告诉你。

今早上还说来着呢。

〔刘老师〕:

◎大姐走的时候是自在往生,活着走的,不用助念。

我跟大姐说,也可能你身边一个人都没有,也可能有人。

有谁就是谁。

一个就是一个,两个就是两个。

一个没有,就你自己,潇潇洒洒地。

◎这都随缘,顺其自然。

这回,你就好好给大家表个法!别让老法师老那么难。

我在香港讲课的时候,有同修提条子就说嘛,就想看一个活着往生的样子。

我说,那咋办呢?阿弥陀佛也不批准我。

要批准我,现在正好我搁台上,

我就给你们演一个活着往生的样子。

那阿弥陀佛不批准咋办呢?

◎所以,姐,这回你就代我,先来表一表这个法。

◎学净土,确实没有生死。

〔老居士〕:

就是那天告诉我,就是说的,你从小就管着我,

你就给我气受,用你的话来说。

〔刘老师〕:

我还老给人安排任务。

〔老居士〕:

用你的话来说,从那个悌道来讲,那不是倒转了吗?

就是倒个了,颠倒了吗?

那天告诉我,咱俩今生一奶同胞,

◎咱俩的因缘特殊,不颠倒!

告诉,不颠倒,不颠倒!

〔刘老师〕:

到时候你台都坐上了,我想管你也管不了了。

前两天我给大姐安排任务。

锦州有一个年轻的佛友,四十岁,癌症扩散了。

那时候我正搁香港刚回来。

我搁香港,我不傻巴呵呵地跟大家说,

这个不放心,那个不放心,

不放心我都领着,都跟我回哈尔滨。

这下回来,可来得多了,数不清、数不尽的。

我睡了十天。

从我家屋里床上睡……

我老伴把我叫起来说,你这么睡不行啊,起来吧。

起来了,到那个厅里沙发上躺那,又接着睡。

睡了十天,就醒不过来。

我老伴说,这咋地?去趟香港回来,咋这觉睡起来没完了呢?

问我,你能不能往生?

我说,现在没到时候呢,这个不用担心。

这事完了以后吧,香港佛陀教育协会给我转来一封信。

就是锦州这个同修,他的媳妇给协会写的,就是千万要转给刘老师。

那上写的就是,

我丈夫刚刚四十岁,他信佛的时间也不是太长。

现在对往生没有那么深的信念,请老师帮忙。

把这信转给我。

我跟大云说,我说,大云赶快给我准备火车票,咱俩去一趟。

大云说,刘姨呀,行吗?

我说,行。

那时候票特别难买,正好赶上学生开学那一段嘛,特别紧张。

我说,你赶快求人、找人。

她说,刘姨啊,你不说不求人,求佛菩萨吗?

我说,对,求佛菩萨,赶快磕头,求护法赶快加持把票买上。

好像找了一个铁路的人,给买了两张票。

但是这票什么时候能买到,也不知道啊,让我在家等着。

那时候我在江北呢,我家前面还有一个小园子。

早晨呢,我就上园子里,去收拾这园子去了。

大云给我来电话,刘姨啊,票买到了,就不知道能不能来得及。

我说,啥时候的?

她说,九点钟左右的。

我接到电话已经八点十分了。

她说,那咋办呢?不行把票退了。

我说,别退,买一次票这么艰难。

我说,我马上出去打车往火车站赶。

你也往火车站赶,买票那人也往火车站赶。

咱仨在大钟底下碰头。

这家伙,这回我可知道打车了。

出去打个车。

我说,师傅啊,能不能九点之前给我送到火车站?

他说,差不多,就怕塞车。

我说,我着急,要不我赶不上车。

师傅挺负责的,尽量开快点。

但是,离挺远他告诉我,现在塞车了。

你还不如下去走这一段。

要等着不塞车了,可能你来不及了。

我就下车走。

我说,这大钟搁哪头儿呢?

后来我才发现,拿那个绿的东西吧(它在维修),把大钟盖上了,

我就找不着大钟了。

我又回来问那师傅,他还在那塞着呢。

我说,师傅我搁大钟见面,那大钟跑哪去了?

他说,你看那个大绿幔布,那后面盖着的就是大钟。

我说,这回我看着了。

本来我不能跑,这回也跑上了(我走道不打怵,但是我跑步打怵)。

跑得我满身是汗。

到大钟底下,我们三个几乎脚前脚后到了。

买票那人说,老师来不及了,咱还得跑。

我们仨撒丫子就开始跑。

给我们从那通勤口送进去的,这不就不用检票嘛。

好在它那车是第一站台,匆匆忙忙把我们弄上车了。

坐那旮儿火车开了。

那是早上九点多,我们是晚上九点多到的那个同修的家。

大云说,刘姨,你太累了,你赶快睡觉。

我说,就今天晚上这一宿的时间,明天一白天时间。

(因为第二天晚上七点钟我们俩往回返,就这么一个白天、一个晚上。)

我来干啥?你让我休息,我有工夫休息吗?我得办正事啊。

结果,妈妈的工作、媳妇的工作、姨的工作、弟弟的工作,

挨着个你得做啊。

得把他们先做通啊,好护持他往生啊,就是这样。

第二天,我们就匆匆忙忙地回来了。

回来以后,这个同修,可就把他这个刘姨赖上了,三天两头来个电话。

后来我说,我坚决地把电话关掉,我不能再跟你通话。

你现在对我有一种依赖的心理。

他说,我就想你。

我说,想我去不了极乐世界。

问我,刘姨我还有多长时间?

我说,没有多长时间了。

所以现在佛菩萨给你留这一段时间,就是让你念佛的。

佛菩萨多慈悲啊。

前天给我来个电话。

他媳妇说,刘姨啊,我爱人中午都要走了。

我们大家给他念得挺好的,他又活过来了。

我问他,你咋没走呢?

他说,我等大姨送我、接我。

就在这头两天,他来电话。

我说,我给你找个榜样,你跟我姐通通电话。

你看看老太太现在是什么心理状态。

她是怎么想的、怎么做的。

我就让我姐跟他通电话。

这回不想这个刘姨了,开始想这个刘姨了,等着大姨。

他媳妇说,他要跟你说两句。

说话已经比较费劲了。

电话里跟我说,刘姨呀,我等大姨接我呢。

我说,你们俩谁先去都行啊。

你先去,你再接你大姨;

你大姨先去,接你。

这个你咋还干等上了?不行!

他说,我中午见阿弥陀佛了。

我一寻思,我大姨没来,我不能走。

你说这个缘咋整?你一点差错都不能有啊。

〔刘老师〕:

这就是听经少,不明理。信念不坚定。

〔刘老师〕:

现在你就是病痛折磨的,

哎呀,快点走吧,我走了省得遭罪了。

这个念头就是错的。

你不是想,我一心要回家,我要见阿弥陀佛,我要回归净土。

你不是这个想法。你就想,我不愿意遭罪了。

〔刘老师〕:

这个放不下,你看,这个刘姨放下了,那个刘姨又放不下了。

〔刘老师〕:

我说,姐,给你任务。

〔老居士〕:

给你任务,那不是锦州那个佛友,

一会跟你通话,我把你电话号给他了。

我跟他我就觉得讲不一会儿。

〔老居士〕:

你们说一个小时。

我最后就说,大姨带你去!

咱们一起回家!可以不?

〔刘老师〕:

所以就等着你。

〔刘老师〕:

我估计现在没走呢。

昨天还有电话,今天没有电话。

〔老居士〕:

其实,大姨带着你走,他就是没明白。

那就是说的……

〔刘老师〕:

又提个要求,就是跟我通电话的时候。

我说,你说话费劲,不要说了,有啥话让你媳妇跟我说。

他说,不行,我自己说,我还有个要求。

我说,你咋这么多要求呢?还啥要求,说。

他说,刘姨,那我咽气以后,你拿电话给我开示。

我说,行行行,满你的愿。

到时候赶快给我打电话,我拿电话给你开示。

你说人学佛、往生、回家,你说难不难?

〔老居士〕:

素云告诉说的嘛,见到阿弥陀佛没走。

等大姨哪,带他一起走哪。

那天晚上吧,真的我就打妄想了,

我说的吧,他怎么能这么理解呢?

那原意是什么?

要不老法师说,愿解如来真实义。

◎真实义很重要很重要的。

是什么意思呢?就是说的,因为他信心不足,给他打气。

◎再一个就是,我心即是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即是我心。

◎我跟阿弥陀佛融成了一体。

那虚空法界都是一体的。

◎你也是阿弥陀佛,我也是阿弥陀佛。

◎你等着我这个肉身接你,我带你,我怎么带你?

◎我这个肉身,我自己都主宰不了。

它的真实义不在这呢吗?

早晨告诉我了,他不明白。

其实真实义在这儿呢。

一早晨就告诉我了。

我说,你看,见阿弥陀佛没走。

〔刘老师〕:

我都没想到我去的时候,他能到火车站去接。

因为从他家到火车站吧,小车得跑一个多小时。

他坐着已经相当费劲了。

带着这个管,又是什么漏的,挺费劲的。

我没以为他就是,他媳妇也没给我介绍,他坐在前面。

后来,他回头跟我们说话。

他说,刘姨,我真是没想到你能来。

你能跟我通个电话,都给我们兴奋得了不得,你还立马就来了。

我说,那你要是上西方极乐世界成佛,

我来一趟、来两趟都值了。

那次去,应该说起了一定的作用。

实际就做这些事,我觉得挺开心的。

你看我自己就这么一个姐姐,爸妈都不在了。

我就是心里特别平静。

我没有一点说,悲伤啊,难过啊,舍不得,没有那些。

〔老居士〕:

你看素云,从打老法师给她扬名了,

她江南海北地走吧。

我俩一年吧……

〔刘老师〕:

见不了几次面。

〔老居士〕:

见不了几次面。

〔刘老师〕:

有时候来,匆匆来,匆匆地走。

上次来,没呆半小时。干啥来了?蹭饭来了。

〔老居士〕:

我俩见面,从来没说姐俩唠几句嗑,没有。

他们别人都说的,那意思是问我什么。

我说的,我真不知道她的消息,我俩不联系。

从我的主导思想,我是咋想的呢?

◎因为妹妹现在她有使命,是救度虚空法界的苦难众生。

◎她是做整个虚空法界的大事。

我呢,现在虽然坐在床上,我说我全力以赴支持。

我怎么支持她?

◎我就是坐在床上,我老实念佛,我就对她是最大的支持。

你看,从小四岁就这么领着她,真是姐俩相依为命。

就是一直到现在,爸妈都不在了。

就是按我过去那性格来讲,那我真得牵肠挂肚的。

她要出去,我真得牵肠挂肚。

现在没有那个概念,

◎你出去就出去,回来就回来。

〔刘老师〕:

都非常平静。


〔老居士〕:

四儿不去了嘛(指去看望一位患重病的老居士),

她现在一天吃六顿饭,顿顿饭不能离开肉。

她说,没有肉,我就没有劲。

〔刘老师〕:

大云就告诉她(那位患重病的莲友),你不能再吃肉了,

你都这样,你怎么还吃肉呢?

我说,随便吃,她愿意吃多少吃多少。

〔老居士〕:

四儿暗示她(那位患重病莲友),没敢深说。

后来四儿就寻思,人家就一个孩子,说了以后,她再误解。

〔刘老师〕:

因为小园在跟前,你要一说,孩子不理解。

现在,你看我刘姨领着俩人来了,干什么的这就不让我妈吃肉。

所以我就接上,我说随便吃。

她能吃多少就让她吃多少,吃够了她就不吃了。

这个东西吧,韩老师能理解我说的话。

◎佛法,一定是非常圆融的。

◎你别拿你那个尺老去量别人。

我吃素了你也得吃素。

我喝白水你也不能喝茶水。

◎你那不把人障到佛门之外了吗?

◎反正我就比较自在、比较随缘。

我没有那些清规戒律。

◎你该守的戒律,你要好好守着,不能明知故犯。

◎但是你面对着不同层次的人,你就得说不同层次的话。

〔刘老师〕

你看有时候,现在小刁有时候说,

大姐,我现在发现你,这个原则性怎么越来越差了呢?

过去跟你说,你都给我一个对还是不对。

现在一说,你说都好,怎么都好,我没意见。


〔老居士〕:

我家儿子吧,就是说的,你让他去念经,

让他看看这些佛碟呀,你去让他拜拜佛,

笨手拉脚地到那佛堂,双手行个合十礼,你瞅他特别笨拙。

他具体做,就是那佛堂布置的,都我儿子布置的,

他干活就有点随我,干啥贼(很)利索。

(转向刘老师说)我儿子就像爸,对吧?

干啥非得棱是棱,角是角,给你干得可规矩了。

那佛堂里头什么插座呀啥的,他都给你整得规规矩矩的,他在做。

最近一个突出的表现是什么?我都没想到的。

大约两个星期之前吧,朝我要因果的书。

跟他四姐说,他俩正好赶上一班了。

四姐呀,你有没有那因果方面的书?我想看看。

丽君回来跟我说。

我说,咱家有的,你不都结缘出去了吗?没有啊。

正好那天小许来,小许说,我有两本。

她说的也不谁要要一本,我给他留的。

我说的那你就先给别人。

她说,我还有一本,我明天就给你拿来。

那天又跟他四姐要啥呢?

姐呀,你有没有《了凡四训》,我看看。

四儿回来跟我说。

我说,咱家的都结缘了,没有。

等佛友来我问问他们吧,肯定能有有的。

正好高层王姐来了,高层王姐说的,我那有。

昨天给拿来的,昨天上班给立刚拿去了。

〔刘老师〕:

所以对这些孩子吧,不用去说教。

你就用你的行动去感染他们。

他看着你这学佛好了,他自然就跟上了。

比你要说教要强得多得多。

我家孩子不看我光盘,我从来也没向他们推荐。

说,你看妈有光碟,你看吧。

丹彤原来可能是也不太知道,因为我也不跟他们说什么。

他去剪头去,要我说,这缘说不定啥时候就结上了。

他没剪头之前,他的同学去剪头,

那理发店那个小小子吧,姓崔,就放着我那光盘。

丹彤同学一看说,哎呀,这是我同学的妈。

小崔就说,哎呀,你认识这老太太?

能不能让我见这老太太?

我跟我同学说说吧。就跟丹彤说。

丹彤打电话给我。

我开玩笑说,不行,你妈现在是名人,不可以见的。

我儿子实在呀,就跟人家说,

我妈说了,她现在是名人,不可以见。

我说,这傻儿子,我咋跟你说,你就咋跟人学。

他说,我就这么说的。

后来说,那见不到他妈,你把她儿子拉来。

上我这剪头,我认识认识他。

就这样,他同学就把丹彤叫着一起去了。

就上小崔那理发店了。

小崔给我儿子剪头的时候就说,怎么怎么地。

可能我儿子在这之前,都不知道他妈怎么回事。

所以他们说,你咋不度你家人呢?让他们看你的碟?

我说,我不动员。他看就看,不看就不看。

他们都有网啥的,他喜欢看就看,不喜欢拉倒。

别听老太太胡说八道。

我再给你们讲个故事。

要说我姐那任务,我得向我姐学。

最近有人管我叫老巫婆。

听这名,老巫婆,我自己就嘿嘿地笑了。

前天我给老法师写了一封短信。

我报告师父,我最近四个月,在家干啥呢。

我就给师父写了一封短信,让大云给我发过去。

我说,原样扫描传,你别给我打字。

我写成啥样,你就给我传成啥样。

我就写了这么一段,我说,

有人叫我老巫婆,我一笑了之。

巫婆不巫婆

不用去管它

闲着没啥事

由他说去吧

时间这么紧

干点正事吧

下面那段,我就没往下写,我想师父一看,肯定得哈哈笑。我说:

我是老太婆

不是老巫婆

我要是巫婆

你就倒霉了

你说我要是老巫婆,我有巫术,我就治你了。

我不是老巫婆,所以你没倒霉。

我是老太婆,不是老巫婆。

今天早晨,大云给我打电话。

说,刘姨呀,香港回信了。

给你这信都复印呢,他们内部现在都传哪,说深受感动。

哎呀,刘老师这么长时间也没消息。

这下关键时刻,给我们来了一个短信。哎呀,可逗了。

所以我就想:

◎人吧,学佛,真是就学着乐乐呵呵的,快快乐乐的。

◎至于人家说你啥,你说你跟人家反驳反驳、解释解释,干啥呀?

费不费时间哪?

◎你愿意说啥说啥。

◎我就主张,身为佛家人,咱就做佛家事。

◎你就走你该走的路,说你该说的话。

至于别人怎么评价,他愿意怎么评价怎么评。

◎你还能让所有的人,虚空法界众生都赞叹你啊?

人家说两句说两句呗。

现在,我一见这个,一点不烦恼,一点不生气。

觉得挺好笑的,挺好玩的。

完了自己还给人整了一首偈子。

笑死了,这就是前几天。

◎所以,咱们作为学佛人来说,没有什么忧虑,没有牵挂。

看我姐今天,这个记者采访挺成功。

老太太没有什么牵挂了?

〔老居士〕:

没啥牵挂了。

〔刘老师〕:

没什么忧虑了?也没什么恐惧了?

你别阿弥陀佛一来接,你说我还有事没办完呢,这可不行。

〔老居士〕:

◎放心吧!到时候事实证明!

〔刘老师〕:

那天来蹭饭,我进屋一看,哎呀,我说,咋有点见瘦呢?

老太太要回家了吧?准没准备好呢?

说的小四儿那眼睛,都毛愣的。

当着孩子面怎么这么说呢。

〔老居士〕:

她说的,你看亚儒刚走将近八个月。

这妈妈刚开始在这,有点……

这妈妈要是走了,剩她自己了。

〔刘老师〕:

走了一个妈,来了若干个妈,数不尽。

〔老居士〕:

她说的,我想通了。

我走了一个佛妈妈,天下我千千万万的佛妈妈。

不说的,一切男子是我父,一切女人是我母嘛。

那我还有这么多佛妈妈在呢。

嗯,明白了。

〔刘老师〕:

姐,再给你个任务,这记者采访得尽职尽责。

就是你见到阿弥陀佛,见到极乐世界了,你怎么能给我们表达表达。

我告诉你,你别跟我说,也别给我示现,这没什么大用处。

给那半信半疑的人示现。

通过他们反应出来,最可信、最真实。

你要跟我说,那人家说,

那肯定,她跟她妹妹怎么怎么回事了。

到时候,佛力一加持,你就有招了(办法)

你怎么能给我们表达表达?就是让大家坚定信念。

〔老居士〕:

◎那到时候肯定的。

现在就是这个,因为我现在陆续地出偈子。

这个虽然没说呢,我自己感觉,到时候肯定的。

西方极乐世界美景都现了,那这个就轻而易举的。

〔刘老师〕:

你可别说,我老妹这时候咋还管我呢?还给我派任务呢?

真是,我就想,遇到这个机缘很难得。

现在真是需要这个表法来做证明。

光说吧,人家不信哪。

〔老居士〕:

◎因为以前往生,《往生录》那往生的,是在那个时空点上。

他那样,就是因为那个时空点不一样。

◎现在,在咱们这个时空点上,那咱们就得改变方法。

佛法圆融嘛,就得改变方法。

阿弥陀佛老慈父,就是说的,那办法太多太多了。是不是?

这个就轻而易举的,没问题!

〔刘老师〕:

对。按照以往的经验,就是人在临走的时候,往往是什么话说不出来。

我不知道你最后能什么样,现在无可预料。

你如果真是力气不够,说不出来了,你用手势给我们表达表达。

佛来了,举个大手指头,告诉谁在你跟前,肯定告诉佛来了。

〔老居士〕:

◎好像是到不了那个程度吧,好像是说说笑笑就走了。

〔刘老师〕:

今天本记者采访成功,暂时到这结束。(众笑)

〔刘老师〕:

◎最后走——是活着走的,给大家做一个样板。

◎为佛陀作证转!为老法师作证转!

◎我做的是这个事,没有什么亲情这个关系。

因为这个机缘过去以后,很难再遇得到。

不能说一个遇不到,就是很难。

◎就是能像我姐学佛学到这种程度,心态到这种程度,放下这么彻底,真是很难。

〔老居士〕:

◎虽然是这个小屋,咱们看是小屋。

告诉我,“群英聚会七宝国”。

就说这个意思吧,原句我没记住,就是莲池海会菩萨多多。

今天在这个道场,咱们看就这么几个人。

◎其实,现在,咱们就在七宝莲池的莲花上呢。

来到这里的众生,实际吧,一家一个莲花,一家一个莲花。

就是说的,到时候都能回家。

到时候都能回家。

大意就是这么个意思。

〔老居士〕:

群英聚会念佛法

宝池盛开妙莲花

莲友一体众平等

西方极乐共回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