观看记录
观看历史
随喜赞叹:

齐树杰居士--刘素云老师讲座节录

主讲:

时间:2017-11-08 14:59

点击:加载中...

随喜赞叹(评分):80

说明:(一)  第二个例子就是和我一起到香港来,不是我们一共四个人嘛,其中刁居士的丈夫齐树杰往生。   我们俩是多少天的缘分呢?七天。因为当时我身体状况不像现在这么好,我那时候有时还比较弱。就是有一天上午十点钟左右,我接到一个电话。是咱们一个居士李静如给我打的电话..[详细]

扫码用手机观看

齐树杰居士--刘素云老师讲座节录

(一) 
第二个例子就是和我一起到香港来,不是我们一共四个人嘛,其中刁居士的丈夫齐树杰往生。
 
我们俩是多少天的缘分呢?七天。因为当时我身体状况不像现在这么好,我那时候有时还比较弱。就是有一天上午十点钟左右,我接到一个电话。是咱们一个居士李静如给我打的电话,我和李静如也不太熟。她说刘大姐,咱们有个佛友她丈夫病了,你能不能来跟他说说。她的意思就什么开示开示。我哪会啥开示呀,我说唠唠嗑还行,约个时间我去吧。我是约的一点,我就过去了。 
过去以后,当时是一层楼三户。小刁和李静如把我接到,就带到中间门去了。我以为那就是小刁家,实际不是。小刁告诉我,那个屋是她临时租下来的,她家就是侧面的那个门,我们在这屋唠了一会儿嗑。
 
小刁说大姐,去看看我家老齐?我说那过去吧。我们就过去了。 
过去了,他个挺高,我说他能有一米八十多。后来小刁跟我说大姐,他没有那么高,不知道为什么,后来他怎么越来越高。她也感觉到他变高了。我说那我不知道,原来我不认识,没看到过。 
我进屋的时候,他搁床上躺着呢。这面是门,我一进屋正好我也瞅着他,他也瞅着我。我没有分别心,我不是说有病,怕传染,我得离开你远点。我没有这个心。我搬了个小凳,就坐在他床跟前了。这个时候,他就坐起来了。 
坐起来以后,就把腿耷拉在床边上,这样我俩是几乎就脸对脸了。你看我对着床坐着,他又坐起来了,我俩就对脸呗。他这脸越来越往我眼前靠,就说了一句,声音不太大,“大姐,送我一程。”我说我不会! 
他就一声不吱了,就这么瞅着你。后来小刁说了一句,趁大姐搁这儿,咱们一起念念佛呗。好像老齐说了一句,你真自私,还是你……反正就是批评他老伴了一句。到现在我不知道,小刁我们多次在一起探讨这个问题,没探讨明白。因为我上她家去那天,我发烧,但是这个事任何人不知道,老齐也不知道,小刁也不知道哇。 
小刁说大姐,你说那时候老齐他有心通?他知道你发烧?我说那不知道。待会儿就说,大姐,回去休息吧。我这就回家了 。小刁就给我送到楼下。 
她说刘大姐,看来我家老齐就得你送了。我说小刁,不是大姐推托,我不会送往生,那程序我全不懂,你请人来送往生,我去念阿弥陀佛,我念佛绝对诚心。小刁说看来不行,哈尔滨有名的送往生的我都请来了,我家老齐别说还坐起来,不吱声,连眼睛都不睁,你再一问他,晃头,看来他就相中你了。 
我说咋就相中我这不会的呢?这没办法。我回家的时候,进屋就跟我姐说:姐呀,这咋办呢?我也不会送往生啊!我刚才去看这个,他让我送他一程。 
我姐回答我的话,慢悠悠的,“求佛力加持,磕头。”我就想,那我就磕头求佛力加持吧。这一天,就我第一次见面的这一天是阴历的七月十二,咱们数着手指头,这就第一天我俩见的第一面。 
第二天早晨起来,我就按我姐告诉我的,磕头,求佛菩萨加持。你们知道我咋求的吗?我就一边磕头一边说,“阿弥陀佛呀,快帮忙!我不会送往生,这么大事可别给人家耽误了,快帮帮我咋办?”我就这么求的阿弥陀佛。 
“心诚则灵”,然后就俩字“你会!”我说“我不会”。人家告诉我“你会”,我马上反过来说“我不会”,就没有动静了。过了大约两三分钟,又出四个字“有人帮你”。这是第二天,就阴历七月十三,出了这六个字。我跟我姐说,说我会,还说有人帮我。我姐说,说你会你就会,说有人帮你就有人帮你。这就第二天。 
第三天,我心里还忐忑不安,没有底儿呀!磕头,我还得求阿弥陀佛呀,还得帮我想办法呀,我可真是不会呀!这时候就把他往生的日子告诉我了,阴历七月十八往生。这一天就是十二、十三、十四,这第三天。第三天早晨就把他往生日子告诉我了。这个我可学乖了,我可知道这是天机不能泄露。所以我连我姐我都没说,我就自己知道。但是我上他家去的时候,陪他念佛的时候,我想跟小刁说,不知谁告诉我你家老齐往生的日子。小刁说大姐,你别说,我没有定力,你说了我该惦记是回事了,你就自己知道吧。所以这个事就我自己知道,谁都不知道,那就我知道吧!这七月十四。 
七月十五,我上他家。我临走的时候,我说老齐,明天七月十六,我去给我爸爸妈妈扫墓(正赶上七月十五)。我当时心想,不告诉七月十八往生嘛,那满赶趟!这事我可有底儿。我说明天我去扫墓,可能回来晚,要回来晚我就不来了,你别老盼我。我要回来早,我就过来。点点头。
七月十六,这是我俩认识第五天,我就去扫墓去了。扫墓回来,应该说比较早。按道理我应该上他家去看看,我们两家离得不太远,走路也就十几分钟。我没去,我搁家干啥来的?看了三个光盘,关于送往生的。我不知道谁安排的,看了三盘光盘也就到晚上了,我就没过去。 
转过去就是第六天(阴历七月十七)。早晨我跟我姐说,昨天我一天没去,今天我得早点过去。我姐说去吧。我就背我那个小花包,就我这回过来我背的,我上哪都是我那小破花包,把海青服搁里。我姐说,呀!今天咋还背个包,还拿海青服?我说说不定有用。实际我心里知道,我告诉我姐,今天晚上我不一定回来,你自己掂对点饭吧。我姐说你那都是大事、正事,你不用惦记我。这我就去了。 
我去我再给你们学学,我俩见面是什么样的景象?他搁那床上躺着呢,我这么一进门,正好他看着我,我看着他。一看着我双手合十,躺在床上双手合十,那个脸笑得简直像一朵花一样,那么灿烂。你说一个病人,就看着我就能笑到那种程度!我就走到他面前说怎么样,昨天想我没有?他也笑了。 
他身边有两个伺候的,一个是谁?就是他的外甥女儿,大云;一个是咱们香港有的佛友认识,大吉。她们俩搁那伺候他,大云坐到床里,大吉搁地下站着。这时候我们俩一对话的时候,这老齐就瞅着这个大吉,你出去。就让这个大吉出去。这大吉就不甘心出去,瞅瞅我。我说让你出去,你就先出去一会儿?我的感觉他有话要告诉我。大吉就非常不情愿慢慢地往外走,然后大云问我,刘姨,我出不出去?我瞅瞅这老齐,面无表情。我说大云,要不你也先出去一会儿?这大云就从床上下来就往外走,这俩孩子都往外走。我是面向老齐,背冲着门,所以这俩孩子怎么走,走得多慢,我没看着。然后我就问他,什么事?他就把我这个手提溜起来了,他不搁那躺着吗?把我这手提溜起来了,就在我手心儿,满手心儿画了一个圆。我笨,我不知道啥意思,我就用眼神问他,这啥意思啊?因为床的那边还有两个老菩萨搁地下坐着念佛。我估计他是不想让别人知道,这是我分析的。 
他这个圆我不就没看懂嘛。他就比划,让我把耳朵放在他嘴边儿。我就把耳朵放在嘴边儿,他告诉我,“大姐,我三十号走。”我说对!他说的三十号是阳历,就是第二天阴历十八。所以你说我俩配合得多么默契!没有沟通,只是我知道的是阴历,他知道的是阳历。他什么时候知道的,我不知道。反正我知道的我没跟他说,他事先也没跟我说过。就这一次,他告诉我三十号走。我说对! 
我说老齐,好好念佛! 
因为我这几天他跟我说话,他说大姐,我就是发愿!我就是发愿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我要见阿弥陀佛。这真是发自内心的大愿! 
另外,他真心忏悔,他说“我过去杀生(他过去在空军地勤,在飞机场,年轻不懂,杀过蛇)。我对不起牠们!”说的时候,那眼泪都淌出来了,真是发自内心的忏悔。愿也发了,忏悔也忏了。 
我说咱们的任务就是老老实实念阿弥陀佛,其他的事都由阿弥陀佛来安排,听明白没?  
点点头,听明白了。这一天就是阴历七月十七。 
到下午的时候,他就这个(曲大拇指伸开其他四指),屋里有人,他就这个(曲大拇指伸开其他四指),我说时辰?嗯!点点头。用手指头给我表示的时辰。
 
然后到晚上的时候,大家就念了一宿佛,念佛的时候,他老看他那手机,我不知道咋回事。我看他一会儿看一会儿看,后来我问小刁,老齐老看那是什么意思?小刁告诉我,他看的是手机,那上有时间。她说,他这人这一辈子都是为别人考虑,不考虑自己;他看大家念佛辛苦,他想早走。 
“我要早走了,大家不就是不那么累了嘛。”他这人就是做人做得真好! 
然后这回我知道了,我就告诉他,不能老看这个,分散注意力,得好好念阿弥陀佛。 
再说到半夜,十二点左右,他开始折腾,手舞足蹈的,就给你的感觉,他非常难受、非常痛苦。有一个老居士告诉我,他身边有俩人,我一看没有,就我在他跟前。我就去找,找……谁呀?那老居士告诉我,不是咱们这个人,是你看不着那个人。我说你能看着?他说我能看着。我说那你告诉我什么样的人。他说两个女的,有一个梳的门脸头,有一个是披肩长发。 
我说她俩干啥的?他说一个搁后面推,一个搁前面拉。“你问问她俩要干啥呀?”他怎么沟通我不懂。他告诉我,她俩说,拉他上阴间成亲。我说那不行!人家发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两个拉人去成亲去?我说让她退!我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个劲儿,(他们说我可横了),我说退! 
就告诉我那老菩萨说,她俩跟你讲条件。我说啥条件?提。他说她俩让你度她。我说咋度法?教我方法,我不会呀。“说让你上佛前发愿,你一定度她俩成佛。”
 
我说那好说,我到佛堂就跪下了,我还给人家俩人起个名,一个叫大慈菩萨,一个叫大悲菩萨。我说,大慈菩萨、大悲菩萨,你们俩听明白我的话,一定不要障碍齐树杰往生!如果你障碍他往生,你们会造罪业的;如果你们要有智慧,助他一臂之力,他成佛了,你们也得救了。如果你相信我,我今生一定修行成佛!我成佛后,不管你俩在哪一道,我一定度你俩成佛。 
完了那个告诉我的佛友说,一瞬间就消失了。你说这是一种什么样景象?这也是我没有经历的。 
这晚上就这样,后来他们说我给人说了三段。第一段,说老齐你既然发愿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你不好好念佛,你手蹬脚刨的,你干什么?你说话算数不算数?你是不是男子汉大丈夫? 
第二段,给人家冤亲债主开示一段。(这都后来别人跟我学的),说你跟他冤亲债主说,要助老齐往生西方极乐世界;说你以后要是修成佛,你救她们,都让她们成佛。 
第三段说的什么意思。反正说我一共说了三段。说我说这些话的时候,前后能有三分钟。说完了,立马这老齐就安定了,一点儿也不折腾了。这是半夜十二点。后半夜非常消停,大家念佛念得可齐了。 
到第二天早晨,我就是不吃饭、不喝水、也不上厕所。小刁说,大姐呀,你看你也不吃饭,也不喝水,我看着都不忍心了,我给你整碗米汤,你喝点儿呗。我说那行。她给我整米汤,我就去喝这个米汤去了。 
等我回来以后,小刁跟我说大姐,谁谁谁,哪个老居士说了,你家老齐就这样,半个月也不能往生。我说那我不知道。她说我让那些老菩萨们回家休息,行不行?我说那我也不知道。 
实际我心里知道,就是今天的上午,那我不能说呀!我自己知道这个时间,再就老齐知道,就我俩知道。后来我和老齐不用语言,我想是不是一种心灵的感通?他寻思啥我知道,我寻思啥他知道,挺奇怪的。这个你让我学我都学不上来。 
 
然后,这小刁那面把那些老菩萨们都打发回家了。等我喝完米汤回来,他外甥女正给他换短裤。因为他热,他把那个T恤衫和长裤都脱掉了,就穿一个短裤。他外甥女给他换那短裤,虽然他已经很瘦了,但毕竟是一个男人,他那个骨架在那呢。这大云一个人整不动,我就给她抬屁股,我说抬!我这么一抬,大云就把这裤子给他穿上了。
 
穿上以后我就说,老齐,昨天晚上,你老看这个,着急不行,什么时候阿弥陀佛来接你,那是阿弥陀佛的事。你就得好好念,你不能老分散注意力,这回咱好好念阿弥陀佛,行不行?
点点头。我说念阿弥陀佛。“阿弥陀佛”,他念的速度非常快,阿弥陀佛!就这样式的。
 
我说老齐,现在是早晨(将近九点半),有点凉,我拿这单我先给你盖上,等一会儿热了,我再给你撤下来,行不行?点点头。然后我就拿个单给他盖上了。盖上,这不我们还正说着话呢,还告诉他念阿弥陀佛,他还念阿弥陀佛呢。再一看,往生了!就这么快,大概是九点半前后,就这个时间走了。你说迅速不迅速?
 
大云我们几个,当时在屋里的好像不超过五个。反正大云我俩是在最前面,我俩赶快跪下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,念了一会儿,我看看确实是往生了,走了。我说大云,去要陀罗尼被。大云就找我们小刁去了(她是大云的老姨),就找她老姨去要陀罗尼被。 
小刁还问要这干啥?说我姨父往生了。小刁都不太相信。这还说半个月不能往生,咋这么一会儿往生了呢?我说你进来看看。拿陀罗尼被进来一看,确实是往生了。然后我们就给他盖好了以后,我们就念佛。就在老齐往生的这个过程当中,真是非常殊胜!
 
他就在这之前,他曾经跟小刁说过,他说小刁修行,形式的东西多。他说你别看我也不烧香,也不磕头,也不读经的,西方极乐世界有我份!就是老齐生前跟小刁说过。小刁没瞧得起人家老齐,心里话你也不念佛,也不修佛的,我是修佛的。老齐走了以后,现在我和小刁我们一起唠嗑,这回小刁说好多问题我回过头一想,我才明白了怎么回事,人家真上西方极乐世界了。这就是老齐。
 
等他火化完第二天还是第三天,我记不太清楚了。我早晨擦地,我姐说小云,你擦完地,你坐我这儿,我跟你说点事。我就把地擦完了,我坐我姐那儿,我说姐,啥事?我姐说我跟你说说,你看这咋回事?我说咋的?她说刚才就她的右边床下方有一个像。我说啥像啊?我姐说你别说,我说。我说完了,你看是怎么回事? 
 
我说那你说吧。我姐说就一个像,(正面对我姐),有点侧着,笑呵的,浓眉大眼的。我说都说什么了?我姐说他说的那话,我能记住。我姐就告诉我什么话什么话。我说姐,你把它写下来。我姐就写下来,就是一首一首的偈子。这就是老齐走了两三天以后,大约是一周左右,就出了好几首偈子。我说姐,你都记着。 
因为这次来,他这个材料我没有带来。我想今年的七月十八是老齐往生三周年,我还想准备给老齐也写一个往生纪实,和张荣珍的一样把它留起来,说不定以后有什么用。因为我知道我不说谎话,我不会瞎编,我也不会夸张。这些事都是实实在在的真事。至于它是怎么回事,你让我说我解释不清楚,但是我可以坦然地告诉大家,我没有神通。因为我对那个本身我都不懂,我怎么能追求神通?所以就是这种感应也好,还是怎么回事也好,我现在我自己也解释不出来。反正这些事不是我亲身经历的,别人给我讲,我肯定不会立马相信的,我觉得像神话故事一样。这就是我所经历的两个往生情况。老齐走了以后,他往生的情况,他是什么品位告诉了,法号叫什么也告诉了,就是这样,很奇妙! 
 
 恭敬摘录于刘素云老师《相由心生境随心转刘素云居士学佛报告之五》  
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七日于中国吉林
 
(二)
 
刁居士家老齐,我跟他的缘分——七天。从第一次看见他到老齐往生,一共七天时间,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了。 
 
那天我不说嘛,我说我们刁居士那时候不服气老齐,她说她是学佛的,老齐不是学佛的。老齐说她玩花架子,老齐那时候就告诉她,西方极乐世界有我的位置,你浄搞花架子。人老齐就这么说她的。
 
她不服气,她说,你也不念佛,也不磕头,你还西方极乐世界有你位置?结果事实证明了,人老齐往生了,去极乐世界了。老齐走之前,他就这么一个儿子在老齐往生的头一天晚上回来了。有同修就过来问,儿子回来了,见不见见?唠两句?老齐一句话,没必要吧。
 
最后第二天就往生了,就儿子从部队回来没见面。 
 
一般人能做到吗?也不让小刁过来,就大云我们在老齐跟前,时时提醒他念佛,他走之前见佛了,这我是知道的,但是我不能说,说了人家没看着的,说你咋神乎乎地说见佛了?到现在,你不信,问小刁和大云,我到现在我都没跟他们说过老齐见佛了,保密。不是我有意识保密,是说了她又没看着不障碍她吗? 
这是老齐,放下亲情,往生了。 
 
 恭敬摘录于刘素云老师《般若之舟之四(下)—看破放下是成佛必由之路》  
 
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日于香港如心海景酒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