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明:     海賢大師 海賢大師,俗姓文,名川賢,字清選,清光緒廿六年八月十九日(西元一九零零年九月十二日)生於河南南陽唐河縣,世代耕讀,尊佛向善。公自幼隨母茹素念佛,孝行聞於鄉里。因生逢亂世,未能得習詩書。 年十八, 賢公腿生癰瘡, 醫藥罔效, 賴稱念觀音聖號而癒。因慨歎輪迴路險,死生事大,遂發心出離。 民國九年,投桐柏山太白頂雲臺寺,依傳戒禪師披剃,法名海賢,字性誠。年廿三,赴湖北榮寶寺受具。 傳戒公別無他授,唯傳六字洪名,囑其一直念去,賢公謹遵師訓,一句彌陀聖號,終生持念。嘗示人曰,好好念佛!世上無難事,只怕心不專。好好念佛!唯有成佛事大,餘者皆為虛假。 賢公秉性至孝,兄弟離世後,奉母於寺中達二十八年,直至慈母八十六歲自在生西。八年後,賢公欲遷墳樹..[内容详细]

    总赞叹:145

    赞叹祖师:

海贤老和尚




 


 


海賢大師


海賢大師,俗姓文,名川賢,字清選,清光緒廿六年八月十九日(西元一九零零年九月十二日)生於河南南陽唐河縣,世代耕讀,尊佛向善。公自幼隨母茹素念佛,孝行聞於鄉里。因生逢亂世,未能得習詩書。

年十八, 賢公腿生癰瘡, 醫藥罔效, 賴稱念觀音聖號而癒。因慨歎輪迴路險,死生事大,遂發心出離。

民國九年,投桐柏山太白頂雲臺寺,依傳戒禪師披剃,法名海賢,字性誠。年廿三,赴湖北榮寶寺受具。

傳戒公別無他授,唯傳六字洪名,囑其一直念去,賢公謹遵師訓,一句彌陀聖號,終生持念。嘗示人曰,好好念佛!世上無難事,只怕心不專。好好念佛!唯有成佛事大,餘者皆為虛假。

賢公秉性至孝,兄弟離世後,奉母於寺中達二十八年,直至慈母八十六歲自在生西。八年後,賢公欲遷墳樹碑,見墓穴內竟空無一物,唯大釘數根而已。或疑菩薩示現,如達摩掛履之遊戲神通,非常情可測。

民國年間,賢公(專修淨土)與海墨(修學禪宗和法相唯識)、海圓(禪淨雙修)、體光(專修禪宗)三師於塔院寺結廬共修三年,四老所修法門雖殊,然能和合相處,而最終又皆成就非凡,堪稱古今希有之佛門佳話也。

十年浩劫,賢公拒絕還俗,歷經艱辛,仍悄然念佛禮佛不輟。且甘冒生命危險,保存傳戒公靈骨免遭毀棄。誠如所言,學道當知心是佛,修行應以戒為師。真乃人中之聖,僧中之雄也!

文革後,南陽社旗縣諸護法迎請賢公至來佛寺主持正法,賢公深悟蕅益大師「只圖腳底著實,何必門庭好看」之訓,故而簡葺殿堂,僅供奉泥塑聖像,後將來佛寺託付印志法師,囑云,不怕沒廟,只怕沒道;不聾不瞎,不配當家。

西元一九九一年臘月十一日,賢公師弟海慶法師於來佛寺談笑示寂,自在生西,坐缸六年,肉身不壞,一方稱奇。公奉之於寺內金剛館,慕名來朝者至今不絕。

賢公性情溫和,慈心於物,一生未曾輕毀他人。遇人讒毀打罵,皆安然承受,了無怨懟,其忍辱功深,難可比擬。嘗教誨弟子曰,寧可葷口念佛,不可素口罵人。每於耕種之際,必先繞行田地,念佛迴向,祝曰,鍬鎬下地,諸蟲躲避。若傷性命,即生佛地。

賢公平生吃苦穿補,所著衣物皆親自縫補漿洗,未嘗假手於人。其勤儉之德,感人至深,嘗曰,擇菜不丟青,勝似念黃經。若賑災布施,則是慷慨大方,往往傾其所有。

賢公持戒精嚴,念佛功深,曾言,毋謂稍念即足,不念至一心不亂不算念佛。年過百歲依然身體康健,頭腦清醒。曾自述其養生秘訣乃是「持戒精嚴,老實念佛」。雖早證念佛三昧,開顯智慧神通,卻始終沉厚不言。每日依然精進不已,日則耕作,夜勤禮拜,凌晨三時即起,禮佛、繞佛、靜坐念佛,無片時空過。

賢公多次親見彌陀,每求接引往生。佛讚公修持可則,囑令住世表法。示寂前一月起,即屢示人行將往生之意,人皆不省。公示寂二十八日前,嘗語人曰,吾不願長壽,情願一死,靈魂如若成佛,舉世皆知。後至孤峰寺辭別道友鐵腳僧演強法師,返程途中語王春生老居士曰,老佛爺呼我去也。後至往日常住之寺院,一一告諸弟子云,吾不復來也。

往生前三日,賢公手捧《若要佛法興,唯有僧讚僧》一書留影,寄望佛門團結。再三儆戒學人應「善護口業」,不可毀謗聖賢。往生前一日,仍翻整菜地,直至日暮。

壬辰臘月初六(西元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七日)凌晨,賢公安詳示寂,世壽一百一十二歲,僧臘九十二年。四眾弟子為報師恩,七晝夜念佛不斷。瞻視賢公法體,慈顏如舊,雙唇泛紅,毛髮悉由白轉黑。親見其往生瑞相者,皆堅定求生淨土之信願。

賢公一生行持為淨土法門作絕佳證轉。事跡具載《來佛三聖永思集》,流播甚廣,見聞而獲法益者不可勝數,誠為當代淨宗一大善知識。淨空老法師提議淨宗學人尊其為淨宗第十四代祖師,當之無愧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轉載於《來佛三聖永思集》中的《淨宗歷代祖師略傳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