观看记录
观看历史
随喜赞叹:

刘素青老居士

主讲:

时间:2017-11-08 14:42

点击:加载中...

随喜赞叹(评分):168

说明:劉素雲老師給師父上人的函   尊敬的師父上人:阿彌陀佛!  弟子有一喜訊向您老人家報告,我的姐姐劉素菁十一月二十一日(農曆十月初九)中午十二點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作佛去了。姐姐是預知時至(分秒不差)活著往生的,那個從容,那個瀟灑,那個自在,用語言是無法形容的,可..[详细]

扫码用手机观看

刘素青老居士

劉素雲老師給師父上人的函
 
尊敬的師父上人:阿彌陀佛! 
弟子有一喜訊向您老人家報告,我的姐姐劉素菁十一月二十一日(農曆十月初九)中午十二點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作佛去了。姐姐是預知時至(分秒不差)活著往生的,那個從容,那個瀟灑,那個自在,用語言是無法形容的,可能在十萬人里頭也很難找到一個這樣往生的,(不是因為她是我的姐姐我才這樣說),用非常震撼和非常殊勝這樣的詞來形容,一點都不過分。而且這是真正的震撼,真正的殊勝。


 
姐姐是上品上生,法號無上覺。
 
我是十一月八日那天知道姐姐往生時間的,姐姐是什麼時候知道的我不知道,我們倆沒有溝通,是在她往生的頭一天,我才知道,姐姐和我知道的往生日期完全一致,都是十一月二十一日中午十二點。
 
下面向師父報告一下我姐姐往生表法的因緣。七月初我從香港回到哈爾濱,和姐姐通電話時,我說姐呀,現在當務之急需要一個表法的人,姐姐問我表什麼法? 我說表活著往生的法,如果阿彌陀佛批准,我真想給大家表演怎麼樣活著往生。姐姐聽了以後立刻說:不行,你不能表,你還有使命呢! 接著姐姐說:小雲,別著急,我來演。
 
姐姐是個守信用的人,她真的演了,而且演得那麼逼真,那麼淋漓盡致,她演到這種程度,是我沒有想到的,還剩幾分鐘就十二點了,姐姐雙手合十對大家說:還有幾分鐘時間了,感謝大家來為我送行,淨土法門殊勝……,稍微停頓一下,又說:我已經站在蓮台上了,緊接著說:我已經站在阿彌陀佛身邊了,西方極樂世界見。接著作了幾個手勢,先是豎起兩個大拇指,這是我和姐姐事先約好的暗號,告訴我她已經上蓮花座,之後又作了圓滿和花開見佛等幾個手勢,時鐘打響十二點,准時往生了。
 
尊敬的師父上人,姐姐往生的事情,弟子就先向老人家報告到這里,以後會有光碟的。
 
附後是一份我寫的《送姐文》,是送姐姐那天用的,如有不當之處,懇請師父批評指正。 
 
阿彌陀佛
 
六時吉祥 
 
弟子 劉素雲 頂禮
 
2012.11.27 
 
(二) 
 
真正的懺悔是你認識到自己的罪業,你懺悔了,不再犯同樣的錯,那叫真正的懺悔。
 
真正的懺悔。
 
一首先你要認賬。就是認了,認了認了,你認它才能了。關鍵是我們有好多同修不認這個賬,總是怨天尤人,覺得為什麼我命這麼不好?我怎麼這麼倒楣?實際你讀經、你聽經,你要是聽明白了,你就知道這個業障和別人沒有關係,都是自己多生多劫造作得來的。所以一定要從自身做起,懺悔自身的業障,消除業障。如果你不認,它是不會了的,你假認,它也了不了。必須得發露懺悔,真正的懺悔,這樣才能把這個業障消掉。第一個就是認了。
 
第二個就是承受,就是你要受了。有的人業障現前的時候,不能勇敢地面對,逃避也逃避不了,任何人也代替不了,所以你必須得坦然承受,這就叫受了。你接受了,你承受了,你才能了。
 
第三個就是要溝通,通才能通了。所以這三個了,大家可以參考參考。
 
第一是認,認了;第二是受,受了;第三個是通,通了。
 
如果這三個了你都能做到了,這個業障是可以消除的。
 
最後消不掉的業障,還有一句阿彌陀佛,這四個字是所有的業障都能夠消除的。老法師在講經裡,這個問題已經說得很明確了。
 
在這裡我給大家舉一個例子。我姐姐這一生,她比我大四歲,她今年已經七十歲了。她這一生真是非常苦、非常苦。第一個受氣。上學受氣、結婚受氣,反正怎麼的都是受氣,老挨欺負,沒有不受氣的時候。小時候我還欺負我姐。雖然我姐比我大四歲,但是她真是比我遭了不少罪。
 
所以從小長到大,我就覺得我姐最大的她修的是忍辱。七十年來,她一直在修忍辱。上學的時候受同學的氣,同學都可以變著法地欺負她。
 
然後結婚,因為我姐夫兩歲的時候父親去世了,媽媽帶他長大,在牡丹江農村也沒有什麼文化。一九五五年參軍,到空軍地勤,然後一九六0年轉業,轉到東安廠。後來他們有人說,這姐倆,一個找個精神病,一個找個這麼困難的,要長相沒長相,要錢沒錢。我們姐倆真是……我說這輩子真是助我姐我倆成佛,我姐真是要比我苦得多得多。
 
  我姐生了五個孩子,為什麼五個呢?就是想要兒子。我姐夫特別重男輕女,前面四個都是姑娘,這第五個好歹總算生個兒子,這才罷休。我姐姐遭了多少罪!我那個三外甥女,是我這五個外甥女、外甥當中,我最喜歡的一個。這外甥女的性格比較像我,不講吃不講穿,特別懂事,特別體諒父母的苦衷,從來不管爸爸媽媽要什麼。在學校裡一直是好學生,班幹,同學威信非常高。她特別突出的就是作文,考高中的時候,全區她的作文考第一,就是這樣一個孩子。後來就得病了,那個時候不知道,也就是一種精神障礙病。她二十一歲那年自己撞火車,不是火車撞她,是她撞火車。
 
就這樣的一個打擊,對於一個母親來說,確實是難以承受。我這個外甥女去世,和我爸爸媽媽去世,就這三個親人去世不超過一年半。所以我說我姐能承受住、能夠活下來真是很不容易。當時她有點都近乎於崩潰了,反正大家就勸她,還行,最後還想開了。
 
事情一個接一個,然後就是自己有病。前兩天我說了一句我姐是骨癌,就是一條腿腫得那個大包,就二尺二的褲腿穿不上,套不進去。那個骨癌是特別特別疼的。但是因為老太太學佛了,所以她第一個就做得好,她認,她認這個賬。她說我這一生雖然很善良,沒做什麼壞事,但是我多生多劫可能做了很多壞事,傷害了很多眾生,只不過我這一生不知道而已,我認,既然我是一個學佛人,我一定要把這個賬還了。所以我姐從有病到現在,一直是心態特別好,總是樂樂呵呵的,有些佛友到我家去看見我姐,一看說,老太太太面善了,怎麼能得這個病呢?
 
我姐說,自己造的業唄,別看這一生,別的生你能一點業不造呢?
 
我姐的態度就是我欠啥還啥。我欠錢還錢,欠賬還賬,我欠腿還腿,我欠命還命,她就發這麼個大願。然後把那個痛苦也承受了,就這麼疼,這麼遭罪的病,我姐挺了六年沒做手術。
 
我倆不傾向於做手術,為什麼呢?我們想這不也是眾生嘛,你做手術你不傷害它嗎?但是後來實在是不行了,她在我家住的時候一直沒做手術。後來回家以後,我姐夫和孩子們都說這麼遭罪,我們都不忍心看,還是做手術吧。我姐打電話給我小雲,你說我做不做?我說姐,這個主意得你自己拿,因為什麼?你有丈夫,你有兒女,這麼大個事,如果我給你說不做,我姐夫和孩子們都能聽我的,但是這話我不能說,因為我看你太遭罪了。所以後來這個腿就做手術了,從膝蓋上面截肢了。
 
手術那天,當時是護士、大夫都到屋裡,我姐人家談笑風生,一點沒有像挺恐懼的、挺害怕的,沒有!後來就拿那個床,從病房不得給她推到手術室嘛,她病房在三樓,手術室在六樓,得上電梯。老太太一上這病床,就開唱觀音菩薩聖號,人家推著一邊走,她一邊唱,一直到手術室,到手術室還接著唱。
 
這麼一次手術,就震動了當時那一個科。那護士長說,就給我姐主刀這個大夫,他本身搞醫的,他是肝癌,他剛做完手術,他負擔重!這個大夫每天沒事就上我們那個病房去坐著,和兩個老太太嘮嗑。後來那護士長就說你們兩個老太太挺神奇,把我們這個大夫都給說樂呵了。她說現在露笑容了,原來每天都愁眉苦臉的。老太太有什麼絕招?我們說沒啥絕招,就教你們這大夫念阿彌陀佛,讓他看佛經。然後老太太給他做表演。
 
念佛人不管你自己怎麼樣,你到什麼地方去,你都可以度人。你看這有病、住院、手術都可以度人!
 
再一個就是溝通。我姐住院以後,有一天,突然地發高燒,然後後背就有圓圓的像蘋果那麼大一塊,就一點皮都沒有了,紅紅的。一開始,我們沒發現,後來給我姐翻身,我發現了。我還跟我姐開玩笑,我說姐呀,你這後背也沒有蘋果樹,怎麼還接出一個蘋果呢?我姐說啥蘋果呀?我說可紅了,我就給她比量,就那麼大,擱哪個位置。我姐說要不我覺得棘刺刺的疼呢。
 
大夫來,我們跟大夫一說,這大夫趕快非常自責說對不起,對不起,怎麼沒有注意這個問題呢?因為她平躺,她動不了的時候,她累了,她可能來回這麼萎,這麼蹭,就把後腰那個皮蹭掉了。結果這個東西就開始作妖,就出了一個洞,那個洞你就拿棉簽往裡探吧,好像都探不到底,就這麼一個東西。當時我和我姐說,姐,這你該遭的罪,你就得遭,這是人家有人來給你找點小彆扭,讓你遭點罪,把這業好了了。
 
我姐說什麼罪我都能遭。
 
後來發燒,連著打半個月的點滴,換了好幾種藥,就是不退燒。全科都忙起來了,這老太太可咋整?連續發高燒哇!
 
後來我跟我姐說姐呀,連續發高燒,它這藥也不好使,咱們出院回家吧。我姐說對!出院回家。把大夫找來一說,大夫說:這樣怎麼能出院,你出院了,你要是有什麼問題我們要負責任的,這叫事故,哪有這麼發高燒就讓人出院的?我姐說我給你簽字,我自己要出院。我姐就把這字簽了。然後我們就回家了。
 
後背這個東西不是那麼深,也探不著底,非常疼非常疼嘛,醫院裡給抹的那藥也不好使。我姐回家以後,就給她買了一種私人製的小藥膏,就給她抹後背那個東西,往洞洞裡再塞就像藥捻子似的,慢慢的我姐這個東西也好了,高燒也退了。後來那大夫真是挺負責任,到我姐家看了我姐好幾次,就擔心她這高燒。問老太太,你這燒怎麼退的?我姐說回家來不知不覺它就退了,後背這東西再上點藥就長死了,那個洞洞就逐漸逐漸長平了。
 
你說你受不受?如果你要是在醫院裡,繼續用他的藥物治療,已經十二天不退燒了,你再治肯定就不行了。回家以後就好了。
 
我說姐,我創造奇蹟,不住院了,出院了,念阿彌陀佛把病念好了。你這發高燒治不了,也回家了,然後也念阿彌陀佛,把燒也退了,那個洞洞也長死了,就好過來了。現在我姐基本狀況都非常好。
 
有佛友上我家,回來以後跟我說,想不到大姐那心態可真好!滿面紅光,笑容滿面。佛友去了以後,都第一次見面,我姐就能跟你說那麼多,全都是講學佛的事,沒有一點兒家裡的事,我病痛的事,一點沒有。
 
所以我說老太太這一生肯定能成佛!
 
恭敬摘錄於劉素雲老師《相由心生境隨心轉(第七集)
 
─懺悔業障善待一切眾生》二零一零年四月九日 於香港佛陀教育協會